翻了篇布考斯基的小说,在豆瓣和b站被锁,索性发这儿

By Marvin at 2022-06-06 20:31 • 317次点击
Marvin

孤独

作者:布考斯基
译者:Marvin
选自:《无北之南》

埃德娜带着一包杂货沿路而下,经过一辆汽车时她看见车窗上贴着一张广告:
征友启事(WOMAN WANTED)
她停下,那张硬纸板上贴着一些信息,大部分是印刷字。隔得老远埃德娜看不清上面的字,只能看清大写的标题:
征友启事(WOMAN WANTED)
这辆新车可不便宜。埃德娜走到窗户跟前读着印刷的部分:
49岁,男性,离异,想找一位有意愿结婚的女性,35到44岁,热爱电视、映画、美食,是个成本会计师,工作稳定,有存款,喜欢胖女孩。
埃德娜37岁,挺胖的。他还留了一串电话号,3张自拍,身着西装领带看起来相当古板,而且迟钝,有一丝冷酷。像块木头,埃德娜心想,一块木头。
埃德娜走开,微微一笑,同时感到一阵恶心。当她踏入家门时已经完全忘了这事。几小时后,泡在浴缸里,又想起这个男人,她想,一个人得多孤独才能搞出这种玩意儿:
征友启事(WOMAN WANTED)
她想象他回到家,从邮箱里拿出煤气和电话账单,脱掉衣服,洗澡,打开电视,然后看晚间新闻,然后去厨房烧饭,穿着短裤站在那儿,盯着平底锅,盛起晚饭放上桌子,吃掉,喝咖啡,继续看电视,睡前可能再来一罐啤酒。美国还有几百万男人跟他一样。
埃德娜爬出浴缸,擦干,换上衣服,离开了公寓。那辆车还在,她记下广告男的名字,乔·莱特希尔,之后是电话号。她重读了征友启事,“映画”,这是什么鬼用词,现在人都叫电影。征友启事四个字是粗体,手写的。
她回到家喝了3杯咖啡,拨打了号码,铃声循环了几次。“你好?”他说。
“莱特希尔?”
“是?”
“我看了你的广告,贴在车上的。”
“嗨,是我。”
“我的名字叫埃德娜”
“埃德娜,你好吗?”
“我很好,这两天天热,热死了。”
“是啊,呼吸都困难。”
“好吧,莱特希尔。。。”
“叫我乔。”
“好吧,乔,哈哈哈。我觉得我是个傻子,你知道为什么我要打给你?”
“征友启事?”
“我是说,哈哈哈,你得了什么病?就不能正常地找个女人?”
“埃德娜,我看不行,告诉我她们在哪儿?”
“女人?”
“是啊。”
“到处都有呀。”
“哪儿?哪有啊?”
“呃,教堂,你懂的,教堂里常有女人。”
“我不喜欢教堂。”
“哦。”
“埃德娜,你为什么不来我这儿坐坐?”
“你是说你家?”
“对,我这儿挺好的,喝喝酒聊聊天,没压力的。”
“现在晚了。”
“没多晚,既然你看了我的广告就代表一定有兴趣。”
“呃。。。”
“你害怕了,是不是,你只是害怕。”
“不,我不害怕。”
“来吧,埃德娜。”
“呃。。。”
“来吧。”
“好,我15分钟后到。”
这是一栋现代公寓楼的顶层,17号,楼下的泳池把灯光反射了回去。埃德娜敲门,门开了,莱特希尔的秃顶映入眼帘,鼻毛从鹰钩鼻里跑出来,衬衫领口解开。
“埃德娜,进来吧。。。”
她进去,门关上。她穿着蓝色针织裙,凉鞋,没穿袜子,嘴里叼着烟。
“坐这里,我给你拿杯喝的。”
房子是挺好,家具内饰不是蓝就是绿的,非常干净。她听见莱特希尔混合饮品的声音,hmmmmmmm,
hmmmmmmmm, hmmmmmmmmm。。。他看起来很放松,她安心了。
莱特希尔——乔——端着饮料走出,递给埃德娜一杯,自己坐到房间对面。
“是啊,”他说,“天热,热死了,虽然我装了空调。”
“我看见了。”
“喝吧。”
“行。”
埃德娜嘬了一口,好喝,有点烈但是好喝。她看见乔也低头喝了,脖子上的褶皱很深。他的裤子松松垮垮,尺码过大,显得腿型很奇怪。
“埃德娜,你的裙子很漂亮。”
“你喜欢?”
“喜欢,你很丰满,它很合身,非常合身。”
埃德娜不说话,乔也闭上了嘴,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喝饮料。
为什么他不说话?埃德娜想,聊天呀。他真的有点木头,她的杯子空了。
“我再拿一杯。”乔说。
“不用,我该走了。”
“别呀,”他说,“再喝一杯,沾点酒才能打开话匣子嘛。”
“好,喝完这杯就走。”
乔带上杯子走入厨房。他没再调饮料,直接倒了一杯递给她,然后又坐回房间对面的椅子上。这杯更烈些。
“你知道么,”他说,“我很擅长做性爱问卷。”
埃德娜嘬了一口没回应。
“你平时怎么答性爱测试题?”
“没做过。”
“你该试一试,它能让你了解你是谁,什么样的人。”
“你觉得这种测试有用?我只在报纸上扫过一眼,没做过,只看了一眼。”埃德娜说。
“当然有用。”
“也许我不大会做爱,”埃德娜说,“也许就因为这我一直单着。”她喝了一大口。
“最终,我们都注定孤独。”乔说。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不论夫妻间多恩爱,感情相敬如宾,总有一天它会结束。”
“太悲哀了。”埃德娜说。
“确实,当结束的那一天到来,俩人要么分开要么浑浑噩噩地过着,没有感觉了。我看还不如孤独终老呢。”
“乔,你和老婆离婚了?”
“不,是她和我离婚。”
“发生什么了?”
“性爱派对。”
“性爱派对?”
“你知道么,性爱派对是世上最孤独的地方,那么多人——我感到绝望——鸡巴进进出出——对不起。。。”
“没事。”
“进进出出,腿纠缠在一起,手指、嘴搅动着,不知为啥,所有人抱在一块出汗却还有决心做那事儿。”
“我不了解这种派对。”埃德娜说。
“我相信没有爱,性就没有意义。只有两人相信对方存在才有意义。”
“你是说两人做爱必须喜欢对方?”
“爱对性有好处。”
“万一他们俩厌烦了?万一他们必须在一起?为了钱?为了孩子?诸如此类?”
“派对不能重新点燃他们的激情。”
“又有什么能呢?”
“不知道,也许换妻可以。”
“换妻?”
“你知道,当两对夫妻很熟,有感情基础,至少他们有机会。举个例子,比如我喜欢麦克的老婆,喜欢了几个月,我看见她穿过房间,喜欢她的步态,激起我的好奇心,我老想,她这是要去干什么。看见她生气,醉酒,最后清醒。有一天我和麦克交换,和她共处一室,至少我了解她,有机会和她发生真正的关系。当然,麦克和我老婆在隔壁,祝他好运,希望他和我一样是个好爱人。”
“这样有用?”
“不知道。。。换妻可能带来问题。。。后遗症。夫妻间必须坦诚布公。。。在事发之前了解彻底,也许不论怎么谈最后都有疙瘩。。。”
“乔,你了解彻底了?”
“嗯,这些换妻游戏。。。也许对部分人受用。。。也许很多人。我不行,我这人太老古板。”
乔喝完了,埃德娜把最后一口干掉,站起。
“乔,我该走了。。。”
乔穿过房间靠近她,看起来像只大象,她看见一双大耳朵。他搂住她亲下去,口臭盖住了酒味,一股很酸的气味,他没有完全亲下去,他很壮但没用全力,他在请求。她转过脸,他没放手。
征友启事(WOMAN WANTED)
“乔,让我走!你太急了,乔,让我走!”
“那你来这儿干嘛,骚货?”
他再次亲她,成功了。恶心。她抬起膝盖狠狠一顶,他倒在地毯上抓住下体。
“天啊,老天爷。。。你干嘛这么狠?想踢死我么。。。”
他滚着。
他的后背,她想,后背实在太丑了。
她丢下他跑下楼。外面空气清爽,她听见说话声,电视声。这里离家不远,她要再洗把澡,脱掉这身蓝色针织裙,冲洗干净,然后起来擦干,戴上粉色卷发器。她决定不再见他。


huaqiu at 2022-06-06 20:38
1

@huaqiu #1 豆瓣外国中短篇小组里的回复和小说一样好玩,“没看出哪里孤独啊”。

Marvin at 2022-06-06 20:50
2

棒啊

yapiantongzhi at 2022-06-06 20:55
3

@Marvin #2 他的后背,她想,后背实在太丑了。,,这多孤独啊。哈哈

huaqiu at 2022-06-06 20:56
4

@huaqiu #4 孤独而且无聊,明知是约炮还跑过去骚扰人家。。。

Marvin at 2022-06-06 21:10
5

性行为搞成这副模样的确很lou了。其实很多时候都很lou,只是有一方会干巴巴地忍着,维持不要有太大的动静。欲而不得,不得而欲,糟糕局面反复出现,布考斯基当然知道这种孤独。

huaqiu at 2022-06-06 21:25
6

性派对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地方

Varg at 2022-06-06 21:39
7

@Varg #7 虽孤独然爽啊,自己爽不起来也可以帮别人爽,为人民服务,实现自我价值。

Marvin at 2022-06-06 22:21
8

太好了,多来点啊

uqinzen at 2022-06-06 23:22
9

@uqinzen #9 这俩天才开始烤《无北之南》,b站粉等着我烤yt动画视频,暑假有的忙了。。。

Marvin at 2022-06-06 23:33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