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6-06 19:08 • 156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坏血》

和妈妈、姐姐、姐夫去看房
我跟在后面,竖起耳朵听着:
容积率、绿化带、商住两用......
仿佛这是我第一天接触现实
仿佛我要在这个地球上安家了
在一间样板房里走来走去
有那么一个瞬间
我想象自己是个物件
被摆放在眼前这个大理石茶几上
无辜、幽僻、自衿、神秘。
这想象里有甜蜜
我可以瞬间离开这间样板房里的所有人
很难说靠着写作离开
不是身上不明污秽的过分溢出
不是展示风格的孔雀开屏行为

面对这个美好的让我不得不承认下来的世界
很难说我的血是好的。

《她中性》

在栅栏外站着
想象以男性和女性的视角
观察这群打篮球的孩子。
其中一个短发女孩。她中性。
事实明显,她有不一样的光彩。

如同推敲世界,反复推和敲。
为了得到一点新感觉。
推敲她的形象,直到她美
这一点点重要性
作为生活的安慰,是合理的。
我可以带着一层薄薄的获得感走开。

《一无是处》

我在等红绿灯,他也在对面等。
他年纪小,穿的是高中校服。
他是新的,相比我。
我与他不在同一个时空。

一个让我再次处于一无是处的画面
反复待在一无是处里
只要和淋雨一样
去淋一种名为“失去”的品质
以及永恒的错位带来的脱线。
以及,如同以上,我不遗余力坦白。

《跃迁》

在想象这样一个个体,她在远郊
过着一种内部世界的生活
这需要适量的封闭,大量的想象力。
实际上
如果能找到一个好的姿势
我所在的这个地方
马上就可以成为远郊。
就可以顺利切入那种隐秘。
但这是个力气活,也有能力的问题。
此刻办不到。
因此急切盼望外出散步。

《抢劫时空》

盯着沸水进入水的情感,进入世界。
对耳朵旁边来自家人的生存建议听不进去。

《声音》

拍篮球的声音传过来
通过窗户的缝隙
妈妈的剪刀轻轻放在桌上的声音传过来
通过门缝。
这两种声音的相遇
不占有任何价值
对于俄罗斯方块也一样
下落只是为了抵消。


Varg at 2022-06-06 20:03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