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寫一節吧

By huaqiu at 2022-06-05 16:57 • 102次点击
huaqiu

热带海灘

我闻到气味。與三角梅完全不同的氣味。一覺醒來,楼下院里有群人忙着佈置烧烤。兩三个男的,十來位女的。看上去都很年轻,像是从同一个学校来的。有个衣着夸张地东北汉子。是个导游,常带人来借這家客棧的院子烧烤。我打量这些人,辨认气味来源,发现了一个。因為氣味,她成為那一個,比别的女生漂亮一些。感觉更容易接近。或者说正是我喜欢的類型。我目不转睛地看她。看到她越来越逼真地接近气味的原始信息。不多会儿便无药可救了,我必须得到她。事实上同时我也在怀疑她并非真实,只是我欲望刺激下产生的幻觉。但现在不是茫然的时候。我所有经验都告诉必須在交媾之后再享受茫然。交媾之后,伴随汗粒渐凉产生的舒适以及皮肤上的空旷,展开至渺茫,是心曠神怡的茫然。

我目不转睛注视她,發送信息让她知道我在看她。这是心靈感應的基本操作。她閃避在女伴身後,再借與女伴的耳語動作查看我所在的位置。我沒有動搖,非常堅定地让她知道我在注视她。她發現了,低头回避。我乘她低頭的瞬間迅速回屋。大概三分鐘,我算著時間。三分鐘時間她不見我的蹤跡,應該會認為三樓走廊上的消瘦男人(她眼中的我),不過是司空見慣的場外景象。她仍是燒烤準備活動中忙碌的一部分,今天並無特別之處。這三分鐘對她的想像足以讓我進入寫作狀態了,於是我真的喚醒電腦,在文檔上寫了。在熱帶海洋氣候裡,我似乎可將一種氣味起名為庾麗萍。

她的確是我喜歡的類型,嬌小,靈活,肢體語言豐富。乳房並不那麼明顯,不過當她的氣味在三角梅和烤肉的混合氣味中能夠被清晰辨認時,乳房相當突出。我寫下這些句子。這些在隱密觀察時,一邊看她一邊寫出的句子。當她發現我時,是帶著記憶的。(原來三樓上那個對我眉目傳情的男人此時正坐在三角梅下的椅子上專心致志地往電腦里打字)。如果更有戲劇性,目的會更容易實現。不過也差不多了。事實上我知道她發現我了,而我仍然寫得非常認真。虞麗萍啊虞麗萍,為什麼我固執地用這個名字稱呼你。確實我來到了一個海灘,一個名為少女鎮的網紅打卡點。開發公司利用了一切少女的嗜好,溫和的海灣,細膩的沙灘,白牆和紅屋頂,大叢的三角梅。活潑而喜劇感的導遊,孤單而傷感的文藝界人士。我是其中之一。而這裡是熱帶,熱帶重要的是物質分散到空中的分子形式。以氣味尋找和糾纏。我正慾分辨一種叫虞麗萍的氣味。我甚至一邊觀察著她離開群體走到我這裡來,坐在我桌子對面的長椅上,將一個盛著羊肉串的紙盤子放在我電腦旁邊。一邊將觀察結果記下來。嚐嚐我們的烤肉吧。我甚至連她故意不諳世事的活潑女生腔調都記下了。還有她的伸到我電腦旁邊的手,我記下:白皙手指上帶著綠玉指環。

哇,你是編劇。是的,我點點頭,夠過去聞羊肉串和紙盤。這不算謊言。人類會用我的故事表演一種能夠增加存在感的人生。將來的人類。不過是隱藏在現實中的將來。很多人的情緒,來自故事角色的既定反應。但並不深究來源,那是為了讓自感覺自然和真實,並不侵犯版權。你在寫我啊。是啊,我覺得你是一個可以寫成故事的少女,我無意隱瞞的工作,實質上是挪用組合,幾乎沒有什麼原創。你看我描繪了你的腿,你可以對照一下。不過你的腿,更應該穿泳衣,而不是這種波希米亞的燈籠褲。是啊,她說,我們老大不准我們游泳,只安排了燒烤,明早就要走了,泳衣是穿不成了。白來了,我說,尤其是你這麼美麗的少女。可不是呢,她說,我包裡就準備了泳衣,不過大家都不下海,我違背紀律有點不像話。不過接下來,便不需要我的開導了。她的氣味已失控。我不得不帶她去了我房間,讓她換了泳裝,再提主義讓她悄悄從一道小門去到海邊。不,她才不呢。她哈哈大笑著逕自穿過同學們。有啥安全不安全的,我有編劇老師陪我呢,她對同學們顯擺。

根據少女對海灘生活的一般性理解,主要陽光明媚,浪漫無憂。晚上應該是篝火晚會或在海景陽台品嚐紳士遞來的香檳。少女鎮設計提供主流滿足。出於成本計算,並不考慮防範少量少女的叛逆行為帶來的風險。具體到故事中來說吧,晚上他們並不會為海洋打燈,也不會常設海巡艇。我們離開燈火通明的院子,來到半明半暗的海灘,走向黑沈沈的海。這時虞麗萍的緊張感已出來了,挽住了我的胳膊,也不反對我摟住她的腰。海上真黑啊。可是星星很大。星星。對的,等你瞳孔適應了黑暗,放大到極限,就會看到很多很多的星星。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