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写点这些年

By xiaoxi at 2022-06-04 09:13 • 179次点击
xiaoxi

夜里睡不着,手臂上脚上后背到处都痒,不停抓,抓了有半个多小时,终于从床上爬起来。爬起来打开手机,1点过了,玩了会斗地主,又关机。跑到沙发上睡,睡不着,有蚊子不停飞,又跑回床上。玛丽还在熟睡。夜里比白天还热,还有蚊子。又点了一个蚊香,继续躺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断续的做梦,老想着猫会什么时候醒,会从床头的柜子上跳下来。凌晨,起来关空调关不了,原来是做梦。关掉空调是想喂了猫让它出去。猫终于跳下来在床边叫了,醒了爬起来,找到遥控器,关掉了空调。喂了猫,把阳台门开了道口,这样它们可以上猫砂盆。后来又喂了一次猫吧,然后把大猫放了出去。7点多起来,又跑到沙发上。躺了没一会,玛丽醒了。她起来说要出去锻炼。我说你先去,等会在外面碰头。头昏沉沉,也不想马上就出去。然后就上论坛看,7点多手机上还能打开,点开看了最顶上的帖子。纪念六四。想要写点什么,写我以前,具体是2018年以前,我对新闻的了解,就是电视手机上,从没翻墙看过什么,关心关注什么。后来工作应聘到一家儿童报社,也是接触学校师生,编小孩作文,自己写东西。2018年我在这边报社不想待了,去了新疆喀什。在那边待了一年,我才真正了解到那边高压的恐怖。也是在那边,我认识了玛丽,然后很快结婚。2019年我们一起回了内地。再后来,我又做了几年社会新闻的采访,认识了报社的老丁,开始翻墙看外网的各种信息。然后又经历了香港、武汉,直至最近上海的事情,一年比一年恐怖,一地接一地经历像新疆一样的高压。很多时候不想写东西,也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单纯没心没肺地做一些梦记一些梦。梦也越来越模糊。9:09 2022/6/48点多,论坛点不开,现在可以了。先贴写下的这些,后续再写,出门去碰玛丽了。


回来写了几段又都删掉了。不知道该写什么说什么。随着自己经历的,玛丽和身边朋友经历的,网络上的,了解知道的恐怖事情越多,就越无奈无力。每天挨时间(以前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聊挨时间),现在是知道一些了想做点什么但无法去做的挨时间。现在我能想到的是,以后多记录下我遇到的真实事情和梦里的事情。

xiaoxi at 2022-06-04 14:59
1

写吧 写下去

Varg at 2022-06-04 15:00
2

没想到你去喀什呆了一年 再写写那段?

uqinzen at 2022-06-04 16:21
3

在喀什那段,最让人欣慰的是认识了玛丽,不然一个月都待不下去。记得那一年还断续写过日记,但后来都没存下来。去的第一天下飞机看到满街的警察就问别人是怎么回事,他们说没事是为了安全反恐需要,你待长了就知道了。大概呆了两周,自己出街上走,才发现主要是查维族人身份证和手机,差不多两百多米一个点,三个人背靠背拿着大叉站着,有维族人骑电动或步行经过就拦住问。有的刚过了一个点,走了几百米又被查。问别人为什么盘查这么严,还要看手机,别人说以前发生过暴恐,手机是看你下没下载不该下的软件。这种事我是第一次遇到。后来玛丽给我讲,她当年大专毕业那年就是因为在微信转了别人发的什么信息就被警察抓去关了一周多。她说微信里不能下载网易云音乐,如果有,也会让删除。她当时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被抓,还盘问她有没有国外的亲友什么的,问她有没有其他朋友和同学。他们毫无道理的抓人,然后一周多后才把她和另一名同学放回学校。但那件事和在看守所的一周对她是噩梦,说起来就流泪。也是后来我才知道,维族要出新疆到内地,每隔几天就有警察会打电话问,问她在哪里做什么,如果没有正规劳动合同就要立即返回新疆。这些事在我看来完全侵犯个人权利,每次有警察打电话她都害怕。我说让我接,让他们不要一再重复同样的问题,或者干脆不接。但玛丽说不行,那些警察都是村警,是要完成上级的任务,他们只是核对信息上报,跟他们说没用。
而且喀什街头不准人随便拍警察卡点还有清真寺等宗教场所。我有两次坐在车上偶然拍到了警察和边检站,旁边的人说最好不要让人看到,也不要公开发出来。这里每天大街上警笛声不停,我问别人这是干什么,他们说这是变坏的,你习惯就好了。我当时还写过小孩在这种环境下出生长大,以后听不到警笛都会不习惯。
我去的那年,别人说已经快三年没有恐怖事件了,大街上还是很安全,但最好不要一个人独自去镇上乡下。就我接触的当地人,都是很善良的,单看眼神比一些汉人干净单纯。认识玛丽,还有我几次去福利院和乡下后,我才知道这里很多农村家里的年轻人被抓进教培中心了,都是因之前的一些冲突事件牵连,有的仅仅因为家族里有人是宗教人士,就也连带抓了进去,剩下很多小孩没人养,就送去了福利院,他们把这些父母在教培中心的没人抚养的孩子叫困境儿童。所以很多村里青壮年很少,大部份是老人和小孩。
他们说的教培中心,其实就是监狱,高墙铁丝网,里面的人一个月可以出来一次有两天假回家看亲人。玛丽的一位嫂子就被关在里面,去年才终于放出来让她在当地就业,可以自己做生意,如果没有正式工作就会被安排到当地的产业园当工人,工资极低,有的一个月才几百元。
还有印象比较深的是,那边还存在着文革式的批斗会,他们称之为亮剑会,一群政府机构的人一个个上台发表对被发现的两面人的声讨和批斗,表示与其划清界线,坚决拥护……之类的话。非常恐怖。但当地参会的那些人都习以为常,没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
还有什么,那里的教育。现在从幼儿园开始就实行普通话教学,在中小学校园不准用维语。玛丽说他们中小学时还有维语教学,现在到了她家侄女这代很多小孩只会听说维语,不会写维语了。教学更不用说,教室挂的是习皇像,升旗各类活动前都要言必称皇上恩泽。村里产业园里每周一都要升国旗,所有人都要参加,还办夜校,让村民学汉语,当地均称国语。玛丽有次跟家里视频,上幼儿园的侄女说习大大好之类的话。

xiaoxi at 2022-06-05 19:02
4

@xiaoxi #4 有点震惊

lbdesansheng at 2022-06-05 19:15
5

👍

huaqiu at 2022-06-05 19:24
6

恐怖

人鱼 at 2022-06-05 19:41
7

@xiaoxi #4 谢谢分享…

rab at 2022-06-05 22:48
8

@xiaoxi #4 虽有所了解,但听你这么说还是感到恐怖。我2011年在喀什待过两三周,那时候习还没上台,还没有集中营。我所见的是另一番景象,我住在古城里,完全是置身国外的感觉。那时候街上没有警察更没有检察,挺繁荣热闹的,烤包子,囊,太好吃了。一到礼拜时间,所有人原地礼拜的壮观场景也记忆犹新。。。我后来走新藏线,从喀什一直到拉萨。

你去的时候2018年,那一年好像是加速的时期,那一年连我老婆频繁接到新疆公安的电话要求上缴护照,于是我赶紧把她的户口转到了我浙江老家,重新办了护照。

uqinzen at 2022-06-06 08:56
9

2018年的时候去新疆转了半个月,印象很深的一点是导游反复强调“不要拿手机拍岗哨点,否则可能会被查手机”。

Deckard at 2022-06-06 09:28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