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割时间有益于写作

By yidi at 2022-06-03 11:27 • 163次点击
yidi

丢失了蜻蜓。在满是凝视与热闹声音的绿色丛林里。印度人是至高的管理者,创建者。除了建造房屋,提供饮食的劳动者之外,剩下的仅仅是穿梭在座位间的无意义。浮游生物,人类的子嗣。当今,人类已经可以在体外孵育。母性迎来新一轮宿命性的唤醒,当母体凝视着子嗣如昆虫和植物的卵安稳坐在木盒子里时。狭小的空间可以让卵死亡,稍不注意的挤压就在伴随着脆裂的声音后让母体陷入沉痛。到时,空气中的女体气味,除了人们熟悉的阴道气味,还延展至了女体纵深处,譬如阴道,子宫,甚至卵巢。
当阴茎像果酱一般排泄在女体内的通道里,那种感觉可以是神圣的,也因而恶心。一切浅显的,不便言说的感觉都挣脱了古老的水墨画,转而扩张为极具表达性与威胁性的颜色了。卵子是枫黄色的。倘若秋天的意象和它挂钩,譬如孵育,生养在秋季,凉爽,干燥就不复存在了。
显而易见的,在生育以外,人类对感官获知及其记忆的处理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甚或来说,与其称之为处理,不若说是贮藏,也就是完全被动的模式。而与其说这是转变,不若说人类的实际构造便是如此。自古受广泛探讨的,主体与客体之辨。
蝉鸣,菲佣的廉价香水,失灵了的眼。

九龙公园散步看见很多王八。多年来,每次看见它们都会想起曾经目睹的一场斩杀,然后惭愧地走开,好像我的眼睛就是刀子,沾了红血的。今天,一个意外的想法出现了:获得它们的原谅。这个想法出现的时候,远处的王八抖动尾巴,一颗白色的卵诞生了,落在下方20厘米处的土坑里。我花了3秒钟左右的时间理解,尽管理解的片刻是比瞬间还短的:我被原谅了。眼泪从眼睛里分泌出来,被咸湿的空气吸走,比蛋壳薄上许多。那些纤维,血脉分布的样子,想象不到。挥动手指,王八们全都游过来了。我继续半无意识地搅动着空气,像是施展什么法术。它们一旦和我对视,并受到了足够的轻柔的气流,就潜回水里。大多数它们眯着眼,有一只全颈覆盖细嫩藤条般的草绿条纹,有一只眼睛像鸟一样,或者是松鼠一样圆和明亮。当过于沉浸在对视里,游到湖面反光处,身体完全隐没在镜面那端,只会发生一场适时的消失。timing只可享受而已,若我成为此刻的主体,只会造出几何物体。思考竟是这般苦闷。

蚂蚁进了电脑。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