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练笔|《失意之夜》

By 00莫诺格 at 2022-06-01 00:32 • 152次点击
00莫诺格

文|莫诺格

她再一次想要去见他是在某个失意的夜晚。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并不中意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在自己失意的时刻总是会条件反射一样想起他,似乎只要在失意的时刻,得到一个属于他的拥抱,便足以平息一切人生的不如意。
有人告诉她,这就是喜欢,对方并没有用爱这个字眼,毕竟大家对于爱的沉重皆心知肚明。她从来都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个人,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或许会有,在遥想未来的时候,她会对此有所期冀,在追忆往昔的时候,她会对此充满遗憾。
在她记忆中不断闪现的那些男人的面孔,或老或少,或新或旧,他们都如同一阵夏季过境的台风,只在她生命的某个时段刮那么一阵子便停止了,事后想想难免有些惆怅,但又能如何呢?
在这个失意的夜晚,她再一次想起了他,她很难说清他对于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或者说身份?朋友吗?似乎是又似乎不是;恋人吗?绝对不是;暧昧中的人吗?似乎是又似乎不是;彼此喜欢对方吗?绝对不是。在这种像音乐篇章一样来回往复的考证中,她渐渐失去了揭谜的兴致,她并不清楚对方是否喜欢自己,关于喜欢这个问题,对方从来都没有明确对自己说过,只是在有一次她犹豫于是否参加前男友也会前往的一个派对上,她悉数将自己的重重心事讲给他听,当时是在他的车内,他只是一言不发地听她絮絮叨叨地讲述,非常沉默,没有表态,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和他提起这些事情,但有一件事情,她内心清晰地知道——她可以在他面前卸掉全部的伪装,放心大胆地做她自己。哪怕是一个足够天真幼稚的形象(这样的形象不止一次地被她的前男友所抨击),哪怕是蓬头垢面的模样,哪怕是狼狈不堪似乎刚从一场大雨里淋成落汤鸡的样子,似乎都可以毫无保留无所禁忌地展现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只小猫因为信任对方露出了自己柔软的白肚皮——那是充满了五脏六腑各种重要脏器的地方,因为足够信任,所以选择交出最真实的自己。
回到他的住处,他们例行公事地做爱,其实她并不是很想要,只是想借着动物性的纠缠去发泄内心的一些不满,生活的负担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了,在这座偌大的都市,她时常觉得自己除了青春一无所有,然而可笑的事,这座城市最不缺的就是年轻人,总有一天,不管是五年还是十年,她也会渐渐老去,而年轻的那一代,那些年轻的面孔只会像潮水一样在日落时分涨起,最后被大浪冲走的是哪些人,留在沙滩上的又是哪些人,这一点光是随便想想,就足够令她窒息的了。所以,在这样一个连春风都失意的夜晚,她不需要一场浪漫的艳遇邂逅,她只需要一个男人,一个可以供她忘却一切烦忧,或者说短暂地麻痹神经的男人,一场简单又随性的做爱,便是最好不过的了。
当他俯下身子,去亲吻她的时候,她总是躲避,朋友告诉她肉体上的反映是最诚实的,她可以接纳他身体的进入,却无法接受他简单的一个吻,哪怕是蜻蜓点水的轻轻一吻,也是这个事实,让她敏锐地察觉出自己是不喜欢他的,有时候她甚至想,自己或许并不是什么好女人,对于他的种种行为可以称得上残忍,对于他,经常是自己有需要的时候才去找他,而每次他主动来找她的时候,她总是用一种非常敷衍且潦草的态度对待他。或许,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伤了他的心吧。
她不知道如何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炮友?似乎也不是,他们在一起鲜少做爱,甚至她连了解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的兴趣都没有,她从不干涉他的生活,更确切地说,从不参与他的生活,也不关心他是否在业余时间与其他女孩子约会或者上床,她只是在每个失意的时刻想到他那结实的臂膀和温暖的拥抱,她用“或许我只是太孤独了,需要一个实际的拥抱吧。”来试图对自己的行为做出看似某种合理的解释。但她内心却仍然是飘忽不定的,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对于他的想法,她就更没有兴趣知道了。
她在乎的只是每个失意的时刻,可以随时随地联系上他,做爱或者不做爱都不重要,更多的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做,只是百无聊赖地坐在地毯上,看着电影,喝着红酒或者威士忌,他偶尔会将她的头轻轻地放在他的肩膀上,他们俩依偎在一起的模样,像极了一对恋人,有时候,她会想,这可能是最自由最舒服的一种状态,在他的生命力,自己或许也只是一个毫无轻重、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人物,却因而获得最大的自由,这意味着她可以随时退出这场游戏。他也从来没有勉强过她,她似乎要对他做什么都可以,她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足够任性的孩子,她还记得有一天他们并排躺在床上,说些漫无边界的话题,从文学说到战争,从电影说到雕塑,整整几个时辰,他们只是用一些和星空一样遥远的话语填满它们。躺在那张床上的时候,可以看见他用投影仪映射到天花板的一大片璀璨的星空——这是一片由流光溢彩的灯光虚拟出来的星空,却在每个失意的夜晚起到了一种强烈的安抚作用,看着那片星空,她紧张的神经似乎在渐渐松弛,她在他这里短暂地逃避了现实的那些沉重。
直到那天,他莫名来了一句,180算什么?我比你前男友个子还高。紧接着,他的一双眼望过来,湿漉漉的目光里满是柔情,那一刻,她头一回,感到了恐慌。

2022.5.27 (初稿,待改)


生命里*

00莫诺格 at 2022-06-01 01:35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