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咖啡20220530

By uqinzen at 2022-05-30 10:02 • 272次点击
uqinzen

1,自由就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2,对1的批判,自由是我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康德)

自律即自由。道德是自由的认识理由,自由是道德的存在理由。
自由,道德,理性 具有统一性。

3,对1和2的批评,自由不在于我,自由只存在于主体和客体之间。(阿多诺)

自由来自对客体压抑的抵制,在变化着的压抑形式中变得具体。

简单说,我本来没有自由,客体让我感到压抑,我反抗压抑的过程中产生了自由的感受。

所以,阿多诺也反对约翰洛克的“人生而自由”。

4,如果主体认同客体的压迫,那ta就不会反抗,于是ta也不会感受到自由。比如,各地封城,我发现大部分被封在家里的人是认同这种方式的,他们也不想反抗,他们也就不存在自由的感受。

5,如果将自由视为某种产品,生产者必须先生产出来,消费者才能消费。如果他们消灭了生产者,也就没有了消费者。而当他们要消灭生产者的时候,生产者产生反抗,于是生产者产生了更多的自由。所以彻底消灭自由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尽量阻断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联系,即阻断自由思想的传播。但这种阻断,又催生了更高级的自由。

自由越高级,越昂贵,大众越消费不起。当今天朝,自由就是奢侈品。

当压迫值不断增加,到一定的程度威胁到更多大众的生存时,大众的反抗必然会产生,也便有了自由的感受,就有了对自由的需求,于是开始大量消费自由,于是生产者的产量增加,成本降低,价格降低。


如何区分那种为了自由而自由呢,一种感动与自我感动,一种假想敌的产生。

可乐 at 2022-05-30 10:13
1

@可乐 #1 是不是假象敌,看其是否愿意为反抗付出代价(成本),以及多大的代价。因为意识里要衡量同等代价是反抗这个敌还是那个敌。

就好比,是不是真的喜欢某个商品,看其是否愿意花钱购买它(及愿意花多少钱),付出的钱就是代价,因为购买者意识里要衡量这个钱是花在这个商品还是花在别的商品。

uqinzen at 2022-05-30 11:21
2

@uqinzen #2 那就是说,如果不愿意付出多余成本,那所谓的为了自由fight,基本就是打嘴炮了。

可乐 at 2022-05-30 11:33
3

对自由的概念很感兴趣!等会儿我也写一些我的想法。

rab at 2022-05-30 13:28
4

我说一下我的想法。请原谅我“半瓶水响叮当”🦷

我觉得,人们对自由这个概念的理解有分歧。自由这个词至少可以表达以下五种含义:

  1. 处境与执念相贴合的程度。(处境的自由)
    注:我不把执念当成贬义。执着的东西往往是对人而言重要的、符合人的本性的。
  2. 打破枷锁(与执念相矛盾的处境变化,处境的自由程度提高)的感觉。(破格的自由)
  3. 心灵一部分抑制另一部分的能力。(自律的自由)
  4. 心灵牵引自己的属性。(心灵的自由)
    注:自律的自由以心灵的自由为基础。
  5. 人的行动并非各因素必然结果的理论。(非决定论的自由)

可以看到,它们不止定义不同,而且说的不是同一类东西。我,一个中国的大学生,处境 自由程度 低,很少体验到 破格快感,我 自律能力 弱。我的 心灵 始终是自由的。我对 非决定论 所谓的“自由”抱有怀疑。

我举几个例子。有一些是乌青文中提到,我没有读过原文的。可能有误读,原谅我🙏🏻

处境的自由:

  • “自由只存在于主体和客体之间。”
  • 中国不自由。我向往更民主、更真诚、更公平、更人性的社会。

破格的自由

  • 被封在家也不想反抗的人,不会有自由的感觉。
  • 放暑假了,我觉得好自由。

自律的自由:

  • 自由不是想做就做而是不想做的时候可以不做。

心灵的自由:

  • “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 “不安是自由的眩晕。”
  • 注:我自己最在乎的是这种自由。我不加定语使用自由这个词,指的是这个意义上的自由。
    我的观点是,人在任何处境下都有心灵的自由。在集中营里的孩子是自由的。即将被枪决的罪犯是自由的。无论枷锁多么可怕,无论选择范围多么狭隘,我们仍然自己牵引自己的心灵。活着的人,不可能放弃心灵的自由。
    人们常常忘记心灵的自由,只看到处境的不自由和“不够自律”的不自由。但是,更自由的处境,更强大的自律,它们的最终目的都是心灵,它们的根本手段也仅仅是心灵。完整的心灵,勇敢的心灵,看见彼此的心灵,是律法的基础。无视心灵律人律己,是独裁。

非决定论的自由:

  • 我被抛入世界。我从未有过彻底的自由。
  • 注:我认同柏格森,人没法了解决定一个瞬间的全部因素,人没法重新经历一个瞬间,因此,人不能证明也没法否认决定论。即使决定论是真的,也不能成为自暴自弃的理由。(反正我做不到彻底躺平。我肯定要折腾啊。这可能是决定好的)(命运什么的,和我无关,那是上帝的事)

“自由变得昂贵”,我理解为越来越难“破格”。处境的自由越来越恶化,大部分人选择“保守”,即:对改变处境感到绝望。但是,我不认为破格就一定好于保守。我不期待大规模的反抗,我害怕大规模的反抗。大规模的反抗里,真的还有人看见彼此吗?大家只看见伙伴和敌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坚持,大家往自己的方向努力就好了。 我相信大部分人,而不是怀疑大部分人。超级大坏蛋,我也理解一下他们。他们也不容易。我努力我的,要是有一天一定要和坏人打一架,那再说~

rab at 2022-05-30 16:21
5

@rab #5 哈哈 一起聊聊
关于你说的 “人在任何处境下都有心灵的自由” 这个的前提还是“自由的意识”,而这种意识必然产生于对压抑的否定。自由不可能凭空就在那里。所以我理解你说的内涵是,通过思想而不是行动,来反抗压抑,也可以获得自由的感觉。

“自由变得昂贵”,我的想法是自由思想的传播被各种阻碍之后,它就会变得稀缺,获取自由思想的成本也就更高。所以你说的 “心灵的自由”同样是稀缺的。我认为绝大部分在集中营的孩子不会有自由的感觉。当然,你从旁观者硬说说他们是自由的,那是另一回事。

一匹野马,在辽阔的草原上奔跑,人类说这匹马好自由。但这是马自然的状态,马不用思想也就不会有自由的感觉。呼吸的时候,绝大部分情况下不会因此说自己呼吸是自由的。但如果从雾霾的地方到了空气新鲜的地方,那往往就会感叹自由的呼吸真舒服。

uqinzen at 2022-05-30 16:50
6

@uqinzen #6 uqn.life很自由😊 我晚上想想再回你~

rab at 2022-05-30 17:20
7

我理解的“心灵的自由”可能真的是凭空在那的,它不是一种思想、一种感觉,而是一种生命的自然的属性。比如,我刚刚觉得蚊子包痒,忍了一会儿,忍不了就挠它。我觉得这个“忍然后不忍”的行动是我的心灵自由的选择。我在打字,我用的词语和句式是从别人那儿来的,但我在此时此刻这样写,是我的心灵自由决定的。马不会思考自己的自由,但我觉得它的那种随意是来自它自由的“动物心灵”的。我理解的“心灵的自由”是生命个体在最微观的层面的这种任意性。(我的观点也许是,环境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应该以这种最微观的自由为基础。环境的自由要靠行动,思想的自由要靠传播和学习,但是微观的心灵的自由是每个人都有的。它不是通过后天学习得到,而是通过回到更自然的状态来恢复~)

rab at 2022-05-31 18:56
8

@rab #8 你说的“凭空”是你创造出来的“凭空”,而非本来的凭空。但你把它当成了本来的凭空。你的“凭空”必须依附于你的存在,没有你就没有了你的凭空,所以它不是真凭空。

uqinzen at 2022-05-31 19:29
9

@uqinzen #9 嗯!你说得对。我是宇宙的一部分,是客观状况的一部分。我被更高的法则所规定,我的行为深受我的环境影响,不可能凭空。
不过,我个人认为,这和我内部的自由并不一定矛盾。我觉得我可以既被法则与环境规定,又有着微观的对我而言的“自由”。我觉得,我似乎是可以“随意”的。我还觉得,“宇宙的法则”应该包含着对生命的定义,对生命的定义中应该包含着自由。(只能说是我觉得,是我自己的信念系统,不是客观真理什么的)

rab at 2022-06-01 04:02
10

@uqinzen #9 可能我想坚持的“心灵的自由”是一种主观的信念,是我相信的,对我自己而言的,相对而非绝对的,似乎存在而非必然存在的,我对自己的牵引能力。我比较坚持这种“信念”吧

rab at 2022-06-01 04:08
1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