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9日

By 可乐 at 2022-05-19 09:47 • 98次点击
可乐

《屁股》

他喜欢屁股。喜欢在大街上看人屁股。他喜欢到给自己起笔名就叫屁股。今天屁股又上街写生,带着纸笔。等着一个个正面过去,一个个背影,接受他目光的洗礼。他写:

她的屁股圆而小
葡萄或是樱桃
在嘴里不咬。渐渐生津
等不及三个字萦绕整个头腔
忍着,等她走远
感受那种失望
葡萄在别人的桌上
完整的葡萄永远在别人桌上
又一个屁股,别人的核儿
在我这里回到当初

他老婆看见这首诗,啥都没说,当晚就买了一大枝子葡萄,让他洗,让他吃。吃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激情重燃了,床梁都断了一根。每晚都在单元群里嗨聊的那几个,当天晚上也没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耳朵堵住了嘴。

樱桃红的屁股躺在床上。他抽的。他觉得今天的自己是新自己,于是之前的都成了别人。别人的核儿/在我这里回到最初--这个结尾,有了新的意味。


《走进一场雨》

睡不着,找白噪音
点开一个雨声
看评论--
好神奇,声音小就是小雨,声音放大就变成大雨
我放大,真有溅到身上的感觉
想起小时候住一楼
小雨也是大雨
现在住26楼
雨变得非常依赖眼睛
感觉好久没有离一场雨这么近了
渐渐昏沉。换上
植物的身体

可乐 at 2022-05-19 11:22
1

《坟场》

“我就像一个路过坟场的小男孩
因为害怕我唱起了歌。”
老师问艾米丽·迪金森为什么写作
她如是说
其实写到这儿就可以了
她的话已经足够撑起一首诗歌
多写,是因为我想看看路过她的坟场
我会唱起什么
结果我什么都没唱,只剩下害怕了
她怎么能说得这么好
我怕我这辈子都做不到

可乐 at 2022-05-19 12:48
2

曾买过一本专门研究屁股的书,书名就叫《屁股》。

fk000 at 2022-05-19 13:20
3

@fk000 #3 厉害了。

可乐 at 2022-05-19 13:39
4

《榆钱炒蛋》

以为是为了修剪,别挡路灯和电线
过去一问,就是单纯为了弄榆钱
这个咋做呢
你就......大爷说着蹲了下去
问的两个人也跟着蹲下去
路过的人纷纷看向这个洼处
以为出了什么事
走近了,油刚搁进去
蛋还没放

可乐 at 2022-05-19 13:41
5

《嗨》

任何一个场合
只要使自己变得笨拙
都会很嗨。李修文对着镜头这么说
的确,刚才年轻人转着圈跳的时候
他在一旁杵着显得很笨拙
但他出来说自己很嗨。也是
嗨不见得一定要动
你看那些诗人,其实内心嗨爆了
但还是钉在那儿
锤子敲得震天响
无非键盘从走
变成了跑

可乐 at 2022-05-19 14:28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