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20220509

By uqinzen at 2022-05-09 09:43 • 91次点击
uqinzen

突然想到一扇窗

昨晚大雨,半夜我们突然听到关门的时候,老婆说,什么声音?然后她起来,说是Zooey房间的声音。
我想难道这小孩子还没睡吗已经凌晨一点了。接着老婆说,他房间的窗户没关。
怎么可能,我躺在床上说,是我关的,我很确定。
你来看嘛。
我只好起来。走到Zooey房间。一边走我还一边说,不可能,我明明关了窗户。怎么可能开着呢?
是另一扇窗。老婆说。
啊?我看了一下,果然,另一扇窗开着。这扇窗是什么时候打开的?你开的吗?我从来没开过啊。
我没开,我也不知道。老婆说。
我去关,发现窗户的把手坏掉了。靠,把手坏了,我说。怎么会这样,都没人动过这扇窗。
会不会是阿姨?——她指的是保洁阿姨。
哦,那很可能。现在大半夜的我也没法修,算了,先凑合着关着。明天我再想办法修。
你看他睡的样子。老婆说。他这也能睡吗?
Zooey睡的样子简直无法形容。
显然他睡得很香。

这已经是这个房子第二个坏掉的窗把手了。上一个是主卧的窗户。这房子装修至少十几年了吧,窗户太旧。隔音不好。窗把手反复使用后突然就断了,于是我在网上买了新的把手,但安装起来,发现原来的螺丝口已经脱丝(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情况),总之无法拧紧螺丝,也就无法安装好。于是我不得不找专业的修理工,找的是啄木鸟维修,他们的广告词是:除了感情不修,啥都修。来了个年轻的修理工,捣鼓了一阵说得把整个窗户卸下来再弄,但没有带大型工具。第二天再来。

第二天带了一堆大家伙,我们一起把窗户卸下了,但没想到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这是我最讨厌的状况——为了解决一个小问题,产生了更大的问题。窗外是9楼,修理工的姿势非常危险,而且没有任何安全措施,我一边拉着他,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幻想他掉下去的情景。别人会不会觉得是我把他推下去的呢?

最终费了一个下午,费了老鼻子劲,只能说勉强修好了,但很不完美,但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然后他提出了一个超出我预计的价格,虽然从事情的结果而言完全不值这个价,但考虑到过程中他冒的生命危险,我一口答应了,给了钱。出门时他突然兴奋的说,你还有这个画啊。——他指了指门口墙上的那副Banksy的Girl With Balloon
我很惊讶,一个修理工竟然知道这个。我说,假的。
这我知道,真的已经被切碎了。哈哈。再见。

此刻,我坐在野鸽子的窗口,抬头看走过的行人。想起艾伦那首

钥匙在窗台上
钥匙在窗台的阳光里
结婚吧艾伦不要吸毒


喜欢!找了艾伦的那首读。

rab at 2022-05-09 11:4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