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 懦弱

By rab at 2022-04-28 13:09 • 53次点击
rab

A
赤脚站在海边,视野里一个人也没有。波浪抚摸我的脚,凉凉的。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天还亮着。我坐下,尝试果汁的每种组合:苹果+桃子,桃子+西瓜,西瓜+橙子,橙子+柠檬,柠檬+苹果,还有好多没试,还有好多。在这儿可以做任何事,可以说话,可以跑,可以读书,可以表演节目,不用做得完美,不用苛求自己,没有老板没有客人,不领工资不交学费。我用学费租了这套最新款的vr设备,月租三千五。摘下头盔,我站在一个窨井盖大小的万向跑步机中央寸步难行。

B
一只没自信的小鼹鼠和自己玩故事接龙。一只善良的小鼹鼠听鸭子说话。一只小眼睛的小鼹鼠刨土。一只普通的小鼹鼠吃砂锅粉。我想不出小鼹鼠以外的角色,这片森林里只有小鼹鼠,每一只小鼹鼠都是小鼹鼠,每一天都是一天,每一只小鼹鼠的每一天都是小鼹鼠的一天。我讨厌现在需要的勤劳,讨厌离开自己,就是这样讨厌着,没什么可以再展开的啦。在这座“隔离酒店”里我靠爸妈的钱才能睡觉吃饭,如果我有好好学习的话,这并不值得责备,如果我有好好学习的话,这并不值得责备。此刻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桩罪的发生,有头有尾,发生在一瞬间,多么小的一桩罪,它简直近在眼前,要是我鼓点劲就可以克服它,也可以呆滞着,等现实克服我。

C
我是和平主义者,如非必要不打仗,这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简单。高中时妈妈说:别想那么多,先把眼前的事做好。“把眼前的事做好”得靠行动,但我确实学会了“别想那么多”。为了尽可能地避免打仗,要造一座尽可能牢靠的墙,把看不见的挡住,这样不只避免和别人打仗,也避免和自己打仗。如果自己是造成战争的原因,那就可以把自己切开,无视自己的一部分,比如把胃和肠道挖出来,把头和身体切开,把心脏和神经元分离等等。没有危险来敲门,没人骂我神经病,没人把我拉去下水道,我不用躺桥洞和地铁通道,我可以享受内心的和平。我也不是没有批判自己的精神,但写写而已没用,下面就看我能不能在写完以后做点事了,我肯定不是肯定不行,还是不下论断对自己比较宽容。如果把一个选择题摆在我面前,你就会知道我的本性只有一个字:坏。

(选择题只在我想坏的时候出现,只有我不想选的才叫好啊)


(之前写的,因为提到了小鼹鼠和小鸭子所以发一下。这个故事是之前送给朋友的一个绘本里的)

比比的森林

清晨,阳光透过粉色的窗帘照在比比的小床上,把她的毛发烤得暖暖的。比比睁开眼,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她拍打着小翅膀跳下床,在镜子前梳理她的毛发,抖抖脑袋,把屁股上翘起来的一撮毛捋捋,摇摇摆摆地走出卧室。
比比家有三间房间,一间是鸭爸爸和鸭妈妈的房间,一间是比比的卧室,还有一间是宽敞的客厅。客厅的右手边是餐桌和厨房,左手边摆着一张柔软的大沙发。客厅角落里有几个木头架子,上面放着鸭子一家的全家福、鸭爸爸的电脑光盘、鸭妈妈在读的书和比比的玩具水枪。
比比走到右边,跳上高高的椅子,坐在餐桌前吃起早餐。早餐是鸭妈妈准备的,有半条小鱼、一盘小虾和一些干果。比比很快就吃饱了。她跳下椅子,摇摇摆摆地往门口走。走之前,她戴上了妈妈送给她的蝴蝶结。
从外面看,比比家漂亮极了。那是一座有着红色屋顶的大房子。每年,鸭爸爸都会请壁虎叔叔为房子刷上一层新的油漆。比比家的门前有一颗桦树,小鸟菲菲在树丫上做了个巢。菲菲有一对漂亮而丰盈的翅膀。菲菲看到比比头低低的,就问她,“比比,你想不想听我唱首歌?” 比比却拍打着自己的小翅膀,一直往前走,没有理睬菲菲。
走着走着,比比走进了郁郁葱葱的森林,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漏下,有好看的斑纹。比比看见一朵黄色的小花。小花开心地笑着。她一直笑,一直笑着。小花每天都开心地笑着,因为她每一天都是一朵小花。比比轻轻地,轻轻地穿过花丛,往树木更密集的地方走。
走着走着,已经到了黄昏的时候,天空变成了淡淡的紫红色。比比看见远处大树下,一只小鼹鼠背靠着树干蹲坐着。比比轻轻地走过去。她们这样呆了一会儿,然后,比比说:“我有点心事”。
小鼹鼠一言不发地听着。
比比说:“我觉得好孤单。”
“我的妈妈去镜子湖抓鱼了。”
“我的爸爸在森林的北面工作。家里只有我自己。”
小鼹鼠听着。她不是一只善于言辞的小动物。
比比看了看她,把蝴蝶结从头顶摘下来,放在小鼹鼠的手里。

这天晚上,比比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一个温暖而柔软的地方,有个声音对她说:你能看见吗?你有一颗独一无二的心。你的爱在那里,你的恨也在那里。你排斥的事物会排斥你,而你给予的爱就是你拥有的爱。

rab at 2022-04-28 13:36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