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企鹅、降落

By rab at 2022-04-26 18:02 • 49次点击
rab

1956 食物
这个房间灯很亮,没有太阳。我呆在这里16年了,没有出过门。大多数时间我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看连续剧、猜字谜、吃饭。每天固定时间(8点,12点,18点),有人会把饭送到门口,有时是中式的饭菜,有时是美式快餐,有时是日式便当,肉丸的口味不错,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其实,口味我不太在意,连续吃一年肉丸配可乐也没问题,营养我也不在意,吃坏了最多是拉肚子,我在意的是放松的感觉,吃一个肉丸喝一口可乐,你不知道那有多快活。有时在半夜,我会听到动物的惨叫,应该是动物,很尖锐,很规律,听久了会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捏橡胶鸡,或是空调机故障了。声音大概持续一小时,然后就安静了。每次听到这种声音,我都会感到道德上的责任,去找些屠宰场新闻,屠宰场实录,屠宰场理论看。唯独屠宰场视频我不敢看,那些视频在暗网上有,我偷看过一次,之后一整个月我都吃不下肉。哎,等定居了再看吧,这也是一种让自己好受一点的技巧,要定居就要毕业啊。我的毕业论文还没动过,主题是“火星鸡的药用价值”。

1953 企鹅
年底,编辑部开会讨论今年的大事件,提出了“上海入侵新加坡”、“火星上的土豆”、“最美企鹅”等选题。总觉得,有些重要的事被遗漏了。去年新加坡是个国家吗?去年土豆是可食用的吗?去年城市里有企鹅吗?我周一到周五在报社上班(常加班到晚上8点),每顿都吃炸鱼,油腻也没办法。一边吃我一边反思着,我真自私啊,走了又来,又走了,到底是要去哪,到底是哪不去。那年,星星的万有引力带着我们在光滑的冰面滑冰,是很好的一年。陷进沙发,我看着手机里政客帮助火星企鹅移民新加坡,这使我的头装满了正义。蘸了点番茄酱,我打开QQ,QQ的全名是Quantum Quantifier,那只企鹅就是我,用户名密码都填penguin1953就可以和别的时间线通信。等我呆无聊了,应该就会去没新加坡、没土豆、没企鹅的平行时空。

1954 降落
对于没有翅膀的生物,真正的飞行是罕见的。望着天空中唯一的太阳,我打开了滑翔翼,风在耳边,多么自由。我的目的地离这十五公里远,是个小村子,我去那里是为了见珍妮。顾名思义,珍妮是对我来说最珍贵的人。远处山腰上,隐约能看见灰灰的房子和棕色的屋顶,有一半被阳光照亮,另一半暗暗的,在暗暗的地方散步也许会很凉快。我固定了滑翔翼,微微侧身,控制重心准备降落。我没想物理也没想哲学,时间不允许我分情况讨论了,现在就是我的一种可能。我想去的首先是太阳,比太阳更远的地方还有更大更亮的星星,有时候会忘记它们。这次飞行将持续很久,要是我们在一起,就能一起去很多地方了。这句话里有漏洞,把它反过来说也能找到漏洞,但等会儿和珍妮见面了,我要说给她听。我读了一首诗,写的是1954年前的历史,我读得哈哈大笑。你知道如何在不得不起床时起床吗?平时的我觉得晚点起床也没事,但现在我不得不起床了。在不得不起床时,你就能学会在不得不起床时起床。

(前几天写的)(https://johnwritejohn.vercel.app) 2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