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见即所得4月起

By huaqiu at 2022-04-25 07:47 • 396次点击
huaqiu

还写了这么两句:
五点过就起来了
以前是有事
现在只是习惯

起这么早干啥呢
欣赏我相册中历史上的今天,哭了一场

然后发现我的手机主屏电话标记被我移出很久了


哭泣很动人

yapiantongzhi at 2022-04-25 12:29
1

核酸时,被志愿者喇叭吼着,转着圈儿走近大白。脑袋里纷至沓来,词语,概念,图像。“和平时期,唯有计划经济有能耐饿死人;用饥饿控制社会最毒了;集权为寻租;不是文明,仅是文化;传瑜伽裤的性感女郎,鼻上有泥灰的建筑工,后面是个白衫中医按摩师,一点都不违和;竖还是很感性,乌青好像更逻辑了,不过他从来就从崇拜数学;以概率而非规律行事,眼下管理我们的是低级Ai组织;广场边上的花树倒是挺漂亮的,要不要模仿一会儿川端康成;”感觉有点烦了,可能因为炎热,生拉活扯给自己找了一个“正念”:封了我就把烟戒了。

huaqiu at 2022-04-25 15:46
2

@yapiantongzhi #1 哈哈

huaqiu at 2022-04-25 15:48
3

绿了
更绿了
四月表现了
绿的趋势
我有了欲望
并非源自女人
而是宇宙
但该欲望唯有女人
提供了满足

huaqiu at 2022-04-27 14:49
4

传瑜伽裤的性感女郎,
鼻上有泥灰的建筑工,
后面是个白衫中医按摩师,
一点都不违和

lbdesansheng at 2022-04-27 16:38
5

2016年5月8日我写到:我认为自己是失败者,亦关注失败者,《偷来的一生》便是献给不能进入利益链而失败的人的悲歌。在生活中,我对少数具有“失败者容颜”的朋友,常怀感动。写在诗里,或力所能及提供帮助。但有一天,曾被我认为是此类朋友中最诚挚者,向我亮出了失败感觉暗中培植的毒刺。原来善于“诗意”者,其所谓失败者的“哲学”,对掩饰其现实困境毫无作用。失败者被鄙视的压力,竟然寻同类转移。我的教训乃将自己与其当成同类。若其鄙视自己,定也鄙视我。抱团取暖,彼此却毫无尊重。这样的失败者原来比成功者更恶,为此我不得不以少量“骄傲”逼他“还钱”,并彻底断绝关系。这件事过后还被我写成笔记,说明对我伤害颇大,教训颇深。归根到底是我将人际关系简单化了,简单到轻率赋予某种意义便不再观察其演变。2022年4月26日已经是多年后,我接到电话。他对我失去妻子的事表达了安慰。不幸的事,若是意外从当事人处得知,应说“抱歉”;若主动向当事人提起,自然是“安慰”。我觉得挺公事公办的,没什么,我们的决裂也翻过去了。

huaqiu at 2022-04-27 18:04
6

@lbdesansheng #5 是的,习惯了也成为美学

huaqiu at 2022-04-27 18:13
7

蚂蚁沿神经网络
吃出复杂通道
就算你是一个世界
也是蚂蚁的世界

huaqiu at 2022-04-27 18:41
8

屋顶站着一只斑鸠
我要等它叫了
才敢相信是斑鸠
这是北京城
不太相信斑鸠能适应

鹧鸪更肥
布谷更艳
一定是斑鸠
我等它叫

我想起很多鸟
在老家屋背后的山坡
都是先认识叫声
隔很多年
才认识模样
有几只在书上见过
至于尼鲁
书上也没有

尼鲁的叫声就是尼鲁
常出现在院墙外慈竹林间
竹林是麻雀的天下
几千只麻雀的喧哗中
尼鲁声音与众不同
后来有一次我垫着脚
躲着刺去摘覆盆子
猛然听见藤丛里
有两声尼鲁
不过还是没找到它

覆盆子丛并不大
藤蔓的弧状
叶子的圆形
影子到实体的空间
一览无遗
那一刻起我认为永远
看不见尼鲁了

尼鲁成了我童年起
便梦想的神鸟
我想象所有的鸟
都在响应尼鲁
单个也叫
集体也叫
直到鸟儿们
都只剩叫声
沉寂在山顶
或从蓝天中央冒出来
全凭鸟儿高兴

很难相信我看见了
一只不叫的鸟
这只肯定是斑鸠
快二十分钟了
它不叫
这让我痛苦
让我不得不对它
模仿几声咕咕

它看了看我
走到檐边
跌了下去
我大概还是相信它飞走了
如果一只鸟
不叫就算了
连翅膀都不用
我会受不了

#

huaqiu at 2022-04-28 15:37
9

@huaqiu #8 喜欢这首

yapiantongzhi at 2022-04-28 19:44
10

@huaqiu #8 喜欢蚂蚁那首

yapiantongzhi at 2022-04-28 19:45
11

人可以自我囚禁
​动物不能
​或许是因为这个词
​囚禁
​比如我此时
​就和它呆在一起

huaqiu at 2022-04-29 12:53
1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