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裤子乐队庞宽正在进行的行为艺术

By 浮游 at 2022-04-23 17:12 • 293次点击
浮游

新裤子乐队的庞宽将在一个2.5X2.5米,高1米2的台子上和一箱水、一箱饭、一箱酒、一箱零食、一箱最时髦的衣服、一个沙发、一个马桶生活14天。


讲真,这种在我看来就是哗众取宠,是毫无意义的艺术,或者说连艺术都算不上。

Deckard at 2022-04-24 10:05
1

@Deckard #1 学点谢德庆《笼子》的皮毛。老谢那个作品可是1978年-1979年,44年前啊

uqinzen at 2022-04-24 10:14
2

就是觉得这个形式老套了

lbdesansheng at 2022-04-24 10:41
3

@uqinzen #2
哈哈是的,谢德庆极端多了。庞宽这个还是比较安逸…

浮游 at 2022-04-24 10:52
4

我觉得挺好的。它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重复一遍有何不可。早期的行为艺术折磨自己大力出奇迹,要抽象出来才知人生之苦。而现在大家都这么惨了,不需要再悟什么了。

ttwalk at 2022-04-24 12:44
5

这种形式已经没意思了。第一个往蒙娜丽莎脸上画胡子的是天才,第二个就是庸才了。

黑梦骑士 at 2022-04-24 12:48
6

@黑梦骑士 #6 你这话我就有点不同意了:我固然觉得谢和杜都牛X,但,他们在做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牛X,那是后来人的追述,还有:什么是天才,什么是庸才呢,这就是分别心嘛,依我的观点看:如果真正有什么“天才”的话,他们都是不居名的,也不具有“伤害心”,因为他们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是消解“天才”,到最后,又变成“天才“了,这不荒谬吗

fk000 at 2022-04-24 13:01
7

@fk000 #7 我的意思大概是艺术是需要创造力的,天才就是能持续提供创造力,和新的想法的人。

比如,乌总的《天上的白云真白啊》就是好诗,是具有创造力。

但如果随便一个人,在乌青之后写个类似的诗(比如豆瓣上的某些一星差评的仿诗)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历史会记住《天上的白云真白啊》,但肯定不会记住那些跟风者。

我相信艺术还是有规范的,而打破旧规范,建立规范者为天才。顺着旧规范不思进取的就是庸才

黑梦骑士 at 2022-04-24 17:31
8

@fk000 #7 同意你的大部分看法。但我认为新天才的出现消解的是旧时代的天才。并非是消解了自己。

黑梦骑士 at 2022-04-24 17:33
9

@黑梦骑士 #8 你说的我大致同意,但是,我就是:不太喜欢“一惊一乍”的“用词”,可能每个人观点不一样吧!

fk000 at 2022-04-24 17:44
10

@黑梦骑士 #9 我没有说消解自己,是消解那个一以贯之的吓人概念,他本身不是还在那吗

fk000 at 2022-04-24 17:47
11

@fk000 #10 嗯嗯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喜欢一惊一乍的用词,但是有时候除了一惊一乍的用词外,别的都不太准确了,可能也是语言的缺点吧哈哈哈哈

黑梦骑士 at 2022-04-24 18:58
12

@黑梦骑士 #12 唉,大家就是交流交流,开心就好

fk000 at 2022-04-24 20:02
1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