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睡之后骚动醒来

By chujiu at 2022-04-23 15:53 • 54次点击
chujiu

马丁走到阳台上,看了一眼对面的办公大楼,四楼走廊上的灯还在不停地点亮和熄灭,好像有个非常无聊的人在不停地拨弄开关。马丁知道其实是走廊上的感应开关出了问题,反应过度,就像一个紧张兮兮的神经质。马丁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回到房间内。
他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感到心烦意乱。也许是对面那盏神经质的灯影响了自己的情绪。他站起身,把通往阳台的门关上,这样就可以不再看见那盏不停开关的灯。请让我安静一会儿。马丁在心里自言自语。这是一个阴天的下午,暗淡的阳光有气无力,仿佛即将熄灭,而世界末日将在一片黑暗中到来。马丁坐在书桌前写作,但是和过去大多数日子一样,他一个字也没写出来。他无动于衷地看着空白的word文档,嘿嘿,空空如也,没皮没脸,不害臊。他突然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好笑的事情,这意味这他又浪费了一天,一无所获,而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终了。然而他还是笑出声来,一副幸灾乐祸地样子,好像陷入这种窘状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别的什么家伙。好吧,我变得更加麻木了。他不得不承认。他站起身,活动活动腿脚,然后去另一个房间转了一圈。又回到书桌前,盯着空白的word文档看了一会,然后关掉。这意味着他决定彻底放弃今天的写作,把这个棘手的问题留到明天。也许明天会有灵感。他不止一次的这样安慰自己。
既然今天的写作已经结束,于是马丁决定出去转转打发一下时间。刚走到楼下院子里,他就有点后悔,黯淡的阳光——准确地说是光线。因为那黯淡的光根本不能称之为阳光,更像是别的什么发光体随便搞出的一点亮度——让他感到有点压抑。不如回家去床上躺着算了。他在心里想。他停住脚步,然后犹豫地转身向回走了两步,接着又快速转回来,继续向院外走去。走出院子大门,马丁路过一个单位的办公楼前,有一个衣冠楚楚的人正从里面出来,和马丁迎面而过。马丁注意到那人用一种感觉很复杂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马丁感觉受到了冒犯,他想转过身去对那人大喊一声:妈的,我和你一样是正经人!甚至比你更正经!马丁满心不快地继续向前走,一边思忖自己是不是过于敏感了?经过短暂地内心辩论后,他得出结论,那个充满优越感的人的确用一种隐含轻蔑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也许他看任何人都是这样一种让人不快的眼神,因为他的优越感太强烈了,强到成为一种无意识的本能。傻逼!马丁低声骂了一句。马丁不反对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他自己也希望拥有良好的自己感觉。但是优越感则完全不同,它意味着通过贬低他人来获得自我认同。这是马丁无法接受的,要满足强烈的优越感就需要刻意地贬低他人。这是邪恶的。这里面包含着敌意和仇恨。马丁祈祷自己不需要靠优越感而活着。这也是他为什么需要写作的原因之一——帮助自己摆脱那些愚蠢的念头。不过从目前看,进展并不顺利。想到这里,马丁脸上不由又浮现出自嘲的笑容,真搞不清他是天性乐观还是脑子差窍。
马丁走到一个河边的小公园,他打算在这里闲坐一会儿,等天黑了就回去。他找到一个空长椅坐下,然后漫无目的地东张西望。马丁发现在这个时间里,公园里全是一些散步的老人,为了加大散步的运动量,而脚步匆匆。好像他们仍然在急着赶去什么地方。当然他们实际上是想延缓去某个地方的时间。马丁觉得这些努力仍然是一种分秒必争的生活,对时间的珍惜。可是如果没有什么值得做的事情,那么时间又有什么价值呢?的确马丁不能确定他做的事情有没有价值,是不是他最值得也是最想做的事?还是只是手边最顺手捡起的事情。也许我只是在装装样子,好打发时间。他心里的声音暗示说。这样想后,马丁感到有点心慌,但是又没那么慌。因为归根到底,他是一个生性散漫的人。
马丁就这样坐在长椅上,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东张西望。不远处的小路上,又一个男人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正在对着手机直播。他很亢奋地一直对着手机里的观众,不间断的说着什么。马丁完全听不懂那种亢奋的语言,只听懂了他反复嚷嚷的一个词,家人们。好像看他直播的人都是他的亲戚一样。那估计他应该没有多少观众。有谁喜欢和一个奇怪的人做亲戚呢。一个小丑,一个无法逗人发笑的小丑,太可悲了。不过马丁很快意识到自己的看法是错误的。因为他听见有三三两两路过的行人在小声议论着那个奇怪的人,他们脸上都带着一丝嘲笑的神情。看来那个小丑还是逗笑了一些人,虽然和他预想的方式不一样。无聊的世界的一点无聊的笑料。而那些美女的直播也没什么意思,一些遮遮掩掩的性暗示,和一些无法言明的性欲,在一种扭曲的氛围中发酵。这让马丁又想起了李红旗的那首名作《咏逼》:“你们的快乐是阴影中的快乐,你们的高潮是黑暗中的高潮。”马丁始终对散发着虚假气息的东西充满了抵触,这也是他始终被认为不够成熟的原因。
天色变得更暗了,公园里亮起了路灯。马丁站起身准备回家,这时他看见刘晓艳满面春风地沿着小路走来。她笑盈盈地样子仍有几分风韵。马丁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和她打个招呼,刘晓艳眼尖,已经看见了马丁。她立刻收起笑容,然后还白了马丁一眼。马丁并不介意,确切地说没往心里去。因为他不相信刘晓艳会一直生他的气。善于逢场作戏的刘晓艳怎么可能会为一件小事而一直生气呢?马丁相信自己身上仍然有吸引她的地方,让她根本不会去介意那件小事。马丁迎上去,笑着说,好久不见!刘晓艳瞪大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然后很厌恶地低下头从他身边快速走过。这倒出乎马丁的意料,就像她们的矜持和放荡总是出乎马丁的意料之外。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本来马丁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打算打个招呼就回家。但是现在刘晓艳一副傲慢的样子,又激起了他内心潜藏的欲望。这个曾经被他搞得很清楚的女人现在似乎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吸引他去一窥究竟。看着刘晓燕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马丁慢吞吞地转过身,有点犹豫要不要跟上去。因为以他对刘晓燕的了解,她这时一定是去她父母家吃饭。那自己就没有必要跟去了。马丁没有兴趣去拜访她的父母。可是今天刘晓燕的表现让他感到有点意外,也许她是去别的什么地方。在某个地方有一个潜在的男人,让马丁尝到了一点嫉妒的味道。于是马丁带着有点好奇,又掺杂着一点焦灼的情绪,跟随着那个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走了一会儿,刘晓燕果然和马丁估计的一样,去了她父母的家。马丁走到她家的附近,就停住脚步就打算回去。可是又转念一想,也许她吃完饭才去见另一个男人,要不再等等看?马丁站在一盏路灯下犹豫了一会。这盏路灯可能因为整流器的问题,也是一闪一闪的,也像一个有点紧张的神经质。马丁看了看那盏路灯,突然失去了耐心,觉得再等下去是在浪费时间,很无聊。于是他坚决地转过身,加快脚步,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