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By rab at 2022-04-23 02:23 • 102次点击
rab

趴在有一根头发和一粒饭粒的被子上,用小臂支撑上身,左右拇指点手机。身体挡住光,制造了不规则的阴影,阴影不是纯黑,说明光线找到了路线。头戴耳机漏音,勉强听出,一首背景音乐,高频有弦乐,耳机线很长,垂到地面,弯成“W”,不被洁癖控制。笔记本呼啸,“呼~”,安静一会儿,“呼~”。它过时,可能中毒了,不知道健康状况,它霸道地呼。我和我的运动鞋,很扁,一眼不看就能写,它常在视野边缘,一只站着一只倒了。我和它,不能放任自己,不能控制自己,依据的是惯性和加速度。想:跑得快的是不动的,呆得久的是不停的。我小心地写我和东西,没有大肚写我和人。我们说了很久,关于后天和大后天,小聪明们不起作用。论坛上喜欢的文字很多。做了一天事,心安理得,幸运。觉得自己有罪,没脸,有没有真的自责过?运动鞋,希望它不东倒西歪。希望它零零落落。希望它整整齐齐。


在床上吃饭的吧😄

fk000 at 2022-04-23 13:59
1

@fk000 #1 嗯嗯~

rab at 2022-04-24 17:05
2

@rab #2 怎么才来,想你了啊

fk000 at 2022-04-24 17:08
3

@fk000 #3 这两天埋在现实里了

rab at 2022-04-24 17:10
4

@rab #4 哈哈,埋一埋也好

fk000 at 2022-04-24 17:12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