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

By rab at 2022-04-19 18:34 • 111次点击
rab

醒来时,我失忆了。我记得两件事:1. 我在一场定向越野比赛中。2. 今年是1950年。我蜷曲着身体侧躺在被子上,采取不标准的睡姿有助于睡眠(如开着灯、压被子、一只脚露出来等)。我注意了一下视野里的东西。只有天花板是我能描述清楚的。它是一片,灰的,挺方的,它也可能是白的,因为光不够才看起来像灰的。我想不明白,这两种说法哪种更对,就不想了。我有点想看书,很久没看了。床边摆着一些杂志,用年份命名,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年刊。我读了几页,字里行间有种东西叫我胸闷。读不下去我就说会儿话。睡会儿,再说会儿话。你听听看,说不定有点意思呢。还不急,有空,我们不上学也没事。我想起,有什么逼近了,期末考那一类的,或是还款日,或是一档今晚要录制的采访节目,这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不能持续太久。它想再睡睡,原谅它,好吗?在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很多快乐里,不会有这些矛盾。于是,我就再睡了。它轻轻地对我说:别着急,你不会忘记。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