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

By rab at 2022-04-19 11:49 • 97次点击
rab

吃完华莱士后,我看了“如何获得四种大脑快乐激素”。我反思了下,反思不了,科学不彻底,我也不彻底,世界是个大水壶,煮了几遍,我淡了。死了是彻底死了吗?说不定还有来世呢,没完没了的。我们喜欢的是这里和那里之间可以坐着的时间。所以,我会当一个偷懒的出租车司机,故意开得慢点。窗外流动的景色是无穷无尽的,我把标点换成逗号,像是把一枚一角钱的硬币投进抓娃娃机,带来片刻期待的感觉。站起来的时候我们都被黑柱子挡住了,它上面写着一行字,肯定是一行字,但我们不确定是什么,或许是《2012年统一考试》,《亲密关系的沟通方法》,还可能是《不能说的秘密》、《警惕出轨!给新婚夫妇的建议》。这根柱子,不能说彻底是黑的,也不是白的,你看着它,不能说没看到它,也不能说要憋一口气像闷水那样才敢看它。它就在那,你往哪边走或往回走都是可以的。如果你玩过神庙逃亡那种跑酷游戏(还有地铁跑酷、小黄人的跑酷、索尼克的跑酷、能战斗的跑酷等等我玩过不少),你就知道除了有柱子、有坑,背后总得有个东西追你。今晚这趟车我们是宽裕的,油箱里的油再跑两天也不成问题,现在好像无边无际。广播里播报着天气、路况或金曲投票,这是1945年4月18日的星期一。我们的车灯打出两束光射进看不见五指的黑暗能看到马路上的虚线被照亮了,黑暗中隐隐约约的大树用一致的步履向后滚动,像是某部我还没看的电影中的画面。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