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

By rab at 2022-04-19 03:09 • 134次点击
rab

逃课一个月后,我回到了柏林法语学院,这一个月我过得爽,现在重新遵守校规,自然觉得压抑。我有五个室友,成绩优异,思想纯净,就读于理学院三年级。室友一说:史莱姆一样的半流质在另一个维度撒尿,尿就是意识流。室友二说:上帝的眼睛发着紫光,能控制精力。室友三说:宇宙的背面是六维模型,赋予一切原因。这些荒谬的猜想听着荒谬但并不影响其中的道理总体上使我无法否认。他们说:你不能相信自己,因为你察觉到的“自己”是被控制着的,你的自己是个小东西!控制着你的是个大东西!那是更真的!应该回到那里去!我听了慌了。我说,啊我!啊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不在乎被控制!没关系,大又怎么样!我我我在乎的是我自己,自己啊自己!这个论点被反驳,大意是“自己”是幻影,“自己”在乎的东西是个幻影的幻影,骄傲个屁,相信个屁,屁哦!我没什么能讲了他们个个都有道理,我确实需要更大更真一点的——你真要相信可能是小的假的东西?大学教授也会告诉你:你的论文不如他的论文,是个真理。没什么可信啦,没什么可怀疑,没有一点有意义啦,除了吃饭点萨莉亚我只信作业还有不彻底的文艺。于是我把写过的论文(《信就是真》,《爱是一道光》,《善良的真相》)卖给一个名叫“众光会”的邪教,他们对我赞赏有加,真让我开心。我回家想找些信我的伙伴,起码你们得承认我有努力地写作文吧!我还有在大脑里飞车的经历,一般人没有!我和老婆说了各自的看法,说累了,没想清楚就睡也是种幸福。观点不同很好,说明我们各有各的道理,她的二十年也不是白过的对吧。实际我多少是被说服了,你以为特别的总没什么特别,那些生下来就意识到自己是个假象不抱着自己不放的人活得开明得多,他们想去一切地方,而我,我,我只想呆在这里!这里!这里!这里只让我更羞愧。我可能就是为了骄傲和出丑才在这里,为了这一丁点暂时的剩余价值和剩余价值的湮灭,我一定会不断出丑,这唯一一点貌似的确定性也滑稽得可笑,多少有点沮丧。我们说完,给个飞吻,爱情符号的动力学不能代替我的心结在空气里飞。我,真的或假的象征的命名的或直给的念头,在这,也许再也不能深入进去了。我知道我再也无法但我无法停下,我没什么能信但我还在我信的混沌里并决定进入这个混沌,我决定把这个时刻称为“1948”。最后剩下的我的生活,它的名字,在我不自由的心里,是我无法摆脱将写的一切。在这个小地方,我们无法摆脱的是不是一个大东西,我不能证明,连不否认都做不到,我回过神就在上语言博弈论,特级教师教你辨别苹果的性质和颜色,我想着学费金额人才基金教授等级及挂科数量等东西是很久以后都不会变的,它们的真实真是真实极了,离我越来越远的一艘快艇,带着任何人都没占领过的歌声和欢笑,浮现在我心里。请允许我,允许我告诉你,我是在矛盾里,告诉你这些事情。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