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6 14:55 • 207次点击
yapiantongzhi

昨天刷twitter看到一些俄乌战争的画面,我感到很难过,战争足以说明活着这件事很难搞,活着就得受苦。即使你过得开心了,但是永远有人在受苦。所以你也不会有完全快乐得没有一丝丝阴霾的感觉。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受苦是一个最大的谜,我还没有弄明白。你也会有这种感觉吗。

看着尸体遍地的画面,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平庸的屁股,我想,如果是在平时,我也许会挑三拣四,去评价一个屁股是不是翘的,弹的,美的。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屁股和一个好的头脑一样,都是上帝的杰作。但那一刻我不那么严苛了,一个平庸的屁股也让我感到温暖,至少它还在动。而死就是不动了。一个死去的人的屁股,就是一个死去的屁股。

我走在路上总喜欢观察人的屁股,每个人都有两瓣屁股。每两瓣屁股对应一个人。人走路的时候,屁股上的肉就在晃,两瓣屁股交接的地方会有摩擦,所以交接处的那块区域的肤色就比别处的地方要深一些。而屁股的主人,因为正在忙着走路,是不会意识到这一点的。这样的事也让我感到遗憾,有很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实,因为精力不够的原因,我也经常在错过。再比如,屁股作为一个肉垫,还帮助人坐在椅子上时不那么膈应,想到这里我觉得它有一种宽厚温柔的品质。当然了,屁股也同时具备很色情的品质,比如,屁股让人想拍,也许是拍屁股的时候有一种肉在波动,荡起涟漪的美感。人在做爱的时候,如果采取的是后入这种体位,在后面的那个人就喜欢用手拍前面那个人的屁股,我认为这里面还包含着人对声音(音乐)的渴求。人喜欢围绕在视觉,听觉,触觉等等构成的一个综合的时空里。有一次,我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个男生的屁股,隔着他的短裤。很快我就离开了这个人。后来,我还想起,他也摸了我的右耳朵和我的右脚。我感到我摸他的屁股时,他的屁股很开心。他摸我的右耳朵和我的右脚时,我的右耳朵和右脚也很开心。但这两种开心不属于他,也不属于我。我不确定这两种开心是为了谁。


写得挺好。

00莫诺格 at 2022-04-16 18:36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