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写作迷信

By Dastanllen at 2022-04-13 10:47 • 290次点击
Dastanllen

1.对于年轻人,尚处于漫长学徒期的写作者,对“天才”叙事祛魅是重要的,尤其是写作圈里把“天才”作为一种夸奖口头禅,针对这点,我更愿意说,写作是一种科学,是和其他手艺无二的需要大量练习和思考的一门手艺,仅此而已;
2.宣传“天才”叙事,我认为无非是社会的利益问题,把自己的理论和历史神秘化,不承认广泛阅读和大量写作的重要性,以便让自己出演一个横空出世的天才,以便让更多无知且自卑自贱的后来者追随和臣服;
3.我也并不是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的信徒,认为所谓敏感程度(如今我排斥“才华”“天赋”这种词,我认为完全可以说得更明白)只是来自于家庭经济条件和所属社会阶层的利益;当然,我承认很多人所说的那样一种感觉——“有的人一下笔你就知道ta是”,是的,我也有同感;
4.但是,我认为,如果说真的存在“天赋”这种东西,它只存在于对自我声音的认识速度和分辨能力,我们通常所说的,写了这么多还是不太行,多半意思是,这个人经历了大量练习,仍然在不自知地复制一些陈词滥调,这种差别的确存在;
5.我继续要说,但是,正如任何一门手艺一样,你并不能因为付出和收获的不成开可观比例,就去神化和神秘化有的人即便不训练和不阅读就可以达到某种程度(尤其是,这会不会是那个人为了社会利益而扮演的角色),正如我手笨,做菜天然的地姿势不对,切菜要比别人慢,但这并不影响,我可以通过比别人时长更多的练习,做出一道可以吃并且虽说不上美味但绝不是难吃的菜;
6.如今我只承认一点:写作的好坏,只决定于写作者在发掘自己声音的道路上走出了多远,有多“自己”;但你并不能拿一个整全的体系,把所有的“自己”囊括在一起,划分一二三四,或者说,这是一种文学史的兴趣,我对它越来越寡淡,是否进入这个屁东西既不是我能决定的在现有局面下也很难为我带来现实利益,我为什么要思考这种东西;
7.我认为文学史对我唯一的意义:提供一份前人们所经历过的自我之旅程,可以帮助写作新手自我定位(不是好坏评价意义上的),我们可以(甚至只能?)在一些已有方案的基础上,思考怎样加入自己的创造,走出一条相对新的道路(完全新不可能我认为);
8.重点是——“自己的声音”,要反思,彻底清理政治毒素,清理脑中不加思考就开始运用的庸俗哲学,清理社会上如今无处不在的塑料美学,清理广告,清理对生活模式(想想那些艺术博主和生活博主吧草)的不自觉向往而非对文学的;
9.只要你并不是不自知地追随一些被灌输的观念,而是认清了自己,发出了自己疯鸟般的啼叫,注意,是疯,自己的一定是独特的,但前提仍然是,是你自己的声音,那么这里就不存在好坏,只存在你采用的方式和目的是否是最佳解的问题,只存在路径差异,或者是社会学意义上的差异;
10.在社会层面,我宁愿强调我是政治的,而非艺术的,尤其是,对艺术家和写作者的工作如此神话的当下;我愿意更多人有勇气而不是被一些文学既得利益者的门槛打消了勇气;
11.鼓吹”天才“叙事的还有另一面,即,通过对自己或他人写作历程的神化,确立自己身份的独特性,以便踩低那些速度更慢的自我声音的开采者,通过别人的耻辱和侮辱别人来获取对自己自我的确认,这是写作者圈子里常见的现象,这是卑贱;
12.匮乏者,才会不断需要比较和他人的确认;自足者不会;
13.他人的反馈(认可)是重要的,但起码之于我的感受,更多带来的是虚空,除非你追求这种浸泡着你的虚空,否则太过依靠别人的评价,甚至于,慢慢因为别人的评价的形状而重塑了自我,那真是悲剧;
14.广泛阅读,尝试各种文体的写作,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我认为写作圈里对”个人趣味“的鼓吹,多半只是给懒惰和自己有限的理解力找的借口;
15.我当然懂得创作者对于理论和哲学的本能厌恶,但通过学习我知道,好的理论和哲学所需要的感性和敏感度并不就亚于“诗人”,很多诗人对待理论的态度就像很多年前小手工业者反对工业革命;
16.工业革命当然不一定就是好的,但它一定会带来好处,它的缺陷并不是你停止更新和学习的理由,尤其是对年轻人而言;
17.尤其针对于写作的神话,理论的科学解构,是很有意义的;
18.只有真正的了解,才谈得上厌恶和自我选择;而不能把“个人趣味”当成“逃避”的同义词;
19.吸收各领域的养料,不要轻易跟随现有写作者群落的“帮派意识”,事实上,我并不就认为市面上经常炒作的那种对立真的涉及什么本质性的冲突,还是那句话,社会利益问题,这与文学无关;
20.甚至不仅是哲学和文艺理论,科学,经济学,宗教,历史,物理学,等等,都需要你去了解,多一层看待世界的角度总是好的,只是我们时间有限,必须做出选择,但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这是时间的有限性,而不是其他;
21.在广泛吸收、大量练习的基础上,再进行筛检和向内的自我挖掘,这时的“个人趣味”才是立得住的;
22.不要再神化写作者了,我更愿意说,他们和厨子、鞋匠、机械维修工,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深耕领域的不同而已;
23.如果说真有一种独属于写作者的光荣,那就是,写作者所深耕的精神领域里,到了要输出的时候,是没有什么社会规则意义上的物理规律可依凭的,你唯一的借力点只有心灵,从这点而言,它对所有人,无比平等,是一无所有者(并不是社会意义上的,但可以是社会意义上的)最后一条反抗(并不是政治意义上的,但可以是政治意义上的)的道路。


看完了,你“真能写”(肺活量好大),哈哈

fk000 at 2022-04-13 11:56
1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3 12:54
2

学习了

rab at 2022-04-13 13:10
3

我大致上同意你的观点

天才的概念太宽泛,还是要分开说

大部分“天才”,我觉得类似文艺圈的广告词,这种宣传涉及多方利益,是无法避免的,我的意思是,广告本身是商品不可避免的,但滥用或者虚假广告肯定要抵制。比如说李白是天才,对于文学评论家有他的目的,对于社会学家有社会学的目的,甚至对于政治家也有其目的。而对书商而言更是利于多卖出李白的书。

如果一个写作者自认为天才并且以此传播造神那我认为是危险的。

另外一类“天才”属于“意见领袖”,比如韩寒曾经是一个“意见领袖”(KOL),但也被称为“天才”。“意见领袖”的产生当然也是无法避免的。但“KOL”和文学无关。

uqinzen at 2022-04-13 13:29
4

👍👍受教了

黑梦骑士 at 2022-04-13 13:56
5

对我和我的写作关系而言,我只相信勤奋,钻研,练习,持续这些东西。以及最根本的,我活着,需要写作。我离不开写作带给我的快乐以及“折磨”,仅此而已了。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3 13:58
6

现在干任何事情我都相信勤奋(但不是傻勤奋,假勤奋),不只文学。

黑梦骑士 at 2022-04-13 14:03
7

@黑梦骑士 #7 🍻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3 14:14
8

我个人更相信,吸引与被吸收以及顺其自然,“勤奋”,这是一种“说法”,我不太喜欢

fk000 at 2022-04-13 14:53
9

@uqinzen #4 其实我更针对的是写作圈的人情世故;在我理解里,腰封上“天才”的广告词对真正的写作者伤害并不至于非常严重,可怕的是,自立山头自立为王的小圈子里的文学导师将“天才”作为一种对其追随者进行的加冕和帮派符号,这是很有诱惑力和腐坏能力的,我这篇更针对的是这个。

Dastanllen at 2022-04-13 15:28
10

@yapiantongzhi #6 让写变成一种日常需要

Dastanllen at 2022-04-13 15:29
11

打错了一个字:“吸引,与被吸引”哦

fk000 at 2022-04-13 15:37
12

@Dastanllen #11 对的。正在如此。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3 15:40
13

@fk000 #9 嗯,词语未必抵达准确,也许我说的勤奋和你说的“顺其自然”是一件事。我的“勤奋”并非一种“蛮力”。

yapiantongzhi at 2022-04-13 15:42
14

@yapiantongzhi #14 对啊,姑娘,我一开始准备补充说了,想想明白的人自然明白。

fk000 at 2022-04-13 16:04
15

我觉得现在一般说“天才”,其实等价于说“有创造力”,比如创造出一些很好玩的梗,或者对于一些事情采取了意想不到的做法之类的,这时候会有人说:“你可真是个人才。”日常意义上的天才就差不多是这一类。写作本身就是一件创造性的工作,所以如果有一个写作者格外有创造力,自然会被捧为天才。因此我不认为第22点是对的,你可以说写作者和科研人员、企业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说跟厨子鞋匠区别不大,实在是太过了——我指的是对于工作本身的性质来说,否则,混吃等死的科研人员、中华小神厨一般的厨子当然也是存在的。
另外,对于无论是什么阶段的写作者,都不应该妄想自己什么都不做就突然成了天才。我同意你说的写作是一门手艺,在我看来,面对写作,应该做的就只有去追问:我有没有想表达的?我想表达什么?我是否成功实现了自己想表达的?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在这四个问题的指引下(未必需要可言说的明确答案)去寻找各种资源,学习各种技术活,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就不要多想了,浪费时间精力。我愿称这种态度为——问题驱动的写作与生活。

chapter524 at 2022-04-13 16:54
16

@yapiantongzhi #8 😜😜

黑梦骑士 at 2022-04-13 20:27
17

@chapter524 #16 好,哈哈哈哈!

Dastanllen at 2022-04-13 22:19
18

感觉你这篇是针对我说的哈哈,因为我刚在uqn夸完鸦片是天才诗人(不过我现在依然没改变我的看法)你说得挺好的,但是我觉得夸一个人是不是天才或者有才华不等于否定广泛阅读和大量写作的重要性,我从来没有否定勤奋的重要性。但是才华这回事儿你不得不承认,这就好比学生时代,我们经常看见一些人点灯熬油的努力,甚至通宵学习,但成绩还是不见起色,但就是有些人可以轻轻松松考出很高的成绩,这大概是差不多一个道理。可能这个例子也不算特别恰当吧。我研究了这么久,感觉才华是什么呢?是一个人对某个领域的学习力和悟性特别高,有些人需要别人掰开了揉碎了跟他讲他才能明白,但有些人很快就能明白了。至于写作的才华,我觉得除了专注和悟性,想象力也是关键的一环。有没有想象力,或者说想象力够不够丰富充沛在我看来是区别一个好的写作者和一个平庸写作者之间的关键差别。

00莫诺格 at 2022-04-14 12:54
19

以及才华和勤奋我觉得完全是两回事儿,你真的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有些人在某个领域他有天赋然后又勤奋,那么他在这个领域多半能成。有些人在某个领域有才华但是不勤奋,那么他就会成为第二个伤仲永。有些人在某个领域很勤奋但就是没有做这个事儿的才华,那么他最多只能在这个领域混混,所谓混圈子,他不会太差也不会太好,就是会很平庸。有些人在某个领域没才华又不勤奋,那么他啥也干不了。

00莫诺格 at 2022-04-14 13:11
20

我说的不仅仅针对写作这个领域,我是说所有领域都是这样的。比如我,我真的没有学数学方面的天赋,我怎么努力,数学还是学不好。难道我做题做多了,多去研究,只要我勤奋,我数学就能变好吗?说实话,我努力了很多年,我的数学还是那个吊样子。嗯。

00莫诺格 at 2022-04-14 13:19
21

正如同你说得那样,写作也的确是一门手艺,可以教,可以学,要不然也不会有创意写作这门课了。但是有些东西是创意写作这门课也教不了的,教不了的那部分就是个人的"才华"或者说天赋。

00莫诺格 at 2022-04-14 13:31
22

@00莫诺格 #19 呃.........真的误会了.........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Dastanllen at 2022-04-14 15:31
23

@00莫诺格 #22 我补一条澄清吧,我其实更针对的是写作圈的权力关系,以及学徒期写作者(也就是我)身上可能会有的一些可败坏的种子,针对的是人情世故,但我认为无来由的赞美和出于友情的互相夸奖,这个没有问题。我觉得这之间区别还是挺大的吧,所以,真的没针对你啊

Dastanllen at 2022-04-14 15:34
2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