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F

By Problemaker at 2022-04-11 17:23 • 90次点击
Problemaker

为一些事情,又哭了。在这个平常的夜
室友的鼾声,排风口的冷气
哭了。向一个女孩过度袒露自我,而
通常我都把自己隐藏的很好。睡眠不足
忍受太阳暴晒,体育课挥动球拍
击打往返跳跃的乒乓,五平方蓝色平板
老师吹响哨子,所有球员争夺脚下阴凉
的使用权。逃跑听窗外拍摄垃圾淘汰物
三袋板结水泥密密麻麻像山岩的纹理
破旧的北京布鞋三四只风干西瓜虫蜷缩
五斤啤酒罐。在气温骤降之后
穿回长袖衣褂,蜗居宿舍复读变虫记
学习搜索心脏的图纸,左侧堵得慌
和最近的新闻相关,上海疫情期间就这
样,丧失信心对我住了八千日日夜夜
突然想妈妈了,虽然刚拨打微信视频
我们仿佛什么也没聊,我思念的是具体
抽象的妈妈吗。足够快也逃不出
不赛。午睡一小时弥补不足的睡眠质量
太差,醒后刷短视频那俗气的搞笑视频
自己有认真在笑。收拾完毕课本
再去上课。一辈子很快,我们都是地狱
的抢手货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