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扣子》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3-31 18:33 • 102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在最近这段日子的某一个夜晚,我躺在床上刷微博时看到这样一张图,四个政客围坐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前,共同研究一张纸质地图。最近,地球上正在发生一场战争,是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这场讨论就是针对这场战争的。我仔细观察着这张图,首先,我能感觉到他们所处的这个会议室有明亮的灯光,图片最左端的一个政客的头顶显得很亮,因为他那里已经没有头发了,光秃秃的。他们身后褐色的木制文件柜的几处不同区域也闪烁着光亮。图片右端最上角的那位政客右眼的眼镜片也在反射着强烈的光,他是他们四个中年纪最大的,头发已经全部发白,他的头陷在白色衬衣领里面,看上去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窝瓜。一只老窝瓜。四个政客的表情有细微的不一样,但总体来说有一种闲适感。或者说,平和。静谧。(外表看起来是这样的)

这让我想起我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那段日子,下午的时候我经常和同事们聚在一个有巨大落地玻璃窗户的会议室里讨论方案,每次我都坐在落地窗旁边的那把高脚凳上,这样我就可以一边讨论方案,一边朝玻璃外面看。我能看到几条街道以井字形交叉在一起,还有一些低矮的教学宿舍,几个车棚。以及,正在走路或者骑车的很小的人。我在那家公司待了3年,3年间,这种俯瞰带来的漂浮感让我上瘾,我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处于一间安全的办公室内,它有很低的概率着火或者被恐怖分子驾驶着飞机突然袭击。在下午3点到6点的这个小时空里,我任由自己被安心地困在这方小天地里,不思考任何艰深的东西。它相当于一个密闭的安全胶囊。任何问题都被屏蔽在它之外。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听见我的血流得很慢很慢,我的血快要睡着了。我也快要睡着了。在讨论到大概一个半钟头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某A或者某B会突然问大家,你们谁要饮料吗。这是一个中场休息时间,我通常会要一瓶燃或者东方树叶。这是我很喜欢的两款饮料。从迷迷糊糊的困意中恢复过来,我环顾着四周,仔细看看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某C 或者某D、某E,TA们成了幻影一样的存在了,可是为什么在这里,我们团结得如此紧密,我几乎不会爱上任何一个TA们,TA们中也几乎没有一个人会认识我直到爱上我。可是我们团结得如此紧密。可是我们作为幻影聚集在这里。迅疾会四散的幻影,将各自遁入自己的黑夜,彼此不带走任何一个人的0.00001平方米心灵。某F推门进来了,他把外壁上沁着冰水珠的饮料瓶递给我,我说,谢谢。我对着F的眼睛说。我必须得这么做,以确定他眼睛的内部再往后的地方应该还有一个声音。我喝一口饮料,把手机屏幕点一下,看看时间,已经到下午4点了,到了6点我便会离开这个地方。和某A、B、C、D等等们一起离开。而这些椅子和沙发还会停留在这个安全胶囊里。月光会从这扇我左手边的落地窗照进来,温柔地覆盖到眼前这张缅甸红实木会议桌上,按照物理学规律,它也有局部的区域会比别的地方更亮。

我看见那幅图里右下角的政客露出半截的白衬衫袖口处有四颗烟紫色的小扣子。在它们的上面,也有局部的小区域比别的区域更亮。这四颗好好扣子,在这个清晨,被政客一颗一颗扣好,直到现在,它待在这张美丽地图的右下角,一片幅员辽阔的土地就在它的视野中,被一条条细细的线划成一些小碎片。它的呼吸,比这四个政客离这些土地更亲密。这四颗好好扣子,它们娇小可人,温柔谦逊,完全不会把谁真的送下地狱。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