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一层》

By 猪不弗 at 2022-03-20 22:03 • 91次点击
猪不弗

《负一层》

负一层是只大耳朵
没有人进
灰絮和蜘蛛线
月累日积的耳屎
失了自洁净
它从缝隙里
辨听楼上的走动
桌子椅子
腿的吱吱呀呀
一两句微弱的叫骂
它已经忘了自己
只把整栋楼当作身体

它的手
一只是排水管道
贯穿了水表的日子
还有一只
无疑是避雷针
它喜欢在风雨里
被闪电击中
虽然楼顶西侧
下沉的夕阳
不属于它
街上的行道树旁
也没有它的狗

对面的楼
灯在打开
人民开始烧水
窗户在发亮
它觉得它有眼睛
而非一句托辞
在天色全暗下来时


《信号灯》

人声一远
山涧底下的水
就近了
看不见只能听响
随坡度一点点变大
竹林已不在
小刀刻过的字
(那时不说
我靠)在哪
岔口分出
一条来时的路
另一条也可以走
会跟着一个鬼
我开始俯视大地

啊不出来
这时看到地平线上
有一列慢火车
嗒嗒嗒
拖着长身子
想到江西的花黄
他给车站守夜
在黑暗中
只能跟铁轨说话
并看着它们
被黑暗吞没
花黄,既然谁
这么喜欢
我们的骨头
那就给谁好了
每次路过大树
总有一二
倒在流水和土坑里
它们度劫余生
并不取决于
写多少字
(文字是宿命
的一种遗漏)
若无死活之分
就会有虫子钻出
就有寂了寞
对着一闪一闪
的信号灯撸几下
直至黑暗
停息了的手掌
也成为罩笼的一部分

猪不弗 at 2022-03-20 22:0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