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厘清了一个概念,有启发。推荐大家看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2-23 17:43 • 376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当我们交谈的时候,我时常感到需要把词语从我们的交谈中抽离出去,送去清洗,清洗干净之后,再送回我们的交谈中。”维特根斯坦

yapiantongzhi at 2022-02-23 17:44
1

但ccp最擅长的就是把语言和文字搞烂,混淆概念,指鹿为马,转移注意力。。。从小开始洗脑,没多少明白人了。从名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污染的。那些当官的讲话(念稿),基本上没一句是让人听懂的人话,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然后还有没完没了的让人学习XXX讲话,就是要人学乱。

在这种疯狂污染的语言环境中,清洗中文,就像把纯净水水倒入粪坑。

uqinzen at 2022-02-23 17:56
2

不但官方,我们的生活中也充斥着这样的词:譬如:“光蛋”,“光棍”,这些植入了集体无意识中的词,都是极具侮辱性的......

fk000 at 2022-02-23 18:27
3

好像维特根斯坦喜欢特拉克尔吧,也只有诗能为语言正名,或叫突围了吧!

fk000 at 2022-02-23 18:56
4

更加警醒了自己,要善用语言,要对自己的语言系统有觉知。🙏

yapiantongzhi at 2022-02-23 18:59
5

这些标杆性的哲学家,其实都是极具诗人气质的,早年看他的书,就是把他当诗人看的!

fk000 at 2022-02-23 19:03
6

其实八十年代开始的口语诗运动就是对朦胧诗的一次清洗吧。但显然是失败的,经过了三十四年,官方和民间依然都没有认可过口语诗。

uqinzen at 2022-02-23 19:08
7

口语诗本是对朦胧诗的清洗,然而到今天文艺青年们依然热衷于顾城海子等朦胧诗。

uqinzen at 2022-02-23 19:16
8

唉…....一逼屌糟!(越想越悲哀)!

fk000 at 2022-02-23 19:21
9

是的啊,无比的悲哀!

fk000 at 2022-02-23 19:22
10

问一个较为严肃的问题,乌总有没有文学史情节?

fk000 at 2022-02-23 19:30
11

总结:杨某侠是否为小花梅是其一要厘清的。

但别忘了,最关键的一点是,这次案件能不能推动相关法律的完善。这是一个机会。

yapiantongzhi at 2022-02-23 21:00
12

@yapiantongzhi #12 这个案件绝对不会推动法律,相反它会激发群众和执法者都进一步无视法律。这个案件很明显会彻底淹没法制。当他修改宪法来称帝那一刻开始就彻底放弃法制了。

uqinzen at 2022-02-23 21:40
13

@fk000 #11 肯定没有,文学史是权力的游戏。我玩不来。

uqinzen at 2022-02-23 21:49
14

@yapiantongzhi #12 这个事类似2006的 南京彭宇案 5 会是一个转折点,彭宇案之后大部分中国人再也不敢搀扶路上摔倒的老人了。 这件事情之后,大部分中国人再也不相信社会了。

uqinzen at 2022-02-23 22:06
15

@uqinzen #8 我觉得不需要太过于强调流派。我也是作品主义,不管是哪个流派的诗歌,只要写得好就行。顾城我以前对他印象停留在黑夜给了了黑色的眼睛那个层面,本来不感冒,后来无意中看到了顾城写的那首《鬼进城》以后大为震撼。我觉得顾城的确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写得的确很好。海子的诗我觉得大部分我觉得挺一般的,但《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那首真的好。反正如果单论作品,在我心里顾城写得远胜过海子。口语诗也好,意象诗也好,朦胧诗也好,各有其美。以及细分下去,口语诗又有废话诗和伊沙那个路子的事实的诗意还有韩东于小韦那种比较偏经典化的口语诗,这些流派的不同,只是风格的不同,我还是觉得剥开外壳看本质,诗本身足够好就行。

00莫诺格 at 2022-02-24 00:16
16

@uqinzen #8 以及我认为文学青年是完完全全的外行。专业的诗人完全可以不用考虑文学青年的喜好。我一直认为:文学是一种非常小众的事情,诗歌更是小众中的小众,就是没有什么读者的。看清这一点之后,我也更不在乎所谓读者的喜好问题。除非是写类型文学(类型文学需要市场和读者)

00莫诺格 at 2022-02-24 00:20
17

@00莫诺格 #16 口语诗肯定不是流派啊,“他们”“莽汉”“非非”“废话”这些是流派。但口语诗不是流派。你不能说唐诗宋词元曲是流派吧,婉约派豪放派这种算流派。

口语诗是白话诗发展到80年代末出现的新类型。

当然每种类型都有优秀的,这个没问题。唐诗宋词元曲都有很牛逼的,但问题是如果此刻年轻人个个还在写唐诗你觉得正常吗?

uqinzen at 2022-02-24 02:05
18

@yapiantongzhi #5 说的好

卓文杰 at 2022-02-24 08:24
19

@fk000 #6 对的

卓文杰 at 2022-02-24 08:25
20

@uqinzen #8 确实

lbdesansheng at 2022-02-24 09:36
21

@uqinzen #18 嗯我能理解您说的意思。不过其实现在年轻人都不怎么看书了,更别说写东西了。我还是对文学抱有一种比较悲观的态度,觉得这是很边缘、很小众的东西,没什么人真正关心和在乎的。

00莫诺格 at 2022-02-24 10:23
22

@uqinzen #18 其实您说的归根结底还是审美问题,时代在发展,但身处在时代中的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审美还没有进步,大部分处于停滞状态,更多的甚至是审美倒退。口语诗其实是后现代主义外化的一种审美表现形式之一,的确很多人的审美观念跟不上,所以经常对口语诗产生“门槛低、口水诗”的错误观念。这也是时代的悲哀。

00莫诺格 at 2022-02-24 10:27
2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