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Jerome David Salinger》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2-21 00:14 • 214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四个地球人对着一条地表的裂缝
它黑黢黢,深邃,他们抓耳挠腮
其中一位干脆俯躺下,把脑袋探进裂缝去看

“炎家的两个妞不错” (炎是肝炎,此处是我为读者做的标注)
这是你的句子。我爆笑。

一个道姑在吃一碗粥。粥白净。
道观的院子清静着。连同那些银杏树。此时。
道姑开始怀念起她的神经质
那是少女时的事了

母亲在隔壁睡了
我坐在一盏昏黄的台灯下
眼困。

想起复读那年坐在一栋教学楼的背面台阶上
看天上的云。
不是愉悦。是一块狂喜酸涩脓包。

(上课铃快响了,都什么时候了,前途未卜,她还在审美。)

看来艰涩
从一开始就在了。

"哦,巴蒂,冲啊,相信你的心。"


哲学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要不要挂掉的问题,上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头.........emo突变............

fk000 at 2022-02-21 00:33
1

我回的好像驴头不对马嘴,二五啷当的

fk000 at 2022-02-21 00:51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