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猪不弗和司屠的一个小讨论,我想用我的一个亲身经历来谈谈我的看法

By fk000 at 2022-02-18 22:03 • 338次点击
fk000

有一年,我在一酒店上班,我们经理(女)因要拖欠的工资(已离职),一时冲动,把灯闸给关了(早上打扫卫生时),那天也巧,老板刚好在,他出来把经理给打了一顿,这个我是第一目击证人(当时我在包厢打扫卫生,见灯灭了,就出来了),后:经理报案了(打完,老板就走了),再后来,条子就来了,他们把我们都叫过去(在前厅预订台),一个个的盘问(集中在一起),其实我是知道哪些人是看到的,哪些人是没看到的,当条子问时,那些看到的人都说没看到,我站出来说:我看到了,后来,我被带去派出所
......
我想说的是:
1:打人绝对是不对的
2:看到了不说也是不对的
3:我说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
4:那些没说的人,我当时讨厌死他们了
5:我除了讨厌他们,我又不能逼着他们去作证
6:我当时没去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站出来/怎么讲呢/如果我站出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这算不算司屠说的对别人的打压呢……)
7:这个问题还可以挖......


在我年青的时候也遇到过几次类似的情况,也跟你一样的想法。后来发现这里面有个重要的点搞错了。

就是条子

通常我们默认警察代表着正义,而现实中我发现警察往往是邪恶的。

当我们跟条子说出真话的时候,很可能是在亵渎真话。
不是说真话的问题,而是我们找错了说真话的对象。

很多警察压根就不需要真话。他们也不配。

uqinzen at 2022-02-19 00:58
1

我23岁那年经历了一件事之后 我特别理解杨佳
我再也不想对天朝的警察说真话了
我遇到困难也不会想到报警 我宁愿自己想办法解决

uqinzen at 2022-02-19 01:02
2

@uqinzen #1
所言极是:1:我在上面提到的这件事,只是一个偶发事件,我并不站在条子那一边,当然也不觉得他们是“正义的化身”,任何人或组织都不行(这种事历史上犯下的罪行太多了)
2:换成另一件事:如果条子打人了,我会坚决站在他们的对立面的
3:我在上面用“条子“二字,就有戏谵之意,我当然觉得他们是“不能诉诸衷肠“的
4:其实我在上面,只是想用这个“小型模具”,说“打压个体的事”,反而“条子”已成了“背景”
5:其实说到底就是:行动与不行动,以及在这个过程当中的“边界”问题,我当时是站出来了,也在心里骂他们了,但是我不会发动人去打压他们,我更相信自愿的加入
6:这个也是最恼人的一点:“边界”到底在哪里呢!

fk000 at 2022-02-19 05:09
3

更正一下:3当中的“戏谑”被我打错了,靠!另:隔壁的夜场女,几乎每天早上回来,都要做爱,声音又来了(切到如此场景,是不是有点太快和违和了).....,等一会,外卖就要来了,我先抽支烟......有问题,大家讨论!

fk000 at 2022-02-19 06:52
4

@fk000 #3 边界就是对基本善恶的共识
不发声有两种
一种是知道那是恶,但由于某些原因我不发声。
另一种是不认为那是恶,或者认为压根没有善恶之分,所以不发声(甚至讨厌发声的人)
前者我能理解,也不会去反对。
后者我反对。

uqinzen at 2022-02-19 11:27
5

另:隔壁的夜场女,几乎每天早上回来,都要做爱,声音又来了,我先抽支烟

lbdesansheng at 2022-02-19 11:43
6

@uqinzen #5 我的苦恼就是:对于那些明知是恶的,正如你所说的,因某些原因,保持了沉默,我知道了:在心里表示了反对,算不算突破了边界了呢,我是不是也是个坏人了呢……

fk000 at 2022-02-19 12:23
7

@fk000 #7 心里反对当然无所谓了。如果你付诸于比较强烈的行动,那就是道德绑架

uqinzen at 2022-02-19 13:16
8

发声是寻求声援。仅靠发声者是不够的。
沉默者是朋友,并没有视其为敌。
但愿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沉默也不得安生,抗争才有一丝可能。
不过这些话题也不能多说,这个社区虽小,还要存在下去。

猪不弗 at 2022-02-19 13:17
9

只有自救,更多的人来自救。

猪不弗 at 2022-02-19 13:21
10

@uqinzen #8 这不用讲了,我不会干那种事的(到村长的坛子里来,这点自觉还是有的(我说的什么话啊),唉……,抽完剩下的半支烟,等会干饭)

fk000 at 2022-02-19 13:22
11

@猪不弗 #9 你怕什么,怕有人封这个坛子吗?

fk000 at 2022-02-19 13:26
12

@fk000 #12 是啊。它的凶恶、狡猾无与伦比。

猪不弗 at 2022-02-19 13:33
13

昨天一改再改才发出来的两篇公号文被删。

猪不弗 at 2022-02-19 13:36
14

猪不弗 at 2022-02-19 13:37
15

@猪不弗 #15 其实这家公司(我都不想提它名字),在早期,就有这种坏毛病,我记得那时在里面发了一段话,都被屏蔽,从那时起,我就对他们心生不满,再后来.......区块链出来,我想,这是必然的!

fk000 at 2022-02-19 13:55
16

所以,这种情形再延续下去,会很快陷入隔壁朝鲜的境地,只有领袖语录/革命口号歌曲电影八个样板戏,一切称之为文学艺术的东西将不复存在,而这离我们也就40年。没有诗歌。

猪不弗 at 2022-02-19 14:05
17

@猪不弗 #17 我高中认识的一个大哥,在市文联上班,他比较了解现当下杂志的事,他说:现在凡沾到文革的内容,都不给发,纸媒下一个,我认为:会转到互联网,假以时日,只会越来越紧。

fk000 at 2022-02-19 14:19
1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