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俗套爱情故事——分手进行时

By kirisu at 2022-02-10 10:23 • 93次点击
kirisu

分手后,他搬出了女友的公寓,当然,这理应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包括了联系搬家公司、租新公寓、在平价酒店住上几天、去新的住所等一系列繁琐的事务。不管怎样,他拜托我不要赘述次要的东西,直接写最重要的事情。作为一个作家,我当然能拎得清什么是主要的,什么是废话,但这不是困扰我的东西。他在我海马体中的形象其实一直是个谜,我甚至无法把他当作我的朋友,只是一个和我有关系的人而已。所以,为了写好他上一段感情,只能当面去问清楚了。

坐出租车驶过长江,他的新公寓所在的大楼便是靠桥最近的那一栋。进小区之前有一个门禁,需要业主亲自下来接客,既然我和他之间只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关联,自然是无法联系他的。没办法,在我厚脸皮的死缠烂打之下,保安终于放了行。进到五单元,坐电梯到七楼,他的房子就在右手边的角落处。敲门,无人应答,按铃,无人应答。我只好试了试门把手,没想到打开了。

进门处的右边是一个鞋柜,整齐的摆了五排一致款式的白鞋子,我拿了其中一只看了看,好像不是牌子货。用料倒还不错,都是皮质的,摸起来很舒服。下一个问题很关键:我到底该不该脱鞋子,这毕竟是他的家,但综合目前的情况来说,他应该不在房子里,更准确地说,他不在了,别人可能会觉得没有逻辑,但我能确定这个判断百分百无误。我的左手边应该是一个餐桌,我不确定,因为上面摆了各式各样的袜子。一块长方形的桌布被整齐的铺在了两把平行摆放的椅子后面,如果仔细看,会发现四个小角被剪掉了,所以说它是八边形也没有关系。脑子开始乱了,八边形......四边形......我无法准确的命名这块桌布。我走到客厅,发现沙发上粘着一个便利贴,上面什么都没有,但我貌似明白接下来该干什么了:打开电视。这很奇怪,我实在是无法弄清楚背后的逻辑。0-1-7,我把电视转到了央视一套,现在是六点五十六分,马上要到七点了。

新闻联播开始了,内容还是那样,左边的男主播是康辉,这个事实就足以让我放心。“大家晚上好,今天是农历腊月初九,我是主持人党徽。”不对劲,我眉头紧锁,继续看了下去。很反常,康辉变成了党徽,平时开头显示主持人姓名的特效也没有了,这个世界好像在对我隐瞒着什么。旁边的女主播更反常,她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一直看着自己的脚。有问题,这个世界一定有问题。

现在是七点四十一分三十二秒,新闻联播结束了。我关掉电视,起身走进他的卧室,没什么特别的,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个书桌。要说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应该是床头的那张照片了,一男一女(抓重点),背景是什么?我无法描述,这超出了我的范畴。但不管怎样,他们的的确确分手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