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

By rab at 2022-02-07 05:11 • 191次点击
rab

一个钢铁德国的间谍,在梦的电报里念一串密码,那是他的全部,等待被拆开。他没有表情,也没有最轻微、最轻微的恐惧。他不需要那些,当他有他的祖国、对祖国的爱。

白色与暖色的针织衣服,它们是多么色情。异教徒歌曲、别人手机上的照片,在那些暖和的地方深深地吸引着他。这里坐着一百五十个人,有时他是很专心的,当他读那些英语书的时候,他确实觉得很骄傲。右边,粉色衣服的男的和两个深色衣服的女的说话,在这个空间里有那么多的爱,那种柔软的电流真让人恶心。他有分心的权利,他有飞走的权利。

此时此刻,当他们列队行进,他感到的那种犹豫,最轻微、最轻微的犹豫,都是最深的背叛。可是,他的模仿是他的真心,而他的心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梦里,我把最后的话藏在第三间房间蓝色柜子的第一个抽屉里。我把我的背叛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把我的密码藏在只有你能找到的地方。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