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割腕少年

By 猪不弗 at 2022-01-28 18:20 • 129次点击
猪不弗

少年默坐床边
听到外头的叫声
也不应
此后的事只有他知我知
踹门进来
看到少年低着脑袋
已包扎好伤口
——疼痛为何物
死为哪般
至今不知自己血型
因为混过结合部地带
热血早已流尽
作为一名冷雪动物
只能替雪冷着
守着今夜动响并且想象
荒野中的我
覆在草堆的薄膜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