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很深的迷思或者说困惑或者说烦忧

By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1:49 • 157次点击
00莫诺格

我最近有个困惑,准确来说,是我写诗以后一直以来的困惑,就是我发现诗歌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我无法在诗歌思维和小说思维里面跳转自如。
我去年基本上没怎么写小说,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诗歌上面了,我的整个状态或者说思维方式都是诗歌的,而不是小说的。
我曾经问过如何平衡写诗和写小说这个问题,当时是当面问的老韩,韩东,老韩说了,他也没法儿平衡,只能让自己半年写诗,这半年就完全读诗、写诗,不碰小说,然后再半年写小说,这半年就完全写小说,读小说,不碰诗歌。
我去年曾中断了一两个月的时间,没再读诗,把精力重新放在小说上面,我发现自己写小说的感觉真的一点点在恢复,可惜好景不长,因为一些事情,我又不得不终止自己的新状态,然后又回去读诗、写诗,一直持续到今天,可以说,我现在的整体思维和身心仍然是沉浸在诗歌里的,不得不说,这对我今年想把重心放在小说上面是个阻碍。
但我纠结的点又在于我诗歌好不容易写出了点名堂,按照道理,我应该继续使劲儿往诗歌这个方向努力。哎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好纠结,目前想到的一个点或者说我可以做的事是:2月份开始,空出至少三个月时间,只看小说,不读诗了。


但是我如果中断读诗,对诗歌的语感又会不自觉下滑,如果之后需要重新捡起,估计又得花好长一段时间适应。所以我也很困惑现在。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1:59
1

关键就是我无法做到完美的平衡这两者,事实上,我感觉应该没有人可以做到。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2:04
2

感觉你有点过于焦虑了 先别管诗还是小说了 just go writing

uqinzen at 2022-01-10 15:34
3

@uqinzen #3 主要是我是沉浸式写作,诗歌思维和小说思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我没法儿做到自如切换,我打算专注半年在短篇小说创作上(我从16年写作以来还从来没有专门专注在短篇小说创作上,总是一会儿去写长篇一会儿写小小说一会儿又去做枪手一会儿又去写软文和广告文案,耽误了很多时间),然后在一月底前处理下诗歌的一些事情,把接下来半年的推送内容做完。然后争取这个月剩下20天多写点诗歌吧,也会把手头的诗集月底前读完。我这次是真的想用半年时间试一试,试试看我专注在短篇小说阅读和写作上六个月,究竟能写成什么样子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5:50
4

倒是想听听为何小说和诗在你那是如此泾渭分明
“诗歌思维和小说思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

uqinzen at 2022-01-10 15:59
5

@00莫诺格 #4 我也觉得你太焦虑了,推荐读读布朗肖的《黑暗托马》或者刘按的《刚刚》,就会发现诗和小说其实可以是一回事

helibeiqi at 2022-01-10 16:08
6

@uqinzen #5 诗歌更跳跃性思维,小说更贴地、更偏理性思维,不过我最近发现老韩诗歌背后的思维就是理性思维,所以这也不好说。主要是我能力有限,阅读是写作的前提嘛,我写诗歌之前肯定要大量读诗,然后读诗写诗这个过程我完全是沉浸式的,比如说我工作的时候,或者通勤路上,或者出去玩儿,我看到的一切我都会下意识去想这个可以写成一首诗,那个可以写成一首诗,就是我的脑子里是只有诗歌的,塞不进去小说。但是我之前写小说的事情,同样的工作、通勤、出去玩儿,我看到的一切都会下意识用小说思维来想,比如这个可以写成一篇小说,那个可以写成一篇小说。我一旦陷入,重新拔出来很难,对我自身来说,在两种思维里面来回切换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儿,我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儿。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6:15
7

打错字了,“但是我之前写小说的时候”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6:15
8

@helibeiqi #6 看过布朗肖的书,零度写作,很喜欢。

00莫诺格 at 2022-01-10 16:17
9

我觉得韩东的做法很实用。你想写某一类作品,做大量相关的阅读会很有帮助。你想想画画就知道了,山水画、油画、版画。读小说写小说,写诗读诗。但也做不到完全的割裂,人是会烦的,你需要搞搞别的事,写诗偶尔也会跑去看小说,看哲学,看一切,做一切。而且真那么割裂地做了,也多少有点功利主义,拼命想搞出一些作品,即便抛开名利,也有点急于求成的感觉。还是要顺其自然的,有可能明天我们就死了。

洞人 at 2022-01-13 02:03
10

@洞人 #10 是的,我后来也反思了一下自己,做法过于极端了,还是顺其自然吧,不强求。

00莫诺格 at 2022-01-13 09:13
1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