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By rab at 2022-01-03 10:06 • 285次点击
rab

今天,我和我幼儿园同学吃了顿饭,她刚怀孕,过完年就要生了。我一岁的时候她一岁,我五岁的时候她六岁,今年我十七,她已经二十四了。她做了双眼皮,颧骨也磨了。我们先去了肯德基,坐旁边的是个黑黑胖胖的胖子。他说:“我不爱钱,我更不爱工作。我不爱剥削,我更不爱被剥削。”接着我们吃了泰国菜,一家代代相传的家族饭店,需要遵守的礼仪印在菜单背面的二维码里——任何人都可以扫到的二维码。她和我说了剖腹产疼痛等级的事,广州别墅游泳池的事,等她回新西兰上学了,就把家人也送过去,孩子长大去纽约或者澳门吧,中学再出国,等天气暖和点。走之前,她小心地把发票折好放在钱包里。她这两年倒是不用工作,但怀孕以后记性变差了。

说到天气,今天(1月2日)又有一片海干了,今年的第一例。先是死海,然后是红海,接着是地中海。那些花哨的彩虹色的帆、白色的帆、条纹的帆都搁浅了,不久就会有救生艇过来,还有秃鹰和红色救生圈。让我告诉你,愚蠢的航海家和基督教冲浪手,这个年代,每个人都该炒股票。


像梦

knockedhead at 2022-01-05 22:27
1

@knockedhead #1 谢谢!

rab at 2022-01-11 02:06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