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L》|鸦片 (在这条帖子更新)

By yapiantongzhi at 2021-12-18 20:33 • 213次点击
yapiantongzhi

现在,L下定决心要出去走走,至于走出去能得到什么,会有什么样的进展,L并没有把握,L只知道,待在这间屋子里,就这么坐在电脑前,一直干坐下去,是没什么可能性了。

L用左手的食指点了一下手机屏幕。下午5点,离10点还有5个小时,10点是L睡觉的时间。冬天的夜晚来得很早,白天很快就结束了。所以在冬天有一种被包裹在毛毯里的安心,仿佛出了天大的事都可以等到春天来了再解决。在冬天,人们对你没有要求。

L为想要出门找点什么的这个想法害羞和不安,仿佛她以前找到的都不算数了,又得推翻重新来过,还要重新进行评估和发现(世界?或者事物?生活?目标?),怎么还要找到一点可能性呢,那是一点什么样的可能性呢。但L坚信,一旦行动起来,一旦走起来,这呆滞的处境就会有改观。人长了脚,总是得走的。走起来。L带着这样没来由的信心关了电脑起身了。L需要自己的步子迈得轻快矫健,毫不犹豫地选了一双低帮匡威帆布鞋。帆布鞋有一种能让人轻盈起来的能力,L一直就对穿着帆布鞋的人有好感,这好感有时能延伸到性欲。想象一双帆布鞋踩在泥地里,踩在柏油马路上,大脑会释放出愉悦的信号——人的脚一直在朝前走,没有停下来的可能,这里有一种骑虎难下的被迫的变态的快感,也有感动和神秘在里面。

而且一双帆布鞋让一个人年青(年青而不是年轻)。

把门关好,钥匙装在裤兜,双手插在一件黄白黑相间的美式夹克兜里。出发。L所在的这栋楼是一个老式银行家属楼,已经没有什么住户了,大部分的已经搬走,只有几户老人还住着,他们的儿女大都在这个县城新开发的楼盘里买了房子。L现在住的这个三室一厅是从一个医生那里租的,她喜欢这种旧房子,待着更自在。在她睡觉的房间,墙壁上有一些孩子们的涂鸦,她常盯着那些涂鸦发呆,想象那些线条从一个点开始,慢慢延展、缠绕、转向,直到最后一个点。结束。

L从昏黄的楼梯往下走,这里没有物业的人负责清扫,褐色的木楼梯扶手上积了厚厚的灰,这让L不敢用手去碰它们,其实L想用手滑着扶梯一直往下跑。有一次,L看见一个穿着校服的初中男生,就是用手滑着这个扶梯往下跑的,这背后是一股无法遏制的生命冲动,青春期孩子的手总是不安分,比如,用手指滑着墙壁走;时不时打响指;腾空跳起来去够一根树枝。

L从单元门出来,并没有想好去哪里。一个念头告诉她,她想去熟悉的小广场;另一个念头告诉她,她不如干脆开发一条新的线路。后者的吸引力战胜了前者,L决定走北门的出口,这是她不常走的一个出口,因为从这个出口走出去后,已经到了这个县城的最北边了,荒凉得很。L从北门口出来,意识到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在一个县城里,是不会找到人在上下班的感觉的,即使他们真的在上下班。班是真的。L站在出口定夺着方案,左看右看。右边的人更多。那就选右边吧。就不能什么都不选,什么都不是吗。但,这似乎是一个很难再去展开细想的点。L不怎么喜欢思辨。

L发觉自己穿少了,为了走路轻快一些,她临走时脱了秋裤。迎面朝L走来的路人清一色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让L感到更冷了。L的这件夹克过于明亮,时不时地,有路人会朝着她看一眼——她看起来不像是在这个县城里长期生活的人。一,她今天的打扮很中性,淡蓝色帆布鞋,酱紫色西装裤,美式夹克。毛线帽把头包括耳朵紧紧包裹着,口罩遮住半边脸。看上去像男生但又像女生;二,她的年龄和身份难以捉摸。她的气质不像是上班的人,也不像是谁的妻子。

人在观看一个形象时,需要一种能够对其有所把握的心理。好在L也习惯了这种目光,在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就是有这点好处。

几个老年人结伴走在L的前面,从背影看,他们很欢快,像是要一起去做什么事,在这件事里,他们似乎有共享的身份和定位。L跟在他们后面。不如,就跟在他们后面一直走吧。大概走了30米路,就有一个小男孩拿着一个橘色的书包冲向向其中走在最右侧的一个老爷爷。L想起来,这附近好像有一所学校,看来,它是一个小学。L开始有些兴奋了,更应该去看看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去小学了。照理说,她已经到了结婚的年龄,但她单身。她是个单身姑娘。大一些的姑娘。嘴巴呼出的气把口罩内侧都打湿了,L尽量把嘴闭着,仅仅微微张开一条小缝,让呼出来的气更细微。如果任由湿润的口罩内侧浸湿鼻尖,鼻尖就会在冷气中皲裂。

没走几步就到了小学外面的健身区了。一些大爷大妈在健身区的凉亭里坐着等孩子。有几个孩子正在把书包脱下来给他们的爷爷们。随着书包离开身体,孩子们的脸上有如释重负的轻松,跟在几个爷爷后面,蹦哒着走了。而他们的爷爷们接过书包的时候表情也都是满足的。这应该是一种结实的满足,插不进一根针。L从这几个孩子们来的方向逆着向前走,一直走到了小学门口,两排小朋友站在校门口,一排大概20多个。队伍一点一点往前挪。L找了个靠边的地方站着,看着这些孩子。他们还没有爱情。爱情的甜蜜和悲哀还没有来得及覆盖他们。她怎么会想到爱情(?)。

L开始检索这趟出门的动机——在房间里待不下去,想出来找点可能性。L又再次确认这一点,她想让自己的思考尽量围绕着最初的动机展开——可能性。但这个画面里有吗。L不知道,试试,再看看,看看有什么。——她的童年。像上辈子的事了。她远离了它。它远离了她。它和她不再有关系。再加上她并不是一个记忆很好的人,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区域,仅仅是一个区域——童年。至于在其中有什么细节,她已经忘了百分之九十了。用胳膊肘去碰这个区域,里面是空的。

一阵悲伤攫住了她。她老了。而且她手机里放的歌是窦唯的《麻姑符》,这首歌让这个画面更悲伤了。为了确保音乐不影响对画面的感知,她把耳机拿下来装在兜里。她打算更准确地去身在这个画面里。L有这样的经验,观察一个画面时,在没有音乐的状态下去感知会更准确,她对电影中音乐的理解也是这样的,几乎她喜欢的片子,导演在使用音乐时都很谨慎,节制。最极端的情况,她喜欢从头到尾没有音乐的片子。同样的,在听音乐时,不看画面是更准确的。L想起来,就在前几天,她的朋友B有一次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个“坚白石论。你去查查这个,很厉害。先秦那帮老滑头还是厉害”L百度查了一下,“这个理论出自《公孙龙子》。坚白石论指一块‘坚白石’,它有坚、白、石三个要素组成。白色由视觉而得,坚硬由触觉而来,坚与白不能同时被认知。因此,公孙龙认为就一块坚白石而言,人不可能同时认识到其中三个组成要素:坚、白、石,而只能是坚石或白石。”这应证了L一直以来的癖好,感知的通道是单独的,虽然表面上看,是一个整体的感触,但它们是由不同的感触同时抵达的。它们各自是单独的。所以,L有一个习惯:听电影——她会躺在床上,把笔记本电脑放在枕头边,躺下来,打开一部片子,只听里面的声音;看电影——她会把声音关了,仅仅看着影片静静地演。(未完)


L把airpods从耳朵里拿出来,没有给充电盒里放就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裤兜(她经常这样做)。先前因为音乐带来的感触稍微淡去了一些,那一抹突然的因为“老”带来的悲伤没有先前那么激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小孩和大人之间,大人和大人之间进行的一些平常的对话让她感到安心。似乎这种平常里有一种释然,歇斯底里的悲伤忽然被这些平常的对话抹平了,隐去了。(L很警惕感伤主义,常常地,她试图去超越它,越到一个更加超脱和澄明的层次上,似乎这是一种自律——只有伤感是远远不够的,只有伤感是走不远的)

妈妈你帮我把被子拿着,我系一下鞋带;
赵梦瑶你给我站住;
她姥姥前两天回山东了,孩子我来接了;
哦,原来你们也在建安小区啊,我说呢,你不是常住吧,是不是刚搬过来不久啊,我怎么没看见过你;
一会儿等群里说时间吧,一般都是晚上7点开始跳,她很准时的,一个礼拜跳5天没问题。一会儿你来呗。对了你得换双鞋啊。最近不让在橡胶跑道那儿跳了,只能在花坛旁边跳,那儿挺滑的。鞋子不防滑就跳不来,她那套操动作幅度挺大的;
空气不好,太差了,口罩还是得带;
这个水壶是在楠楠妈妈朋友圈买的;
现在微商还可以哈
……
……
L渐渐对这些对话入了迷,仔细地沉浸在里面,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头随着耳朵往声音处微微探着。她在用力,尽其所能,不仅仅吸收这些对话,还仔细收罗其他的声音,脚步声,羽绒服摩擦裤子的声音,咳嗽的声音,还有不远处的车流声。等把声音吸收地差不多后,L又开始看,她给自己划定了两片需要处理的区域,小学校门口和健身区。她先将目之所及所有人的衣服颜色搭配看了一遍,这项工程并不艰难,大人多穿深色的衣服,以灰和黑为主,小孩统一穿着姜黄色的整套校服,倒是小孩子们的书包很有看头,色彩搭配鲜艳明亮,有一个女孩的书包小兜上挂了一个玲娜贝尔儿的小挂件,很可爱,她吸引了L的注意力,L快步走上前去(她害怕错过,脚步有些紧张),假装超过了她和她的妈妈,又假装不经意地回过头来像等着远处的什么人走过来和自己接应,她瞟了这个小女孩一眼,发现她长得像一只鱼。很怪,但很漂亮,甚至算的上是惊艳。要不再跟着她走一走,还是说继续留在这里。L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一看,已经快6点半了。

她似乎也穷尽了这个画面,有些腻了,再来,只是干站着很冷,难熬的。L决心跟着女孩走一走。等女孩和她的妈妈再次超过她时,她开始跟随她们。这时,另一个小女孩快速跑来拉住鱼女,L心里管她叫鱼女,觉得比美人鱼更准确。鱼女的妈妈嗔怪另一个小女孩。你怎么那么慢,你帮如意把她羽绒服拉链拉上。看起来,这个女孩是鱼女的姐姐了。相比这个叫如意的鱼女,她姐姐的长相相对普通一点。好像很多家庭中的状况都是这样,小的比大的更有个性一些,大的懂事,小的任性。似乎这样才能达到一种平衡,一个任性的需要一个懂事的。一个懂事的也需要一个任性的。在爱情里也有这样的规律。L这么想着。她对这对姐妹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未来)

yapiantongzhi at 2021-12-19 22:20
1

未完,打错

yapiantongzhi at 2021-12-19 22:28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