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鸡》|莫诺格

By 莫诺格 at 2021-12-10 13:21 • 83次点击
莫诺格

我从来没在诗里
写过性
也没写过鸡
性和鸡
鸡和性
鸡,鸡眼、鸡毛、鸡巴、鸡屁股...
性,性别、性感、性欲、性爱...
一连串以鸡或者性为开端的词缀
我还能列出更多
但这没什么意思
对,这没什么意思

每当提到鸡,我脑子里第一反应
不是肯德基的上校鸡块
而是前几年独自一人去柬埔寨
碰见的那群鸡
柬埔寨那里人穷地薄
牛比狗瘦,活像纸片
最令我啧啧称奇的是,
柬埔寨的那群鸡
一个个脖子细的跟要断掉一样
哪怕过了好几年
一想到柬埔寨,我就想到这群鸡
还有它们细到快断的脖子
又或者一想到鸡,我就想到
几年前
我去柬埔寨见到的这群鸡
当然,这和性没什么关系
或许也有点关系
比如,有些人会问
那里的鸡脖子那么细
它们的性器官是不是也那么细?
如果真的那么细
它们要怎么交配?
(希望你当面见到我时
不会问出以上那些
无聊的问题)
2021.12.9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