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丝刀手

By 鹅鹅鹅 at 2021-12-07 07:49 • 248次点击
鹅鹅鹅

螺丝刀手的故事

她对自己的体格很有自信
常揪住我领口
以显示自己的力量
这时候我也愿意配合
故意耷拉着手臂
斜歪着脑瓜
脚尖点起
假装被拎起在半空
这很好玩儿
也可能助长了她的自信心
其实她得小心点儿
天黑后如果她还外出未归
我就忧心忡忡
害怕她遇到坏人
害怕得要死
而她满不在乎
她说来吧来吧
然后又一次揪住我的衣领
把我吊在半空
一记右摆拳
轻轻碰在我的腮帮子上
然后左手一扬
把我扔出去
再顺势一个侧踢
我知道在她想象中
我已经被打成歪瓜裂枣
踢飞在远处
我挥了一下手臂
告诉她别做梦了
在这个充满垃圾
人渣精神病赌徒
酒鬼变态狂的世界上
并不是每一个坏人都像我这样
温和胆小心地善良
愿意逗你开心
几乎每一个坏人
都要比我坏一百倍
如果这时候她还不服气
还想逞强
我就会给她讲那个
著名的螺丝刀手的故事
那个人比我还要消瘦
比我还要胆小温和
但他喜欢在夜幕降临之际
尾随落单儿的漂亮女人
用螺丝刀或者锥子
或者是注射器之类的玩意儿
扎她们的屁股
然后迅速在夜色中溜之大吉
只给你们这些女人
留下惊恐和用力尖叫的份儿
当然这个故事是我瞎编的
它只是源于很久以前的某一天
我的突发奇想
也许真的有这样一个螺丝刀手
也许有很多个
可能我也是其中之一
这个很难说
反正这个故事是有效的

我的妻子眼睛不再放光
她转身坐进了沙发里
我知道这个故事吓着她了

美丽的树

我把目光投向窗外
有一棵美丽的树
站在对面楼顶
你是一棵美丽的树
我在心里说
早晨你荡起绿色的波纹
下午你又荡起
金色的波纹
你让天空安静
你让这栋破败的楼
也安详静穆起来
我想无论我有什么诉求
在你那里
都会得到回应
但我没有
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
一个天真的孩子
一个还算可以的活儿
我有一些空闲的时光
我正处在
生命中最好的时刻
不为生计发愁
疾病也不来困扰
对面楼顶上美丽的树
我看着你时
你在看着我
我不看着你时
你也在看着我
你婆娑的树叶
像轻轻的抚慰

今天的阳光

今天的阳光让我惭愧
没有一个朋友坐在我身边
光线洒在身上很舒服
这好极了
路面边水坑里
一只老鼠淹死了
它的毛和我的头发差不多
都是红棕色
在还没有成精之前它就死了
这真可惜
今天的阳光很好让我惭愧
让我抬起头又低下头
没有一个朋友坐在我身边
这很舒服
这好极了

流浪的歌手

你的身份证丢了
你把行李埋在
路边的草丛里
轻装简行
你又赶回到住过的旅馆
问前台的姑娘
有没有捡到身份证
问房扫的女人
有没有看到它
在床底下
或者地毯的下面
她们都说没有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又回到
你路过的地方
下大雨了
一辆大挂车
侧翻在路边
你的运气比司机的运气要好
你不想去找那玩意儿了吗
你的行李泡在水里
不久后就会浮上来

苍蝇啊

停在身上的苍蝇
不是它们越来越可爱
是我变懒了
我好像什么都能忍受
其实是什么都
忍受不了
但我能忍受苍蝇
撞击在胳膊上
小小的触感
我现在在等一个消息
它不好也不赖
手机一响我就坐起来
要么就一直躺在这儿
观察那几只苍蝇
它们唱歌
一点都不走心

有那么一瞬间

有那么一个瞬间
我一动都不能动
就在今天午睡的时候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
就要失去所有的意识
我还保留着最后一丁点儿意识
想伸手拿一件衣服
盖在身上薄弱的部位
我发现自己一动都不能动
我的这一丁点儿意识
并不能支配我的身体
我没有疑惑
也没有挣扎
我很快就放弃了
这最后的一点儿意识

房顶

抽烟的人引领我走到房子后面
爬上梯子
站到高处
他指着空中一个方向说
那边是一个镇子
星期二星期五有集市
可以去买烟买酒
买肉和蔬菜
他手指微微抖动
告诉我穿过那边的树丛
就进入了一片林地
有一条通向集市的近路
我眼睛朝他指明的方向望去
看见一片淡蓝色的天空
颜色非常浅
其实连浅蓝都算不上
下面是起伏的山丘
这片起伏的山丘前面
是另一片同样起伏的山丘
两者之间的空气呈淡紫色
再往前是宽阔的
并不平坦的林地
有几处巨大的绿色凹陷
参差不齐的树尖也不能将其填平
虽然我极尽目力
也没有看见他口中的城镇
或者什么近路
但是我还是不停地说


谢谢

大路

一条低洼不平的大路
路边的植物落满尘土
像石膏雕刻的浮雕
或者是棉絮编织的图案
这条旷野中间的大路通向垃圾场
久居城中的人
只有去废墟或者大垃圾场
才能感受时光在流逝
世事在变迁
在大路尽头的残土堆上
我遇见了葛三儿他妈妈
她套着一个藏蓝色大裙子
坐在一堆建筑垃圾顶端
从保温墙中扣保温板
她生下了葛大葛二和葛三儿
如今他们都已经长大成人
而她好像万古不变
依旧像一个孕妇

朋友

每天我都有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
如果用来交朋友
可能会有大把大把的朋友
然而我没有
每天我都是一个人
他们说你是孤家寡人
而我也没觉得孤单
我喜欢干什么事情
都一个人做
听到一首好听的歌
也很满足
昨天我找到一首歌
有一个女孩独自去看电影
她男朋友上夜班去了
在影片刚上演
她看见她的爱人
和她最好的朋友一起走进来
坐在她前面
他们在荧幕前面接吻的时候
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卡通片放映到一半她就回了家
妈妈问她为什么流泪
伤感的电影总让人难过
她说
然后我又看了一部杨德昌的电影
海滩的一天
三个男主人公都死了
他们分别是张艾嘉饰演的那个角色的
爸爸
哥哥
和老公
看完了这部电影
手机就没电了
躺在床上我看了一会儿书
我记得的情节是
一个男人去餐馆吃饭
点了点吃的
想给女服务员讲一个笑话
他叫来了她
故事讲道一半
她就被另一个顾客叫走了
而这时候我也睡着了
醒来之后我和孩子出去踢球到天黑
每天我都要大把大把的
空闲时间
我被他们称作孤家寡人
如果把这些时间都用来交朋友
我会有大把大把的朋友吗
小的时候我的朋友很多
但却总感到孤独
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友谊的滋味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我已经忘记了友谊的滋味
谁能告诉我
它是什么滋味

江阴

这是一条正在铺装的街道
穿着清凉的人们
走在石砾上
但是都很高兴
我们决定就在这里展现自己高超的技艺
在炎热的夏天
高楼投影的阴凉里
好奇的人们很快把我们围拢在中心
这世上哪有不好奇的人啊
我们的表演让他们重新变成了孩子
并且乖乖地掏钱
他们的口袋里装满了钱
而我们的口袋里空空如也
这些钱也应该动一动了
否则就得腐烂
当他们露出天真的微笑
当他们的手指
下意识地抚摸裤子的口袋
我就知道他们就要掏钱了
我对自己说加油干吧
奇迹就要发生了
我就表演的更加卖力
那真是一个美妙的夏天
在这条无人管的街道上
我们的钱盒子里装满了钱
这些蓬松的钱好像具有浮力
它按下去有浮上来
按下去又浮起来
而高潮终究要落幕
我们收拾好东西
和旁边药店里的姑娘告别
这些寂寞的姑娘是我们最忠实的观众
但她们都没有钱
我们身上的异域风情短暂地俘获了
她们寂寞的芳心
我想应该是这样

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第三个小时

我给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连锁便利店
做送货工
我们是夜猫子
半夜三更在城市穿行
司机和他的情人聊天
从电话另一端的声音
我判断那是一个又白又胖的女人
他们肆无忌惮的调情
这家便利店
遍布在城市的每个犄角旮旯
在满是垃圾的街道上
我们跳下车
迎接我们的是女店员和保安
每个保安看起来都一个模样
像大妈一样碎嘴
女店员也都差不多
她们并不介意你叫她们老婆
但是要想更进一步
你就得用点办法
有一个无人问津的
有小胡子的女店员看上了我
我表现得很差劲
像一个从小地方来的处男
那时候我抱着一箱啤酒
冰红茶方便面
那时候我只想干这个
我抱着一箱香烟
据说它值我好几个月的工资
我抱着一大包卫生纸
它如此之大
像席梦思床垫
不得不说人们把自己的屁眼
保养的越来越好了
在送货的间歇里
司机顺路领我们去观光
小姐站街的盛况
车辆在那个街角转弯
车灯打在她们的身上
然后我们又熄灭了车灯
静静地观察那边的动静
只有刚才的一刻
她们是清晰的
现在在这条暗街上
她们模模糊糊
仿佛是几个伫立着的幻象
看起来高挑又美好
穿红色衣服的那个
我们称之为小红
然后模模糊糊的
依次是小白小粉小蓝小黄
一辆出租车开来
带走了小黄
一辆私家车开来
载走了小兰
然后又一辆什么车开来
带走了小粉
最后一个人带走了小红
留下了小白
稍后我们也失去了耐心
开动了货车
一天当中的第二个小时
街道空旷得让人哑口无言
货车以我们感知不到的速度狂飙
收音机的午夜热线里
有人打进电话来
向女主持人倾诉自己的烦恼
这些人不知道自己倾诉的东西
有多么滑稽
微不足道
女主持人开始还是柔声细语
但他们不听
于是她就开始厉声训斥
倾诉者就开始小声的嘀咕
啜泣起来
然后我们就笑了
又无话可说
只是静静看窗外陌生的街景
有人在路边低头点烟
风很大他一直不动
最后他点燃了烟穿过马路
这时候司机才看见了他
我们不知道他是怎么躲过去的
我们回头看时他正衔着烟
过了一半马路
他有如神助一样安闲地走在大马路上

音乐

音乐响起
就是这段
当它懒洋洋地响起
你不能做别的事情
不能做别的动作
你最好不要做别的动作
那不合适
你有最合适的动作要做
站着和坐下都不行
你的屁股不会答应
你的屁股变得无比聪明
它牵动着你的大腿和肚子
你的肚子对你的脑袋说
还在那里傻楞着干嘛
于是它们都找到了
自己合适的动作

下午三点

装货的时候
我和小赵在货车里摔了一跤
小赵是个高个小子
十八九岁
他想搂住我的腰
把我从地上拔起来
我向后面退
他把我顶到了车厢上
我们把货车撞得
呼通呼通地摇晃
最后他还是抱住了我的腰
但是我把他按在了身下
骑在他身上
这时小陆也跳上车
他和小赵是同学
都是从法库县来的
小赵在下面拽住我的领口
小陆在上面搂住了我的脖子
而我必须要屹立不倒
我还是倒下了
我倒下的时候也拉倒了小陆
我被他们夹在中间
我腾出一只手扣小陆的屁眼儿
扣得他哇哇直叫
从我身上滚到一边
我也松开了小赵
我们跳下车
今天的货不多
但我们都已经累得够呛
阳光很亮
冬天就快要过去
棉大衣再也不是一件必要的东西
我们敞开了衣襟走路
宿舍的门也敞开着
门帘卷起搭在门扇上
这间房子住着我们十几个人
温热的气浪里夹杂着男人身上的各种气味
从门口涌动出来
乔富贵他们准备打牌
我跳上床准备睡觉
小赵在扔飞镖
小赵要和我比试
想要在扔飞镖上搬回一局
在扔飞镖上我的秘诀是
不要想着命中把心
只是把飞镖朝着那个大概的方向扔过去
结果总是不会太赖
小赵刚认识了一个女的
他睡了她
她还是一个处女
她很认真
而他只是想玩玩
这让他感觉到了麻烦
他向别人征求意见
没向我征求意见
我在这里是无名之辈
也给不了什么意见
小赵有点心神不宁
我的飞镖从不脱把
而他的频频打中水泥墙
又掉落到地上


🆙

uqinzen at 2021-12-09 17:32
1

喜欢!支持货车诗人

LinDongXiao at 2021-12-10 23:22
2

@LinDongXiao #2 货车🚚🚚🚚🚚诗人,听起来不错啊。

鹅鹅鹅 at 2021-12-11 09:56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