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nchoran at 2021-12-03 00:47 • 182次点击
anchoran

早上起来,吃了几口东西,喝水,准备去上班,远处就看见他了。是他,我假装没有看到,低着头往前走,再走一会出租车就会过来。
他向我走过来,全力以赴的性欲啊。他说,听着,我要给你讲个笑话。你不得不听。
我说,滚蛋,没有中国人像你这样说话的。
他说,不要不放心我。而且,没有人像你这样写小说的。
我说,什么意思,什么小说。
他说,你不是正在写小说吗,我可以教你。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四十了。
“看不到吗,我要去上班,上班你懂不懂啊?”
“上班有什么意思。上班最多也就是上班,它最多。而且你真的在写小说”
我说,哦,我想起来了,那一次,有一次我说过的,想不到你还真记得。
那当然了,所有我必须给你讲。
我说,好吧,你快点讲,我上班快迟到了。
他说,现在还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不是现在,请你一定要理解。
我说,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很严重的,我感觉现在一团糟。我不关心你的笑话。
他说,那怎么能,不要太勉强了。那个和这个,都很吸引你。吸引,你懂不懂?
我说,你在说什么啊,让它发生,然后远离我,尽快求你了,我真的要迟到了。
已经九点五十了,出租车还没来,温度很低,在外面露着人都不愉快。
他说,什么叫在外面露着的人都不愉快,谁应该愉快?
我说,我不愉快,你不要张冠李戴。还有接下来你说的任何话,我会当作你将要讲的笑话。你莫要再烦我。
他说,好吧好吧,他说,女孩转身离开后,他对着她的背影大声喊道:“有种你一辈子都别回来找我”然后许多年后这个人孤单地死掉了。据说他的临终遗言是:算你有种。
我说,这个就是那个?
他说,这个就是那个。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