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书不能算偷

By woobyone at 2021-11-05 23:31 • 63次点击
woobyone

大扫除的时候,我们班被安排去清扫图书馆。进去一看我操,好多书啊,大的厚的有比如辞海辞源,薄的多的有比如鲁迅全集什么的,我是个爱看书的人,但同时又是个很穷而且心思细腻的人。抹窗框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常常为人们熟视无睹的现象:是个窗户就有窗户栓,这个神奇的小机关只要那么一拨,窗户就可以推开,再那么一拨窗户就关得严实。我试试在窗户关严实的情况下,又那么一拨,这样窗户看起来像是关上了,却可以从外面打开。

那天是星期六,打扫完了就放假了。我去同班的廖某雷家里玩耍、吃饭、住宿。这个廖某雷读书不是特别用功,但除了这点之外其他不仅没有不好的地方反而有许多很好的地方。他一米八二的个头,浑身不练都是倒三角身材,脱光了那身肌肉我作为一个男的都忍不住想多看两眼,面目也称得上是俊朗,所以那些低年级和本年级的女孩子们很多都被他迷得要死。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关系好,我都要嫉妒了。而且他父母对他也非常好,几乎是有求必应,我作为他到访的好同学,在他家受到了款待,吃了他父母做的包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包子,精心炒制的芽菜馅非常美味,他们家就是卖早餐的,还有凉拌剔骨肉、小白菜豆腐汤附一个豆瓣蘸碟、山笋烧牛肉。吃完了以后到他卧室里躺着听歌,聊天。我们聊起了女人。你别看他才高二,已经搞过了起码四个女人,都是学校里有名的美女。我就比较惨,没他高没他帅,只能谈一个恋爱。不过我也知道自己身上有一些只要女的能意识到就会喜欢的特点,比如心思缜密、大脑发达。但是我还是羡慕他搞的女人很漂亮,我想起我现在谈的那个恋爱的对象,乖巧,然而真说漂亮的话在全年级排不上号。我决定采访一下廖某雷,作为一个男的他愿不愿意跟我正在谈的那个姑娘睡觉。他说还是想啊,那种女人他还没有搞过。我听了在谢霆轰的歌声里满意的点点头,转而又想起一些现实来:下周我约了谈恋爱的姑娘出去玩,玩什么还没想好不知道,但总得花钱,我的钱不够。钱总是永远都不够的嘛。不过忽然被廖某雷的行为打断了:他拿了一个握力器过来给我玩,我操,他一下就可以捏扁,而我不行。看来还得加强锻炼啊。我一边寻找握力器的诀窍,一边说起了一个武学奇才,我生活范围内的。那个大哥比我长好几岁是我妈单位同事的儿子。中学的时候就拿过省级武术比赛的名次,你别看练的是套路,对爆发力、核心力量这些却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后来他才依仗自己的身体干出了一番事业:在一个漆黑的深夜,他孤身一人采用绳降的方式从楼顶下到我县工业局的办公室里偷走了两台电脑。括弧,包括那种大屁股显示器,具体是怎么拿走的从我妈嘴里自然不可能知道得那么详细,总之就是一个人把这个事情干成了。那年头没有监控本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成功了,谁知道刑警队用了一个守株待兔的办法,就是死守销赃管道。他们天然的以为贼偷了东西都会拿去卖钱,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哥哥家里挺有钱的。他爸是我县最大的医院里管采购的,油水之大,不知其几万几十万元也。所以人根本就不销赃,人是偷来自己玩的,他家本来就给他花了一万块配电脑,他嫌配置不好,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就是个自力更生攒机器的故事——所以这个案子几乎都要变成积案了准备放进档案室了,可是大半年以后其中一台忽然坏了,这个哥哥拿去修。这事情才发了,判了十一年。为什么判得那样重呢,因为那电脑里存着五年的工业普查资料都给销毁了。

当我听这个事的时候,完全被其中的各个机巧、传奇、尤其是对这个哥哥的敢想敢干感到钦佩。你也许要问了,就没有一点道德上的瞧不起吗?还真没有,我的成长环境是这样的:自然不能偷东西,但那指的是私人的东西,公家的东西不偷不白偷,能偷到那叫本事,我用眼睛看的嘛,领导们都在偷。而且眼光放得稍微长远一些,具有一些历史格局的话,很快还出现了一个新词儿叫什么管理层收购,那可是上了史书的大偷方式——所以我很羡慕那个哥哥有本事。廖某雷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一听也觉得挺厉害,只有笨蛋才会往道德上去指责。我们兴高采烈的交流起来关于盗窃的经验,我还补充了后来这大哥他家里拼命挣钱就为了贿赂相关人员减刑,听说他进了川北监狱以后花钱买了个计算机老师的岗位,不用挖煤,这归宿也不错啊——聊了一大通,我忽然想起来,我说廖某雷今天你大扫除没去啊。他说陪小女朋友去铁路上打野战了,然后给我看他手臂上、大腿上蚊子盯的包,我操那叫一个触目惊心。廖某雷跟我说妈的还差点打一架,在铁道上碰到三个小混混调戏他女朋友,最后他说他认识黄山(本县有名的大混混)这个事情才算了。我说你打三个也没问题吧。他说问题当然没问题,但是就怕后续有问题。我说,有道理——我又说,你今天没去我倒是鬼使神差的把窗户的插销给打开了。明天咱们去偷点书,我都打听好了,商家小区那有收旧书的,按斤算。而且其中有一些是我想看的。廖某雷问我想看什么,我说看鲁迅啊,鲁迅好看,又说了一通文化人的事儿就不赘述了——第二天上午起了床我们就结伴去学校偷图书馆。

周末的学校静谧,我也很熟悉我也不怕人看见。我读书成绩好得很好到什么程度呢,学校以我为骄傲,老师将来的奖金都靠我了。我判断这个事吧,最坏的后果就是被发现了然后训我一顿,至于廖某雷他的学习成绩没好到学校不敢动他但这个事本来就是我策划的啊,我当然会负责任。嗯,就是这样,我们进校门,走过两边有长条花坛的中间大道,快到拐往教师生活区域的那条巷子那里,就是我们上课的那栋楼而图书馆就在那个L型楼的小短边上。我们熟门熟路的上去了,我唯一不确定的是经过了一晚上会不会有贱人把窗户给锁上了。站在走廊上深吸一口气,紧张的把手掌撑到玻璃上感受那神奇的摩擦力,吃劲,稍微那么一推,bingo。然后装了两个大包下楼了,是两个阿迪达斯的大运动包,那是廖某雷的。我家才舍不得给我买这种名牌运动包呢,你不要笑我,在二零零零年的西南边陲小县,耐克和阿迪达斯就是我们这些学生的奢侈品,穿那两个牌子比中年开个宝马七泡妹妹还管用,我背着那个阿迪达斯包包,走路都挺直了觉得非常洋气。然后拐到那个通向教师生活区域的巷子口,那里的围墙的另一边,是林业局的家属区,林业局是个小局,主要的工作人员都在办公区域和林区,那边家属区都是些老年人,以前我爷爷奶奶就住在那里。我们的计划是翻墙过去从那边走,因为带着两个大包出校门门口的保安只要不是金鱼就会留下印象那不好——那围墙还挺高的,要助跑,然后跳起来才能用头两个指节攀住墙头,照理说这种姿态很难上去但是我身体素质虽然不像廖某雷那么变态,可经过不懈的努力,一个小目标也算是达成了:能抠得住的地方就能靠臂力硬拉上去。廖某雷没我那么悬,他本来跳起来就能摸到篮筐,只见他把包潇洒的往地上一扔,一个健步就已经人在墙头了,让我递给他。递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操那包是如此之大超级之重,背着还不觉得,举的话我觉得起码有一百二十斤。因为我尝试过把手放在腋下举我女朋友,她不到九十斤的样子我已然非常吃力,手都发抖了。这个包我发抖都举不起来而且不好发力,我说不行,不行,我上去你下来举。廖某雷跳下来,我又一个健步搭上手,硬拉两秒,双乳过了墙头以后,左右手依次撑成直角爬了上去。上面风景独好,可以看到自行车棚顶上的树叶和陈年饮料盒,还能看到墙那边的草地上有狗屎以及远处收发室门口的平房,等廖某雷把那两个包轻而易举的时候,我产生了一阵轻微的自卑,可毕竟在紧张的盗窃作业当中,这就过去了。

最后过称快三百斤,我留了若干自己想看的,其他的都卖了。价钱比我想的还贱,共得赃款一百余元,我们二一添作五的分掉,高高兴兴的去ps店打了一下午足球游戏,然后各自回家。第二天就又开始上学了,上午英语课大嘴巴的英语老师讲过去时夏令时还是什么时,举例说,学校的library be stolen,thief not be found。听得我一惊又很兴奋,这么快就被发现啦?可偷了东西不跟人讲那不是锦衣夜行吗?我就炫耀的跟我女朋友说,我干的。她瞪大了眼睛欣赏而好奇的问,哇,可是为什么啊。我说,卖钱。她说卖钱干什么,我说,买汽水引诱你跟我去铁路上打野战。她被我的直接和幽默逗得哈哈大笑,其他人也被吸引过来了,我干脆一屁股坐到桌子上开始大讲特讲瞬间成为人群的中心,大约这就是美好的青春罢。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