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1

By 消音 at 2021-10-08 09:19 • 60次点击
消音

第二天早,我已经开始悲伤了。

我听见楼下传来盘子霹雳啪啦摔碎的声音,楼屋很稳,肯定没地震。我走到楼下。我父母正为一件我不清楚的事西斯底里的争吵,他们双方各自拿着一个盘子,脚下遍布不知道摔碎多少盘子的碎片,他们随时可能冲动,再摔一个。我走过他们身边,他们拉住我非让我评评理,我说我还要上学,我快要迟到了。他们非得让我评理,我一把夺过他们手中的盘子中的一个,迅速摔碎,然后逃跑了。

我才不去上课呢,我要逛超市。我十分悲伤,现在又十分愤怒,悲愤交加,我渴望揍死一个人。我在超市逛了大半天也没遇见一个可以让我揍死的人,都是能反杀我的。所以说,柿子要挑软的捏,我翻遍超市的每个角落,也没见卖柿子的。但我看到了猕猴桃,就把它勉强当成柿子吧。我左挑右挑,终于万里挑一,一个软猕猴桃。我狠狠一捏,没想到它软到那种程度——以喷涌而出的速度,射满了站在我旁边一个女人的脸。

上文提及,超市里的每个人都能反杀我。那个女人从背书袋里,掏出一把左轮,朝着我的脸射来。警察封锁现场时,他们看见了一个被射成马蜂窝的男孩躺在地上,手机握着猕猴桃皮。我在旁边无所谓地吃着猕猴桃,看着这一切,仿佛与我无关。我的旁边站着那个背背书袋的女人,我惊讶地看着她,你也死了。她说,是呀,你死了,我也活不了。与其让警察抓起来折磨,然后没完没了的审判,然后被犯人强奸,不如我自杀——省事。我说,也是,吃香蕉吗?她揭开香蕉皮,吃了一口香蕉,做出一脸痛苦的表情,她说,这香蕉真涩。

我的手里为什么有根涩香蕉呢!超市里也并没有什么香蕉猕猴桃之类的水果。这是一家女士专卖内衣店。我为什么会逃跑到这里,还莫名其妙死了一次。我该去上课了。我背着书包。一直跑,回到了第一天的课堂,我趴在桌子上睡觉。老师提问我问题,叫了无数遍我的名字,我像是个死人,老师被气哭了。她说明天早上把家长叫过来——谈谈。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