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By woobyone at 2021-09-23 10:36 • 59次点击
woobyone

大哥说介绍两个黑社会给我认识。一开始他没这么直接说,只说让我过去一下。因为时间紧,我没洗澡没洗头穿着烂衣服就去了。那地方叫兰桂坊,一个香港搬到成都来的酒吧集团。

路上我还在想,看看他的大包间是什么样有多豪华。我那大哥挺有钱的,几个亿是有的。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动员很多人,他原来的第一任司机就是个杀手,全县都知道。后来他生意越来越大那个司机不会普通话,就换了一个东北小伙子。当时我还问他小明呢。他说小明就放出去在县里做他应该做的工作。我说,嗯,明白。就跟领导的秘书要放出去一样。

到了找了一圈。他给我发了个英文名字的叫什么鸡儿什么bar。他妈的竟然找遍了七八家酒吧都不是。我操我不想显得自己太蠢,但是回忆了一下确实没有这个名字,而且枚举法已经枚完了。只好打电话问,开了微信共享地图才找着。在酒吧的门口大哥跟我挥手。

走过去我就要进去。保安拦住我说,扫疫情码。正在扫,保安浑身上下看我一眼,不太客气的说,拖鞋不能进。要搁前两年我肯定立马就爆炸了。但现在我也看他两眼,眼神的意思就是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对我这样。但嘴里就客气了很多,只是说:

就你们这地方还有dress code?

保安当然不懂英文。他狐疑的看着我问什么抠得?我说,着装要求啊。没想到他竟然现编了一个理由,说里面有玻璃渣和大竹签子。我还在想,这他妈是酒吧还是越南人的陷阱啊,旁边一个保安也来帮腔比划着说,这么长,怕把你脚刺到了——听话听音,我当然知道他们就是看我穿得撇,但是觉得这俩保安纯属脑子有病。我是穿得撇可旁边的大哥一看就是大哥范儿啊,这时候大哥说,非要我喊司机送一双鞋过来嘛?

两个保安才不情不愿的放我进去了。有时候你会发现底层的人为什么是底层,就是脑子笨。不过进去以后很快就不想他们了,毕竟他们一年挣的钱还不如我一天挣得多跟他们没必要计较。而且我为什么穿得这么破,就是要跟普通人区隔开来啊。但是进去大哥一介绍,我就后悔了。我赶紧跟那两个人说,不好意思今天我哥没说有两个大哥在。这衣服身上都是脏的,真不好意思。

那个老的黑社会是个广东人,五六十了吧。他好奇的拎着我衣服垮塌、卷起来的领子说,我丢这一看就是高人啊。我心想,你真是说得一手好场面话。后来大哥让我陪他去撒尿。路上跟我讲,这个广东人跟香港台湾的黑社会头面人物都有往来,能量很大。但现在那边经济不好了,他们要到内地来。他说,你现在一天哪怕三万五万,可跟他们合作很容易就一天几十万。我问那个年轻的是干嘛的,他说那是咱们老乡啊,放水的,现在正在跟广东佬合作。

马上话题又转变了。大哥说,前段时间我被纪委捉了去。然后报了一个名字,说是因为这个人出事受了牵连。噫吁嘻,地青(在地下室运筹帷幄的知识青年)的知识派上用场了,我马上说,王xx的大秘,第几轮巡视组的组长?大哥说我操你不出门怎么什么都知道。我说,没受苦吧。大哥说,无非就是钱嘛。我说,关系会受损吗?他说,领导是会有一点看法,但我是最后一个进去的,相信领导也可以理解。

撒完尿我们出去。大哥接了一个电话,聊了两句挂了。跟我说,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想进步,想用他的关系。我一下想起来两个开赌场的小朋友,我说,大哥你帮我介绍个靠谱的辖区吧,我两个朋友之前不懂事,被抓了还判了一年。让他们重新开起来。大哥说,没问题,进去喝酒先。路过两个保安的时候,我眼里没有它们直接走了进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