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零一夜#之《21世纪刘小姐考》

By yapiantongzhi at 2021-08-31 21:42 • 86次点击
yapiantongzhi

1.刘小姐在散步时悄悄革命

2.刘小姐在她29岁那年张罗了一个小卖铺,这个小卖铺坐落于北京望京soho,紧挨着一家叫“龍吟卍代”的居酒屋。小卖铺的名字叫“在这里你找不到任何你想要找到的东西”。刘小姐把小卖铺的外部用喷漆枪喷上了白色,以让它看上去像一面展墙。这面展墙的左右两边各悬挂着两幅摄影作品,左边是一只野兽举着一个美女,右边是一个美女举着一只野兽。中间(也就是门上)则悬挂着一幅画,一个走钢丝的人手里拿着一根平衡杆站在一个卷曲的空间内,我们看到这个空间正在向四面逃逸,人物像是不经意间路过这个空间然后便呈现出一派不知所措的模样,这像一种”遭遇“,这遭遇就是这个空间的其中一面画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颗梨。这颗梨看上去像从塞尚的原作上原样抠下来的 。(那桌子的线条几近崩坏)
以上是关于这家小卖铺的外观介绍。下面是关于这家小卖铺的营业状况描述。起初,这家店生意的确凄惨,当我们走过这家店的门口时,会看到有一些人在门口张望,似乎在犹豫着是否进入,毕竟,谁知道这是不是又是无聊的诸如濒死体验池愤怒发泄馆之类的时髦噱头。“我们”是指的我和我的一个同事,那天我们正好要去望京SOHO的一家视频网站公司讨论媒介投放的事宜,在漫长的3个小时的商讨之后,同事提议在楼下吃了饭再回公司不迟。当时,我这位同事正因为他在上海的空姐女朋友苦闷着呢,确切的说,这段持续了两年的异地恋到了不得不做决断的时候了,要么结婚要么分手。我和这位同事在大众点评上团了这家叫做”龍吟卍代”的居酒屋的优惠券,也因此才发现了刘小姐的这家小卖铺。我们当然没有进去这家店了,当时处在一个紧急的饥饿的状态中两个人都有上班族下午三四点那种干涸焦郁的疲倦我们没办法进行除了食物以外的涉及所谓心灵拯救的任何消费。我只在这家店的门口看了一眼,老实说,那幅画“吸引”了我,也许吸引我的正是那种艰涩,它没有提供给我任何关于一幅画可能会提供给我的任何"好东西“,它没有引起我的一点可供描述的脉冲,不管是情绪上的,情感上的,欲望上的还是逻辑上的观念上潜意识上的,通通都没有。可怕的不可交流。(也许只是这幅画很烂,谁知道呢)总之,我只从那张画中带走了一丁点儿“吸引”,接着我们去吃了两份豚骨日式拉面。几年后我从那家公司离职了,在我离职后半年,我已经听闻那位同事打算结婚了。我才想起在离职前一个礼拜,我在一个会议室里开策划会,那位同事对别的同事(这位同事和别的同事都是一些男人)说不打算抽烟了要造宝宝了抽烟对造宝宝不好,要造宝宝了,造宝宝,造宝宝,宝宝宝宝,我用指尖在本子上戳写着:造宝宝、洛丽塔、造宝宝、洛丽塔、造宝宝、洛丽塔、造宝宝、洛丽塔。关于刘小姐那家店铺的生意,我后来在一家以推广亚文化发家的自媒体公众号上看过相关的报道,据说,刘小姐的生意还是勉强维持了一年多,抛开昂贵的租金,还是稳赚不赔的。报道里说去过那家店的人分为两种,一种骂刘小姐不过是个懂得哗众取宠的聪明人,另一种会心一笑,三缄其口。但这两种人都没有告诉采访者刘小姐这个小卖铺里卖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宝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是什么样的境遇让这些顾客都主动选择了不说。我的母亲有一次坐在沙发上一边贼咪咪地笑着一边看着我说,等你以后就明白了。我说,明白什么了。母亲也没说。我的母亲是一个裁缝,最近打算重操旧业,但老式的缝纫机显然过时了,她买了漂亮的brother牌缝纫机。

3刘小姐脱下她的人皮在一个午后端详着手里一只55块钱的矩蛱蝶标本,企图用她的目光把蝴蝶的皮扒掉,以便看到这只蝴蝶的小心脏,这小心脏和自己的一定来自同一个厂家。 刘小姐只有在秋天的午后才会关上卧室的门变成一只狒狒。坐在沙发上。一只狒狒坐在沙发上。想想吧。只要在机缘允许的条件下,一只蛾子会进化成一只蝴蝶,而一只蝴蝶会进化成一只狒狒。机缘一直在允许。它在允许。它允许。允许。许。

4刘小姐戴着黄皮橡胶手套将洗菜池里的绿色西蓝花的根部从漏网里抠出来,还是不懂几年前和姓朴的那个男的谈恋爱是怎么回事,当她在他一楼的厨房里做着牛肉咖喱饭,当她和他一起在综艺巴士的网站上选了一款台湾的综艺节目,节目中男嘉宾调侃一个丑陋的女嘉宾说不敢将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因为不确定她那下面发出的气味是哪种。

5刘小姐的丈夫把头朝前弯下去,将整个头从裆部向后伸。穿着hotwind牌人字拖的刘小姐走过他身边,端着一盆洗干净的葡萄。
“你吃葡萄吗?但太甜了,后口里有些齁。“
“我应不应该告诉儿子让他别去取经了。” 在刘小姐丈夫的视角里,对面墙壁上的涂鸦和他正着看时一模一样。

6刘小姐在2019年中元节那晚清晰地感到自己前胸两排肋骨的部位那里像放了一块铅,这块铅正将具备重量的射线(它竟然有重量)射满整个卧室,像2017年夏天在一个快要倒闭的密室逃脱馆体验到的那种窒息,她和自己的好友朱莉像两只虫子一样在那些刺眼的绿色射线里爬来爬去。总之,她已经做好了失眠的准备,打算整夜受着,想观察这烧灼的无名的痛苦,理清其中的因果,再功利心一点,将其作为深入意识层级的探索,也许可以抵达更玄妙的境地,也许这是生命的精髓,就像汉堡包中间的事物。理解佛陀之类的。没成想,小EVA的声音响了起来,小EVA用林志玲的声色一点一点读着一行粉绿色的字幕(它被小EVA投射在天花板上:我。今。天。要。和。你。谈论。的。重。点。不。是。痛。苦。我。能。感。到。你。的。痛。苦,我。要。说。的。是。这。个,刘。小。姐。啊。刘。小。姐,一。切。都。很。鸡。巴。快。喔。

未完


期待后续

黑梦骑士 at 2021-09-01 13:26
1

期待后续 刘小姐

lbdesansheng at 2021-09-01 14:11
2

@黑梦骑士 #1 哈哈 好嘞

yapiantongzhi at 2021-09-01 17:43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