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充材料2与3

By 虫我我蛾虫 at 2021-08-18 02:33 • 50次点击
虫我我蛾虫

#2
吵架

我个臭送外卖的坐在修车的和人民警察边上玩手机,等他们吵完架。
老板的儿子言论偏激,是上面的缺钱了又来赚钱了——是我喜欢听到的观点。老板稳重地说咱老百姓赚钱不容易,是因为这样才蜗居在这里。警察里主要是两个在说话,唱黑脸的大声争吵着翻着旧账,屡不悔改! 唱白脸的从人民的利益出发和气地说违反了消防法,懂不懂?当言论上警察们开始不能占得上风时,他们开始行动拖拽起老板。场面变得异常喧闹。老板娘在一旁说我们不懂! 你们干什么呢!
我在他们边上头都没有抬,也就是说故事的发生并不是由我的眼睛看到的,只是听到的。
手上的订单已经时间过半,我看实在是不像话,就让站长把它们能改掉的就改掉。过了一会儿全部都改掉了。我愉悦地把车推开——实在是想不起来附近哪里还有修车的,于是推了一会儿,就在边上并排和公共自行车坐在了一起,开始打字...
一开始的动机只是想写下我的疑惑——是为人民服务的话,是不是应该先把我这个臭送外卖的事情给解决了,而不是什么崇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也当然不会是因为他们缺钱了,我确信。
我也偏激地说这是为“法律”服务(法律这词明明还不够偏激,也不够准确。这里的引号是种妥协,也是在强制要求准确)。
21.4.14

#3
吵架2

被夹在争吵中时,我再次发现我不是人这件事情。
你说你看到了我,在同伴与对方的争吵之间纹丝不动地站着,口罩严严实实地扣在嘴上,就这样在参与完了吵架的与劝架的主导的整个事件。对,你看到了我,一个人,一个怯懦的人。
其实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很想,我想我理应为我的同伴做些什么,但是我知道,在平时我的发声也不会被任何人轻易听明白,于是我的嘴就这样呆驻着无所作为。
在这个事件发生之间我在尝试站在对方的视角思考,我想到对方这样做确实有我之前没有想到的合理性。
对方那位女性在被拉走后反复地再次回到我们的面前对着我的同伴纠结他骂人的事情——她根本没有在为解决事情而争论,我想,她一直在为她的荣耀而战,毕竟这里是她的领地。而我的同伴一直只是站在我们的视角揪着在我们看来对方不合理的行为。
他们在争吵。两边都有人在拉扯着激动的双方。
而我不但不能声援同伴,也不能站出来主持所谓的公道。
有时候我不能太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假设我是人),我不能明白我到底是太虚伪,还是太理性。毫无疑问的,我是个怯懦的人。
21.5.10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