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瞎想 & excerpt

By JIURshan at 2021-08-17 01:43 • 275次点击
JIURshan

#1 关于死亡和死亡本身

搬弄死人是件悲伤的麻烦事,像其他繁琐的事一样,向来是交给女人去办理。后来人们觉得这是一件极其,荣誉的事儿,抬棺像是某种宗教仪式上的角色。是一个特殊的行业一身特殊的打扮,搬送死人就不再是一件烦恼的困惑而是一种荣誉。与此同时生死的仪式还满足了人们在礼仪、象征的需求,满足着生者和死者的需要,性生命和家人的需要。我们将生死的循环称之为自然之道,神的意志。遥望生命的彼端, 我们得以反省生命是个奇迹,死亡却仍然是被当做不速之客,是黑暗的天使,手持镰刀的凶神。


#2 无序的音乐随感

我们在秩序里建立教育
我们在秩序的界限
探索无序的原理

虚空的规则
乱跳动的音符
奉行对抗虚无主义

JIURshan at 2021-08-17 01:45
1

今天网上冲浪时发现一条评论,一个高中生在吐槽世俗的平庸,他说他是想快快考完高考,去海边吹风然后野餐。多美好的梦啊,在大学里似乎实现了,但是似乎也没有,海边或者山中,总是以宿醉或者麻将告终,堂而皇之的忘记了这个野餐的梦想。 梦早在你23岁以后,隐藏在心海的山洞里了。想起这个洞,我也想起来一个画家,一位虚构的朋友的作品。 他用尽二十岁时最后的五年画了一幅涨潮时被淹没的山崖边上的洞,渔村流传着这个传说,里面有海盗的大秘宝或者也有的说是鱼人交配的情趣酒店,时机对的话,可以挖到鱼人卵,而对于鱼人究竟是哺乳动物还是卵生动物,总是争论不休的。 阿尔弗雷德用了五年画了这个心洞,而这个高中生仅仅在梦中就能在这个梦幻之地与自己野餐,高中生啊梦幻的年纪,蓬勃的性欲,五年以后或许更想在海边,礁石岩洞中酣畅淋漓的做爱吧!

已经离那一天,过去了很久以后
​当有人在一起伊斯特·奥尔弗雷德的画
​关于海边野餐与生活极其琐碎烦恼
​逃离现实的第二方案
​心中的小山洞就已经被过去的时间拉起来潮汐的值班表
​在现实的生活里,遗忘了那个山洞了

​那个高中生仍然看着墙壁上火光耀出的影子
​而只有你我知道,那个是没有内涵的空洞的
​关于弗雷德的画
​孤独的诗人在海边野餐

JIURshan at 2022-02-24 01:02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