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By huaqiu at 2021-07-17 18:39 • 150次点击
huaqiu

K

十三楼窗里,K往外
看了一上午,热腾腾的城
长久观看的结果是K
默默记住某位男士沿马路牙子
禹禹而行的姿势

同一位置,K模仿那人
复制了记忆,只没料到面前
有三个油绿色垃圾桶:
可回收,不可回收,其他

天气很热,K心不在焉地想
我现身于该姿势里
是这座城市最后一块拼图

一心一意看着她,从广场南
走过来:是你吗

我梦过你,你也梦过我
证明我们是同一场恋情的产物
随后三十年你是我梦中
主要的性对象

常见你以小女孩口吻
娇声汇报乳房长成情况
记得吧泳池边
我为你裹上浴巾
玫瑰吹哨的校园之夜
我们拥抱又拼命维持拥抱
不能做别的动作

为此我往梦中频频伸手
测量你的乳房
直到有一次你奶孩子
并朝我撅起形如满月的屁股

屁股不会长皱纹
你看看
梦中甚至听到了
你当年的声音

我不明白
乳房难道会长皱纹

乳房又不哭
也不笑

我也梦过你,不过
那些梦都不如
将你写给我的日记本
丢入河中更像梦

他们都睡了,我蹑手蹑脚
从后院去河边,将日记本压入水里
希望没人见到它
流去了大海,那会儿我真的
想起大海,将蓝天向两边
撑开的大海,我脱了鞋
赤脚站在带露的草上

若是知道日记的内容
后来成了你的梦
我便不会扔掉它了

扔掉也好,难道你还打算
还给我?

嗯,河在屋后
我带孩子朝它扔花瓣
在上班途中;从办公室窗口
也看得见,河面覆着雾
两边镶着草,下一次
咱们约在望江公园
我请你看看它

因此我们见到
河堤、高阁、廊桥
见到人为接近一条河
所作最大努力,甚至一片碎月
也出现在人类的世界里
又隐没在水声中
这次约见显然带着主题:
让场景变梦境

先要身处其中
采集足量背景信息
再在七点半
转去对岸酒店
请勿打扰
两人面对同一张床

你拍打那张床
我坐在窗前
犹豫要不要抽一根烟

看上去各有各的序曲

“从小学妈妈,不拍打一番
就睡不下去,”然后坐定
我对面----自从你出现在眼前
便像幅幅装裱过的景观
专注而非理解------直到你
曲起无名指,指环碰击杯沿
叮叮声让房间霎时
安静到很深

并不太清楚怎么强调
爱的重要性,是生活中一种
休闲活动吧,曾为之写诗
乳房为之敏感到痛
“可以了”,我们略觉冒险地
凝视对方眼睛

下一步应接吻,像失控
跌到对方身上

在梦中养成我为专注
但并没有眼睛
凝视中我涌现高潮
但三十岁后我的躯体
便不再梦遗了

珍贵的是有一刻
红唇粉颜,明眸皓齿
正如记忆中的你
彩色梦如此罕见
其颜色肯定与光谱无关
而是失控的抒情

就像唱歌
玫瑰像小纵火犯

若是恰到好处地醒来
如此美好,如果朝气勃勃的
阳具已被她握在手中
并不追究来源

多数梦拥有
丰富背景设置
无须多说
我入场便知
你乃复杂故事的
最后结果

都在眼前

每种含义均呈现
肉和肉的形式
色泽、质感
溶于对方然而又
带着疲倦感脱身而出
梦境原来如此迷恋形容词
竭力描绘
努力恢复为感官

我知道你,但想感觉你

难在梦中仅部分大脑堪用
甚至无法调用语言
只觉有股力量拼命挣扎
犹如胎儿被强拉出母体时
向那离去的感觉器官
绝望呼号

这一段我不记得了
只是推论:未经羊水转述
直接收到的信息
或许便是客观自然吧
比如产科医院的白色和浅蓝色
比如看见胎儿便露出的笑脸
胎儿唯一的感受
是死后重生吧

梦中真是我,唯有我
连面目和躯体都没有的我
是一切叙事的主体

乳和臀已准备充分
多年后已非易感少女
而是妇人之花,成就最大篇幅
阅后即焚

眼见你赤身搂住窗帘
立于一轮满月左下
又随月光看见河
看见桥,看见你将我
从桥下推下河

“你应知道梦的重复而非连续
皆因梦换了主人”

有时追随声音度日
还在梦中么?

禹禹而行,在避让中
找到他的途径
在马路牙子

白昼出场因视觉化
我们被纳入太阳的梦中
视觉的焦虑产生触觉
以及气味,制造了紧张感
有足够多事物因足够慢速度
和更繁密介入而显现么

一边走,一边考虑走
审慎打量四周
一种认真劲儿被认出来了
(他的存在像一阵运算)
标记为K

计算他参与人群引发的波动
计算人际关系牵连而去的部分
和可收回的部分
(标记为K)

欲以事实为目的:
伛偻、瘦削,近来又留起了胡须
两手习惯插裤兜
因为找不准与人握手的时机
步伐迈得,大而缓慢
略带表演性似是
一个疲惫而警惕的
多重生活的过来人有时却
自然而然,仿佛去往某地就该
这幅模样,仿佛本地配方只能显影
这模样

常有这样的角色
出现在眼前
适时补充附近人气的
无主题背景性角色
平面的,可能比影子厚一点
因为有层疲惫
接触和被接触有时
燥热起来
被称为青春期

朝向,我;围绕,我
完美圆弧或,不太标准的圆弧,
我;不知道啊,一团意识
短暂时机只来得及
尖叫一声

高气压涌向低气压
腾空而起那么多人啊
某个均衡位置,如坐充气床垫
相互望着,微笑取乐
是啊天堂
一刻尖叫

拥抱,反复拥抱
像肉上的污泥
但已无力拒绝它的好意
无力拒绝揉捏、抽插
最终以拥抱为形容

我们应死在彼此的器官里
否则明天又会来临

梦着彼此却挤不进
彼此的梦
四肢纠缠而流汗
再在汗水逐渐冷却的过程中
如同风有长度地吹过
恰似床单迟迟疑疑被抽走

依然会再寄希望于交媾
再次记取汗水冷却像层胶壳
补偿感消退从怅然中
捋碎草籽般跌落
那些事后的风吹过

我们又讲起了一个白昼
需要一起度过

念头瞬息过了,人便累了
疲惫如缓缓拖曳
自东向西压斜城市的黄昏
脸上懒洋洋地波动

“激情已发生过了么?”
或是别的什么消息

那就讲讲你的经历而非梦境吧
沿记忆而非顺从人生

(然而出了梦境,一切皆陌生)

第一夜留宿此地
凌晨四时尚未认出名字的星星
不会指引人们生活
只是无聊出现
之下有灯,灯光尽头
似乎仍有坚硬地面在延伸
记得有匹老马
看见自己留在雪地的影子
再也迈不出步子
我不知道怎么在南方
想起了雪地
然后是玻璃,到处是玻璃

玻璃,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
透明,坚硬,碎了扎你一下
一不留神还能看见
玻璃浮现本属某些人的记忆

遇到很多人被人民南路
拖去市中心
好像尽头等着大胃王
再就是广场了
你与我有关的部分
从中一点一点被辨析

浪子总会死在某个地方
或被带入梦中被谋杀

带着一种恍惚,懂着一个道理
沿马路徐徐而行
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乃
记忆的重复读取和修订

先看到弦月,再看到
满月,如此的递归被标记为时间

满月就在眼前
在满月的膨胀中窒息

情不自禁便要走近它
感觉越走,它会慢慢低下
阶梯,然而我始终位于
更低的黑暗里
越来越,冷,越来越
潮湿,终点发现是一家按摩院
有些女孩在灯下朝我
眨眼睛

镜子、床、马桶、浴缸、冰箱
幽闭而隐秘,氛围是绯红
皮下鼓账欲出的那种红
足以隔绝你的凝视和声音

若婊子用女神技术榨干我
很乐意将此当作我的墓室

对啊,婊子很开心
一屁股坐上瓷白马桶
发出禽类咯咯声

成熟男人不会梦遗
他会为真女人保留实力
婊子轻松启迪了
我的人生

婊子的,已非疫情警报
而是K已入城的消息
消息升高温度,蒸发物质为
分子,制造交通工具
负载比如灵魂的东西
比如将人类抽象化的动机
动机是能量
会碰撞会刺杀婊子如是说
消息是无法计量的军队
在城中猛烈杀戮
洞穿赖以为凭据的肉身
杀死人已无关紧要
关键要杀死人身上的寄生虫
在档案局文件中
被称为形象控制者
病毒、大肠杆菌
酶、微生物和
战时单细胞委员会

我们是委员会控制下的变形金刚
当阳具放入阴道时你一定
要明白此乃一道密令
发痒或充血,定要完成任务
再完成下一次任务
然后老了,文化过了
我们非常空,非常薄,非常软
用最极端的伤感情绪
怀念一度精力旺盛的委员会
时间则可依赖情绪无限后移

仅将微小东西交给
人类来想想,即可杀死人类
人类不值一提,大脑动辄宕机
无法进一步抽象的思想
砰然碎散,为气味,为分子形式
数量众多,相互淹死
让癫狂涌现,所有动作
附着于一种欲望

没有最后,只有然后

轻轻的,五十克拉
我朋友说,一种不远不近
虚空悬停的感觉
想起你的睫毛
清晰、细致
如同真的睫毛
但其余部分尚未显现

虚弱平卧
朋友一词既遥远又亲切

K仍以旧姿势
(似乎他已无法剥离)
慢慢,附着于马路牙子
观察大桥日益沉重,铁灯生锈
很多人喝了啤酒
一批接一批踉跄上街
或猛然错动,人贴上人:
表面分泌,爱的症状

高亮的:婊子取得最高权限
需要黑帮支持

玫瑰,这些小纵火犯
纵火犯----纵火犯------

于臀,于胸以及
下陷的小腹
更贪婪多汁的器官
掩藏在决绝表情下面

反复展开又折叠收起的表情
像绅士手中浅色手帕

尝出腥味的一瞬
无法转交,无法遗传
独自体验分量日增
直到一头坠入
风中的落叶

如果死,具备了形式
便无法排出我们的梦境了

水总能联系在一起
亲爱的你说得对

2021年2月19重写
2021年7月17修订


分节的#不见了

huaqiu at 2021-07-17 18:41
1

kfk

uqinzen at 2021-07-17 21:30
2

好像读过这首诗……

黑梦骑士 at 2021-07-17 21:31
3

我也梦过你,不过
那些梦都不如
将你写给我的日记本
丢入河中更像梦

lbdesansheng at 2021-07-19 10:44
4

K又迷路了

colovan at 2021-07-19 13:30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