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思想的自白

By anchoran at 2021-06-10 00:58 • 126次点击
anchoran

再也忍受不了它如此抽象的问我的心思要一块儿位置,或者我有另一方面的要求,人生不可虚度,如果不尽己所能充分拥抱其中的丰富性,无论在哪种意义上我都会愧疚,后来我特别着迷,那种不可捉摸的力量是如何在一个人身上发生效力的,有一段时间里我对我的想象极不信任,而我想到克服的办法是不可理喻的,我想在光天化日之下趴在眼前的土地上,去感受大地,感受物质的存在,去确认一件事情,但我并没有这样做,我在想象里完成了这件事,还有很多类似的情况,它们不合时宜的出现,唐突又恐怖,除了让我变得虚弱,困惑,还有一个事实:关于我的道德和我的情感,我再也没有办法对它们负责。这些怪异的冲动不在任何能叙说的秩序里面,又展现出更为本真的一种姿态,我绝不是病态的,我还没有妥协,我理解它们是在矫正,在稀释原本就应该感到诧异的秩序。


绝不是病态的

lbdesansheng at 2021-06-10 10:50
1

多写出来

RnmX at 2021-06-10 12:09
2

好读的。

yapiantongzhi at 2021-06-11 11:24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