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犯:摘录自张庙与TB》

By yapiantongzhi at 2021-05-11 09:52 • 145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张庙:我被自由挟持了。
TB:什么,你说你被自由挟持了。
张庙:是,我感到自己成了无边无沿的那种东西,我像坠入了一条河流,并且我无法让它停下来,我启动了一个不会停下来的机制,它嗡嗡嗡嗡地转动着。也许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我已经按了一个按钮,那个按钮是谁递过来的我已经忘记了。(我认为真正的魔鬼是这个)
TB:那你有成为不自由的需求吗?
张庙:事实上,我正处于一种被自由挟持的不自由里。
TB:嗯,这个事儿,很难办了,你掉入了一个陷阱。
张庙:陷阱?什么陷阱?
TB:水(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
水(化学式为H₂O),是由氢、氧两种元素组成的无机物,无毒,可饮用。在常温常压下为无色无味的透明液体,被称为人类生命的源泉,是维持生命的重要物质。
水是地球上最常见的物质之一。地球表面有71%被水覆盖。它是包括无机化合、人类在内所有生命生存的重要资源,也是生物体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1]
纯水导电性十分微弱,属于极弱的电解质。日常生活中的水由于溶解了其他电解质而有较多的阴阳离子,才有较为明显的导电性。

TB: 不好意思,我打错了。你接着说。

张庙:你接着说,你说的陷阱是什么意思?

TB:你陷入了一个名为分析的陷阱。你可以仅仅是照着镜子而不对自己有任何评判吗。

张庙:实际上,我很少照镜子,因为我害怕那种镜子里的自己和陌生的感觉。

TB:你想和你挨得很近吗,你想和你很亲密吗?

张庙:是啊,如果我知道自己谁,我就可以带着我是谁的立场活下去。我就像....

TB:你就像拥有了一个身份,这个身份会伴随着你一生的时间?而你就可以在一种确定性中体验自己,对吗?

张庙:是的,有时候我会希望如此,因为我看到他人是一个形状。我看到的是一个固体。我看到他人安心地待在他人的形状里。

TB:你想让自己也看起来是一个固体,一个形状。

张庙:当我被自己的闪烁,反复无常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会那么想。我想象着自己是田野里的一株花,它有自己的性格,脾气,方法。但当我不痛苦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这样很好,我有一种不想成为任何的叛逆心,我不想拥有风格,但我又为此受苦。这很矛盾。

TB:你没有自己的方法吗?

张庙:没有,我的方法更像是一个抢劫犯。我在抢劫我的形象,抢劫世界的形象,有时候我使用的方法是词语,有时候是画面,有时候是通过抢劫那种不需要抢劫的时刻——比如我在洗碗的时候,就处在一种消失的状态,我简直爱死了这种感觉,我不用做什么,我只需要做饭洗碗感觉就很好,我没有在别的任何事上找到这种零负罪感的状态。我想要在“什么都不做都感到很美”的状态里度过我的一生,完美地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TB:负罪感?

张庙:是的,一种需要抢劫些什么的负罪感,一种需要劳作的负罪感。实际上,我认为,所谓的“什么都不做都感到很美”的状态也是一种“做”,我无法不“do”。

TB:你的劳作是指的和种地一样的那种劳作吗?

张庙: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我是一株植物,我必须每天照看自己,但这种照看将我引入了一种没完没了的

TB:怀疑?

张庙:确切的说,是在该相信的地方怀疑。

TB:你认为该相信的东西是什么

张庙:相信自己,就是相信自己。

TB:自己是什么?你指的相信自己的那个“自己”是什么?

张庙:你看,你也掉入了一种分析。哈哈。相信自己就是相信自己,就是相信那儿,自己就在那儿。

TB: 好的。那你为什么不相信那儿呢?

张庙:因为我贪婪?不要说了,我又陷入了头疼。

TB:好的,做些什么放松一下吧。

张庙:我想尿尿。尿尿真让人感到愉快。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囚徒应该会在单纯的尿尿中获得一种简单的快乐。我要祝福他们,哪怕他们十恶不赦,是一个从头到尾的恶棍。

TB:你尿完了吗。好点了吗?

张庙:我好一点了。有时候我也会感到一切都很合理。

TB:合理?

张庙:比如,今天早晨起来,我盯着自己的两只手看,我看到这两只手很合理,每个人的手也很合理,就算我今天走了弯路,(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直路,我发现所有的路都是合理的)。我还是会在某个时刻盯着我的两只手看,比如明天,那时候我又会感到一切都是合理的,几乎没有错误。我认为这个世界充满了错误又没有任何错误,我也会在一种不正确的状态中持续地正确下去,我也会在一种自由的状态中持续地不自由下去。你明白这种感觉吗?

TB:让我想想。

张庙:也就是说,我永远有不会有那种到达的感觉。不会有“哦,就是这个了”的感觉,就算有了,我也会对它三分钟热度,很快我就要寻找新的“哦,就是这个了”的感觉。

TB:哦,我明白了,你在接受自己身上的荒诞。

张庙:荒诞还无法形容。这个词语也被用烂了,失去了魔力。不如说,我不觉得我是有救的,就算我今天咨询了你,我也不觉得事情会有什么真正的改观,不过我似乎真的轻松了一些。因为不管我的里面看起来什么样子的,没有人看得出来,我走在马路上仍然是没问题的对吧。

TB:那当然了。

张庙:好的,我要给你五星好评。

TB:好的,先生(女士),祝您愉快。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