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想到啥写啥)

By 黑梦骑士 at 2021-05-11 06:45 • 349次点击
黑梦骑士

5.10 半夜11:47

为什么会有人早餐喜欢吃鸡蛋?这是困扰Z多年的一个问题。就在刚才读《逃跑家》时,他读到丁西拌早餐吃了豆腐脑、两根油条和一颗鸡蛋。这个鸡蛋便在一个尴尬的处境,它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一个余数,一个局外人(局外蛋?)吃掉两根油条和一碗豆腐脑就已经足够了,为什么还要吃一个鸡蛋。这个鸡蛋让Z想起了他的家人,吃完煎饼(或馒头)、咸菜,喝完一碗粥后,边吹口哨边剥蛋壳。Z从来没有搞过最后的步骤,他觉得他已经饱了何必再吃一颗鸡蛋呢?他问了家人无数遍,为啥吃饱了还要再吃一颗鸡蛋?就不能换顺序吗——吃两个鸡蛋,咸菜,一碗粥——为啥鸡蛋总是最后再吃。家里人告诉他,必须如此,只能如此,原因不要问我们,你自己照做就好。
Z一直都处在这样的迷惘中。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一颗鸡蛋。他从来不吃煮鸡蛋——那种被家里人(或许也是被世界大多数人)当成佐料的食物。他喜欢蛋包饭,好吃、便宜。2011年,解放路那里的一家蛋包饭只卖4元,差不多买两个就能吃到撑。后来那家店关门了,Z再没吃过那么便宜、量大、好吃的蛋包饭了。蛋包饭主要材料是:蛋,饭,熏肉。对于蛋包饭,这三者是平等的:同时被吃,同时被消化,或许同时被拉出来。你少吃其中一者都不能完全吃饱。
《逃跑家》读到了160页。读到了新疆,那里一个叫丢丢的美女。Z猜丁西拌日不到她,丁西拌好像在小说里还没日过任何人。


哈哈 可怜的丁西拌

uqinzen at 2021-05-11 09:53
1

5.11 下午1:17

有时,Z会产生一股拿刀冲上街的冲动,比如现在。这个冲动是如此强烈,以至于Z真的准备了把水果刀,以备不时之需。可每次冲动来了,Z就又会马上想到:冲上街又能干什么?砍人?Z想了想,他下不去手。众生皆苦,何必呢。于是Z放下了刀,打开了电脑。他准备看十五分钟韩剧(我叫金三顺)然后睡觉。水果刀还在桌子上,等待下一次冲动的产生。Z对自己说:总有一天会冲上街的,但不会砍人。冲上街,转一圈,然后回来睡觉。就这样。

黑梦骑士 at 2021-05-11 13:24
2

@uqinzen #1 看到乌总的回复基本就知道小说后面丁西拌也没日到女人😂😂

黑梦骑士 at 2021-05-11 13:26
3

5.11 晚上10:51

暖壶cei了。我想打的那个字打不出来。cei,四声,河北方言(好像是从北京话里借过来的,不清楚)表示摔碎。这个词好像不太恰当,因为我没有摔它,是它自己“分解”了,但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那个暖壶我姥姥用了三年,一点没有损坏,像新的一样。我用了不到一年(去年十月到今年的现在5.11 晚上10:51,期间一个多月的假期均未使用)它就彻底报废。我找了下原因,才发现暖壶的侧面有了一道裂缝。不知道什么时候搞的。它就在地上搁着,然后四分五裂。不知道其他的所有的一切会不会像这个暖壶,突然炸裂。这两天成都死掉的那个学生,今天我才感觉他很像一个暖壶。我也是一个暖壶,只是现在我还没有成为碎片。

黑梦骑士 at 2021-05-11 23:18
4

5.12 中午12:23

如果成都那个学生的事情发生在我头上,我肯定比他们家要惨。我妈和我姥姥首先就活不下去,其次讨公道根本不可能(没钱没权没势),闹事的话肯定会丢了工作(都是国家公务员),到最后不光我死,所有家人都会彻底完蛋。而且就算讨到了公道又如何呢?家里所有人的一生就这么完了。不敢细想了,尤其是未来,现在越发模糊恐怖。我感觉近十年内,这个大环境肯定越来越糟,现在我唯一的目标就是逃跑,离开这个地方。

黑梦骑士 at 2021-05-12 12:33
5

5.14 半夜12:14

我在抗拒睡觉。为什么?我也不知道。经常会有这种时刻:有种顽强的抵抗生物钟的冲动。我会失败,这我知道,但依然无法拒绝这种冲动,这种冲动会带给我快感,此快感类似于,写出一首还不错的诗、燥热的中午打一发飞机、憋着尿(或屎💩)读一本精彩的书。

黑梦骑士 at 2021-05-14 00:22
6

5.15 凌晨1:57

正在等待小川剪好拍的微电影。这样麻烦朋友,感觉很过意不去。
用萨德侯爵的书(卧室里的哲学)转移注意力。困的时候,性也不能激发我的兴趣。
读孙智正与卡内蒂,感觉他俩很像,但卡内蒂的有些句群没有孙智正写的优美(甚至没有孙智正有洞见)。
伟大的作家骨子里有种忧伤,迷人、紧紧勾住读者的灵魂。
读乌青和读卡佛产生了相同的感觉。
不睡觉产生了一种想呕吐的感觉。
月亮像一摊呕吐物
脊椎支撑不住脑袋,内脏从内向外膨胀。
外面下着脑细胞
惊悚事件:按键盘上的X没有用,我无法删除写的巨烂的句子,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吗?

黑梦骑士 at 2021-05-15 02:15
7

5.18 下午2:27

睡了一会儿,醒来。听到外面有些人在宣誓(?)“我为身为中国共产党员骄傲”。我没别的说的,如果站在他们面前,我会对他们说,“我为你们身为中国共产党员而羞愧”。

黑梦骑士 at 2021-05-18 14:30
8

5.19 晚上8:07

今天发现“天”和“川”的韩语字都是“천” 。所以一个叫“左天”和一个叫“左川”的人共用一个韩语名字。在中国,他们是彼此无关的个体,去了韩国 他们便产生了联系。他们同时走在地铁站口,如果后面有人叫他,他们会同时扭头。洪堡特认为不同的语言体现了不同看事物的角度,左天和左川在异国的语言中找到了与另一人的共同之处,或许,也发现了不曾在意过的另一个自己。

黑梦骑士 at 2021-05-19 20:17
9

5.20 晚上10:41

This old grand city was steeped in history. But a lot of grandiose buildings destroyed its beauty

I must put the last touches to my poem
and the last word will send me to sleep

黑梦骑士 at 2021-05-20 22:50
10

@黑梦骑士 #9 有意思

yapiantongzhi at 2021-05-21 06:43
11

哈哈,想到啥写啥,安逸

earthfly123 at 2021-05-21 17:22
12

5.22 晚11:41

刚刚,读到了小林一茶的一句诗:

真不可思议啊!
像这样,活着——
在樱花树下

同时也想到了朱生豪的一句诗: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

不管怎样,希望时间能在现在停留。

黑梦骑士 at 2021-05-23 00:03
13

5.25 下午7:22
在天堂,死去的人看到第一个永生者出生后,相拥而泣。
一个人把自己的灵魂扔到了语言的外面,从此再也没有办法形容他。
1940年,某个能看到未来的男人,看到了二战的结束,而他将死在二战结束的前一天。他呼唤自己的妻子,像个孩子一样开心。

黑梦骑士 at 2021-05-25 19:28
14

6.5 中午 12:01
一只生命只有一毫秒的苍蝇,它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它的存在是某一时刻的产物,而它甚至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化成了灰烬。我刚刚突然感受到它的存在,但我根本没有看到它。人的反应时间大概是200毫秒,一个一毫秒的生命对于我就像一个幻影。它究竟是什么样的?它从哪里来?它又消失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对于我来说,它如此渺小,完全无法想象。它的存在与毁灭又是如此神秘。

黑梦骑士 at 2021-06-05 12:14
15

@黑梦骑士 #15 我时刻提醒自己,时间是一个人类的幻觉概念。它的一毫秒和一亿年对它而言没什么区别。目前为止人们的语言对时间的理解非常浅显,根本无法解释时间。注意:当你说一个生命的长和短的时候,实际上你使用的是比喻,长 短
都是描述距离的词汇,距离也就是空间。根本没有提到时间。我们不得不用空间去隐喻时间

uqinzen at 2021-06-05 15:13
16

几乎所有的时间概念都不得不使用空间隐喻
比如 前天 后天 上午 下午 未来 过去
前后上下来去都是空间描述

uqinzen at 2021-06-05 15:16
17

@uqinzen #16 嗯嗯,有限的生命处在无限的时间中,结果只能是迷失。时间的长短我感觉只是人的一种心理感受。对于时间来说,我们都是只有一毫秒生命的苍蝇。

黑梦骑士 at 2021-06-05 18:56
1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