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亚当

By zhm at 2021-04-02 03:05 • 89次点击
zhm

听见身体内部在小小地咆哮,我也就静静地乖巧,乖巧地熬夜,乖巧地工作。伊利斯她还回来吗,回来把我带走,带到闹市中去,我们就不说话地看霓虹灯牌,它们五光十色一动不动偶尔变换,像儿时的理想儿时的梦。我该回去了,这么晚了,我还要搭公交。公交车站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两个,我给你讲个笑话,话说从前有个孩子,不笑,最后他死了。你问我,你是不是发神经。我没神经,神经的是这个身体。我昏昏沉沉,想扑进熊猫的怀里,美美地睡上一觉。公交车到了,你上车了,我突然也上车了。我们不顺路。今晚我想跟你睡。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