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車》

By 月亮鎖骨 at 2021-03-13 00:42 • 171次点击
月亮鎖骨

一辆大货车在夏天的时候开到我们村口的马路边,在池塘的位置被推了一下似的,侧着倒在路边。我们这个村叫峡山村,货车吃了地名的亏,没来对地方。峡和狭同音,就像凤雏吃了落凤坡的亏。所以货车最大的错是不该经过我们村。

  响声吸引了前村的人,在路上的人奔走相告。一开始我们还不知道货车里是什么,有人猜测是炸药,现场就出现了一百多张受到惊吓的脸,发出了一百多声尖叫声。直到一箱一箱的方便面和零食从车厢里吐了出来,大家才知道这是一辆运输食品的车。一百多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箱子漂浮在水面上像是夏天开在古塘湖里的莲花,也开在了围观的人们的眼里和心里,莲花的香味吸引着一双双脚靠近。还有红色和青色的蜻蜓三三两两在空中嬉戏,停在上面又被人群惊动飞走。  

  不一会池塘边就站满了我们村里的人,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生面孔,都是同样用劳动换来的黑色皮肤,一条条皱纹堆起来的脸,此刻看起来表情丰富而又十分亲密,估计是隔壁村来看戏的。一开始大家都十分矜持,好像是来参加相亲,看看对方,又看看箱子。直到有一个人觉得这么耗着不是长久之计,就主动采取行动了,试探性地伸出了手去捞箱子,接下来大家就受到鼓舞开始变得热情起来啦,人影像黑色的水牛一样勇敢地跳进池塘去捞箱子,刚跳下去的人把池塘里的青蛙吓得往岸上跳。  

  司机在看到自己的货被抢了之后,慌忙地敲打着车门发出“砰砰砰”的声音,转过身冲过去扯住一个正要往水里跳的老汉的衣领,衣领被太阳晒得时间久了已经氧化了,一把就被扯了下来。  

  老汉推了司机一把:“你干嘛?赔老子衣服!”又回头看了看箱子和数不清的人影,“哼,等会儿再找你算帐!”接着急忙又跳了下去。  

  司机手里拿着那人的衣领愤怒地喊:“你们别捞我的箱子啊!”有几个人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司机,一脸疑问,接着又看了看背后层出不穷的人群和水面上的箱子。一跃变成一条条弧线继续加入到捞箱子的队伍。跳下水的,上岸的,参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有大人,小孩,男人,女人,老人,村里的狗都跑来站在岸边吐着舌头摇着尾巴。一开始是箱子比人多,现在反过来,是人比箱子多了。  

  司机左手朝着空气乱锤,右手一会锤一下树干,一会锤一下自己的脑袋,脚在地上不停地蹬。蹬一下震下一滴眼泪。好像是空气和树干抢了他的箱子。他只有一个嗓子,在喊出六十四句“王八蛋”的时候,嗓子哑掉了,远远只看见一张嘴巴上的两片起皮的薄嘴唇一张一合,嘶嘶地挤出一句句:“操你们妈的,求求你们别捞了!我怎么办啊!我怎么办啊...”样子滑稽极了,像一支只有一个人的仪仗队。因为声音很小,所以没有人能听见。  

  池塘里捞箱子的人眼睛都红了,身体也变得兴奋了。已经搬回家又回来的人看见水面空空荡荡的,没有开始时的繁荣丰富了,便意犹未尽地垂着头回了家。  

  抱着箱子走回去的人挺胸抬头地问同样硕果累累的人:  

  “喂,你搞到了几箱?”  

  “才四五箱,我来晚了啊!他们来得早的都搞了十几箱回家吧!”他失望地笑著骂。“妈的,我亏了啊。”  

  “可以啦,可以啦,速度都很快嘛。”  

  大家互相安慰着走回了家,门关上了。  

  风把水面吹平了,人散了以后知了才又叫了起来。司机坐在马路边一动不动,有一棵年轻的树在他头顶撑着一片凉爽。货车侧躺着吱吱呀呀地响,左前轮还在不停地转,好像车子是活的,人才是死的。  

  那些人当中只有司机身上的衣服是干的。那个池塘后来也被人用黄土填了起来也变成了干的。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