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罗最后莫名其妙地死了,但不重要

By yuanzis at 2021-02-23 01:01 • 204次点击
yuanzis

早上九点开始,右眼皮一直在跳,不是普通地跳,能够感知到的异常跳动,小罗知道有厄难即将到来。现在是晚上九点,小罗的身体开始冒冷汗,肉体在恐惧了,眼皮跳得如同越来越密的鼓点,预示序曲快要过去,高潮部分迫不及待。

小罗给女友拨了视频,被按掉了,又打了一次语音,无人应答。收到一条信息,“有事吗?明天考化学,正在图书馆复习。”“没事了,好好复习。”小罗犹豫了一下,决定不说,也说不清楚,发了个“明天加油”的熊猫表情过去。对面没再回复。

小罗拨通了朋友的电话,“阿木,你在干嘛,有空吗?”
“有空,什么事,你讲。”
小罗就将眼皮的事讲了,阿木让他待在屋里,别出门,身体有什么异常就打120,并且通知阿木。
“我们可以视频。”
小罗看到这个消息,就拨了视频给阿木。如所料,还没接通,手机熄屏了,而且怎么都唤不醒。“卧槽!”有点慌,小罗去找台式电脑,幸好电脑可以开,赶紧联系阿木,发现网络图标那里一个感叹号。“我擦!”有点慌,小罗摆弄路由器,网线接头,重新启动,屁用没有。这会心里太毛了,眼皮在这期间跳成了踢踏舞。

循环测试手机和电脑网络,仍然无果,快疯了,小罗待在屋里,无事可做,只有冒汗恐惧。如所料,他出门了,敲隔壁邻居的门,借个手机打打也好,想联系阿木。

邻居好像不在。但仔细听,里面有些非常轻微的声响,小罗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如所料,里面有喉咙被堵住发出的呜嗯声,很小声,声源离门有点距离。邻居的备用钥匙就他妈在门边消防箱里,塞在水管和墙的缝隙里,有次无意间发现。如所料,小罗拿了钥匙,准备开门。但是,眼皮跳得飞快,小罗停下了。

小罗往楼下跑去,在小卖部借用了电话,卧槽,不记得阿木的电话,只记得女朋友的电话,只好打给女朋友,又被挂掉了,之后就无人应答。还记得爸妈的电话,但他们山高水远,他们又不知道阿木电话,打了也没用。这下要怎么办。

小罗跟小卖部老板说了邻居家有古怪声音的事,想请他一起上楼探探情况,老板说,我实在走不开,老婆送儿子去医院打吊瓶了,没人看店,你实在担心,还是联系物业吧。我们没物业,我就是租别人的房子。那实在担心,可以报警。小罗想了想,报警了,在电话里说了怪声响的情况。

期间,小罗说了很多,解除了老板不多的戒心,借了老板的电脑,下载了qq,联系上了阿木,问了号码,拨通了电话,将目前所有的情况告知了。阿木说,你干嘛要报警啊,请楼上或者楼下的邻居一起看看也好,不过你都报警了,待会等警察来了,你再一起上去,但最好别进屋,让警察处理。

等了二十分钟左右,有个警察模样的人来了,一个很不耐烦的小伙子。小罗很不喜欢他,他也很不屑小罗。小罗絮絮叨叨说明当前情况,态度很好地请求小伙的帮忙,这才答应一同上楼去看看。如所料,拍门无人应,什么声响都没有。警察开始骂骂咧咧,小罗眼皮非常诡异地跳动,时急时缓,仿佛求救信号。
“大哥,我刚才真的听到里面有人发出声响,是那种嘴巴被堵住想说话发出的声音。
“这会听不见可能是里面的人昏过去了。
“或者遭遇了其他情况没办法发出让人听见的声音了。
“大哥,我们有可能摆了乌龙,也有可能错过了救人于危难的时机。”

一般的警察,肯定扭头就走,但眼前的警察小伙,似乎被小罗说话的坚定语气动摇了,他再次拍了门,也走访了隔壁别的住户,询问有没有听到异常声响,均表示整夜如常。

小罗有点分神,他只剩下一招了,想要告诉警察门的钥匙一事。不然警察就会走了,这事就没人管了。小罗很犹豫,这样的事似乎解释不清,他此刻好想联系阿木,问问他的意见,但没法即时联系。

警察再次烦躁,表示要走了,等待邻居归来实在浪费时间,很可能人家今晚就不归宿。这时候,小罗只好告知了钥匙一事,在苦苦哀求之后,如所料,警察竟然答应了开门看看。

转动钥匙孔,眼皮跳得快飞出来了。小罗有些烦眼皮了,你他妈爱跳不跳,老子现在就想知道里面是个啥情况。门开了,小罗想起了阿木的叮嘱,别进屋,于是就没挪动脚,就站在门口。警察楞头进去了。警察在屋里四处走动,好一会儿,才出来。警察骂骂咧咧,说能藏人的地方都看了,什么异常都没有。小罗往屋里钩了钩头,看起来是没有异常,整洁清雅的小窝,小罗想走进屋里看一眼,警察说别费时间了,待会碰到屋主回来,就说不清楚了,强调进屋这事就当没发生过,不然私闯民宅很麻烦。小罗觉得有道理,就随着警察关了灯,锁了门,将钥匙放回了消防箱。

小罗被警察说得头都要低到地里去,但确实是害得人白跑白忙活一趟,只好不断地道歉,送走了警察。小罗在屋里待了一小会,耐不住,又到小卖部去打电话给阿木,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阿木说:“警察自己不让你进屋看,你没有生起怀疑吗?”这么一说,小罗越发觉得蹊跷。阿木说:“屋里很可能发生了什么,但那个警察不想让你知道。你现在立即回去,拿上邻居的钥匙,但别自己闯进去,你回你屋里,锁好门,半夜谁敲门都不要开。”“那邻居回来没门进怎么办?”“没门进就没门进,而且那肯定只是备用钥匙,不要顾虑太多。要是明天发现真的没什么,再跟人家好好道歉就好了。”

挂完电话,小罗回去楼上,往消防箱里一摸,如所料,原本自己放回钥匙的地方,怎么摸索都空空如也。小罗的后脊发凉,生怕自己背后突然闪现一个人。怎么办,怎么办,头脑发热,箱门都没关上,就撒腿往楼下小卖部跑。拨通电话,告诉了阿木。阿木厉声说:“千万别回去了!也别待在附近!立即去远一点的地方,找电话报警!不不不,我来报警,告诉我你家的地址和房号,我来报警,你只管跑得远远的!立即马上!”

小罗一出店门,就跑,身上没钱能跑到哪里去。往麦当劳跑,眼皮剧烈地跳着。到麦当劳时,小罗终于累不可支,很快也困不可支,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甲:第二天,警察因涉嫌两项犯罪指控,被逮捕。
乙:第二天,小罗邻居的邻居,因涉嫌一项犯罪指控,被逮捕。
丙:第二天,阿木因谎报警,罚款500元。

小罗不知道以上哪个才是事件的结局,他在梦里慢慢睡去,眼皮从此不再跳。第二天,他女友化学考试缺考。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