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回忆破产了——万千道路

By anchoran at 2021-02-20 11:56 • 306次点击
anchoran

每天,我会站在这个位置,抽烟室的某处,透过玻璃向外看,万斯克在跑步,我一边抽烟,一边看万斯克跑步,他从很远的位置跑近,然后跑远,对于我来说,他是万斯克,有一次,万斯克绊倒了,我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安静的坐在路边,神情忧郁,他是万斯克,我近视有点严重,也许是注意力不够集中,并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把他绊倒,我突然觉得我的生活要完蛋了。


《给仪琳》

056/100 “ 关于纯洁和清醒,直到今日我才明白我被这两样东西引入多么难堪的境地,一方面我毫无依据赋予了自己某种纯洁性,一种类似万古不染尘世的特质,它好之又好,一方面清醒告诉我,你可千万要小心翼翼,不要把它弄坏,结果就是我不知道拿它怎么办才好了,我不可以假装没有这种纯洁性,因为清醒,也不可以假装不清醒,因为这种纯洁性一直都在,就比如,仪琳在流星划过的夜空里许愿,她只顾着打结,还没有来得及想到要许下什么愿望,流星就已经划过,我的人生,是不断打结的一生,我想不到有什么样的愿望配得上那好之又好的纯洁,那好之又好的夜空,我已经太累。”

anchoran at 2021-02-20 20:28
1

《不要给我这样的风》

春天来了。我终于追上了走在前面的素素,气喘吁吁。我说,快问我吧,我准备好了。她很疑惑的看着我,然后继续吃着她的雪糕,这让我感到有点渴了。我说,怎么,你忘了吗?她说,什么啊,然后继续吃着她的雪糕,我说,你问我是不是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快问我,她继续吃着她的雪糕,丝毫没有问我的打算,我等不及了,我说,怎么了你,不是说好的吗,等到合适的时候,你就会当面问我那句话,她说,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她的雪糕终于吃完了,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又舔了舔,她说,那你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吗?我说,不是这样问的,你语气不对啊,她说,那你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吗?我说,还是不对,你问的好一点,她说,你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吗?我说,还是不行,你再走点心…她说,你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吗?我说,不是那个感觉,没有那个意思,你觉得呢,她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再试试,她说,你是不是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但是我感觉一切都准备好了。也许并没有,我也不知道了。我跟在她身后,像春天的被告一样走在春天的风里,我突然大笑然后悲伤,我悲伤的说,我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她回头看我,说,张翠山!你是不是在一个故事中沉没了?!我说,不,我并没有在一个故事中沉没。

anchoran at 2021-02-22 21:59
2

昨天在clubhouse读了你的小说,颇受欢迎,感谢你写了这么诗意的小说,你的小说很适合朗读

poeghost at 2021-02-24 16:27
3

请问在哪里还能看到你的创作

lbdesansheng at 2021-02-24 16:56
4

请问在哪里还能看到你的创作

lbdesansheng at 2021-02-24 17:04
5

@poeghost #3 谢谢你!🐵

anchoran at 2021-02-24 17:45
6

@lbdesansheng #5 只发这个社区啊

anchoran at 2021-02-24 17:47
7

好啊,继续写吧

earthfly123 at 2021-02-24 21:39
8

《有狐吗》

周围变安静,但有风在外面,隐隐约约,能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哭泣。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久,该熟悉的早已熟悉,我听到那人在伤心的抽泣,越来越伤心,我起床去找,哭声越来越近,慢慢意识到是一个女人在哭,最后在一个角落发现了她,但只看到她的尾巴,原来是一只狐狸精啊,我想,她没有注意到我,还在哭,我装模作样朝着前面的黑夜说,请问,这里有狐吗?然后我看右边的角落,她听到后翘起尾巴又放下,继续哭,我又朝着前面的黑夜说,请问——这里有狐吗?她不管不顾还是在哭,过了会儿我扭头假装要走,狐小姐终于哭哭啼啼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她哭着说,有的…我是狐…,我笑说,啊,原来这里真的有狐狸啊,我说,狐小姐,你怎么总在哭?她说,还不是因为你!说完她哭的更大声,我说,关我什么事,要不是你在这儿偷哭,我早就睡着了好吗。她终于不再哭了,揉了揉眼睛然后伸手指了指上面,我抬头看天上有什么——默默流了几滴眼泪,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她说,哼!那怎么办,我说,我马上还给你,我把胳膊凑到她鼻子下面,她动了动鼻子就变成了人,我蹲在地上开始抽烟,又看了一眼天上绝望的月亮,抽烟,吐痰,想着此时此地又是哪里,而她开始东张西望,然后掏出手机给她男朋友打电话,打了很多次都没有人接,最后终于朝那个房间走去。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正在疯狂长毛,眼见的一切只剩下苍白,我眨了眨眼睛,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力量在安抚我的心灵,可是还能听到哭声,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很远的地方哭泣,点点滴滴,我回头看我长出来的尾巴,在尾巴的后面躺着一个婴儿。

anchoran at 2021-02-28 19:28
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