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把XX扔进垃圾桶

By 黑梦骑士 at 2021-01-31 19:24 • 105次点击
黑梦骑士

神父手拿我刚买的一本保罗策兰的诗集(《死亡赋格》)严厉的对我说: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能看一本XX诗?你应该把XX(所有的),都扔进垃圾桶。
好的好的,答应的同时,我把所有XX都扔进了垃圾桶。
标题里还有一个,神父对我说。
哦亲爱的神父,标题里这个不能扔,否则读者就不明白这篇文章是啥子意思了。
阿弥陀佛,看来你尚未大悟,仍对红尘有所迷恋,这样不决绝是不能投入诗境的。
神父,你应该说“我的上帝”,阿弥陀佛是隔壁的佛祖说的。
哎,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了吗?
不明白
哎……
算了,神父给你个面子吧,我把题目的“XX”扔了。但不能扔了就完了,“你需要把扔进垃圾桶”是个病句啊,我们小学就学过的。咱俩得找个词(或者两个字母)替代“XX”。
用“OO”。
好吧,神父,听你的,我把“XX”换成“OO”。
嗯,善哉善哉。
不对啊,神父,换成“OO”的话,就成了“你需要把OO扔进垃圾桶”,这一下子性质就变了啊。
不不不,其实没变,是一个意思。
好吧。
你可以走了。

我从教堂走出来,外面还很黑,遥远的东边散出一道柔弱的光。应该是早晨,我能感觉到有雾气拂过我的脸。
“等等,我的诗集他好像还没有还给我”我转过头,教堂还在身后伫立着,像一个表情严肃的鬼。我舔舔自己的嘴唇(有点发干),大口呼吸两口雾,鼓起勇气向教堂迈进。
里面黑魆魆的,和刚才光线充足的教堂有巨大的反差。神父——神父呢?刚才还在——诶,你是——?
你可以叫我阿福。
他没有骗我。站在我眼前的的确是一只人样的蝙蝠。
阿福,你能不能告诉我神父在哪里?
神父?你来错地方了吧。这里没有神父。
可刚才我……
阿福制止了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在修改一首诗是吧?
嗯嗯,咋啦?
你把XX扔进了垃圾桶。
对。
但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事情
啥子?
本来你是要写诗的,是吧?现在却把原先诗的构思全改变了,写成了一篇小说。
诶,好像听你一说,的确是这样。
而且,你还在写这篇小说,你和神父和我阿福全在这篇小说里,悲剧的是你现在也不知道要写个啥,也不知道要怎么结局,毫不客气的说,你现在下一行也不知道要写啥——不对,你想出来了:因为我触到了你的痛处,于是你开始悲伤。
阿福说对了,我的确开始悲伤。
不是我说对了,阿福看看我笑道。是我感知到到你怎么写,我才这么说的。你应该写“我自己说对了,我的确开始悲伤”
好吧,我又说了一遍:我自己说对了,我的确开始悲伤。
哈哈哈,没啥事情,这不是最重要的。
那最重要的是……?
你把XX扔进了垃圾桶?你再仔细看看整篇小说,你看看有没有把XX扔干净?
我重新浏览了一下。我靠,和神父说话的时候又不自觉说了一堆XX。
没扔干净吧。现在要不是我提醒你,你的文章就全TMD是XX了。
谢谢你。
没必要谢,这是你的小说,而我,只是你小说的一个人物而已,你应该谢你自己。
好吧。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谢谢哦”
还有一点,你的小说出现了不少的OO,这也是你的疏忽,非要用OO代替,现在小说里又有了一堆OO。
那怎么办?
不能简单粗暴的删除,这样全文就全成了病句了。
那咋个办?
这样,你知道XXOO吧
嗯知道
把它拆开成XX和OO。用XX代替XX,用OO代替OO。
可……读者读的不就一头雾水了吗?要不留下一个XX和OO作个说明。
阿弥陀佛,看来你尚未大悟,仍对红尘有所迷恋,这样不决绝是不能投入诗境的。
你咋和神父一个口气……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希望自己的小说有XX和OO吗?
不希望。
那就决绝一点,全部更换,至于读者的感受——关你屁事。
哈哈一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心宽了。是啊,读者感受关我屁事,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这就换,把XXOO全部扔进垃圾桶!
善哉善哉,这么说,你知道怎么结尾了。
嗯嗯,我点点头。

保存,关掉备忘录。哎呀,又写了一篇小说!虽然我本来是为了写诗的——我都想好诗怎么写了:神父谴责我诗有太多的抒情,于是我把抒情全部扔进垃圾桶,等神父走了,我又把抒情捡了回来,并且——给神父写了首抒情诗,哈哈。但是不知怎地,我TMD感觉很无聊,还没写呢我就感觉很无聊,要是写出来不得无聊死我?算了算了,写不出诗别强迫自己写诗,还是写成小说痛快。用废话代替抒情,再用XX代替抒情,用OO代替废话。哈哈我真是个天才。现在写完了干嘛呀?诶,读会保罗策兰的《死亡赋格》吧,我还差一百来页没读完。说实话,抒情也不是那么坏啊,保罗策兰的抒情诗我就读的很舒服啊,没必要那么纠结要不要抒情,杨黎乌青的诗也很抒情,只不过没那么明显罢了——你说对吧,神父。
神父盘腿坐在床边,右手夹着一支烟,左手轻轻挠右脚脚趾。他深吸一口烟,然后冲我点头笑笑“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时,阿福出现在神父的身后,他的翅膀像一个黑色的被子把它包裹起来。
阿福,我后面的抒情和废话不用再扔进垃圾桶了吧。
不用了,要不然读者真看不懂了,作者还是得为读者着想一下的,你说对吧。话说你刚才说知道怎么结尾——到底你准备怎么结尾?
嗯嗯这就告诉你,咱们先在天上飞一会,我也顺便读会儿诗集。
阿福用脚挂住神父,神父用手拉住我,我们三就这样飞了起来。6:00。天色已经发暗。我知道,这个时间一只大蝙蝠拉着两个人低空飞行,肯定会吓坏所有的路人。但我顾不得那么多,我现在只想读几首诗。

镜子里是星期天
梦里可以睡觉
嘴巴讲真话

读到封面这首诗时,我转过头对阿福说:这样吧,你看好!我准备这样结尾:

L把我的稿子重重地丢在桌子上。靠,你这写的是啥子玩意儿?哪个读者对啥子抒情、废话感兴趣?这几个字有个毛意义?还有,你这结尾是个啥啊,“我准备这样结尾”你TMD到底是咋地结尾???
嗯嗯,谢谢你,L。
谢我弄啥?
谢谢你给我的小说提供了结尾。哦,不对。我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谢谢哦”我说。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